第99章 初次与候夫人交锋

    只见一个女子轻轻呼唤道:“侯爷。”

    姬茶茶只见那女子身段高挑,袅袅娜娜,一袭典雅而寂寥的秋香色宫裙,简洁的式样,轻盈的质地,肌肤光洁细腻,浑身都透露出一股令人不敢亵渎的威仪气势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仪态举止优美的无可挑剔,典雅、娴静犹如一幅绝美的仕女图,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柔和婉约的女人韵味。雍容大气,风华内敛,淡雅端静中却又蕴着无限醉人风情,嫣嫣袅袅,耐人寻味,有种余韵悠悠的感觉,越看越吸引人。

    容衔看着对面的女子透露出一股无奈,“夫人可安好?”

    凌元尔淡淡的说道:“深感侯爷挂念,是夫人的福分。”

    侯爷能够平安归来,府中的侍卫功不可没。

    容衔对着凌元尔微微一笑的说道:“多谢夫人这几年不辞辛苦的寻找。”

    姬茶茶在探视凌元尔的时候,凌元尔也在探视姬茶茶。

    这位?凌元尔问道。

    容衔说道:“夫人,这是我从南下带回来的姬妾,我以前脑子不好使的时候全都是姑娘细心照顾,有劳夫人在府中多多照顾她。”

    凌元尔微微对着姬茶茶一笑。

    姬茶茶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

    进了王府之后,姬茶茶抱着女儿拎着包袱小步跟着前边的嬷嬷身后。因为身上的重量没有人分担,才走了一会儿额上微露香汗。

    小姑娘抬起小手帮她娘擦了擦汗,轻轻的喊道:“娘,为什么爹不跟我一起了,娘你是不是很累,放我下来吧!”

    姬茶茶小声的对着小姑娘说道:“雪儿乖,娘不累。”

    前面的麽麽听着两母女的对话,转过身不自觉露出一个鄙视的表情。

    她讥讽道:“真不愧是乡下出身的女子,一点规矩都没有,你进了王府,头上有夫人,怎么还让小小姐把你喊娘了。”

    小小姐应该把你叫姨娘,要把夫人喊娘才对。

    姬茶茶出入王府她也不懂规矩,也听不懂姨娘和娘的区别。

    走过无数长廊院落,终于来到了一个繁花盛开,端庄大气的院子,这院子极大,匾上写了陵园阁三个大字,一进去便有一股热气传来,满目翠绿。

    姬茶茶对这里从满了好奇,怎么冬天还有花在开了。

    只可惜没人回答她,前面的麽麽不发一语。

    嬷嬷领着她进了屋,姬茶茶看见屋里的摆设不由得大吃一惊,麽麽有些暗自为夫人叹气,这里的装饰分明是侯爷亲手为夫人打造的,可是被这个来路不明的乡野丫头给占了。

    姬雪儿从来没有见过漂亮的房子,在姬茶茶怀里扑腾的欢实,只嚷道:“娘,放我下来。”

    姬雪儿一下地就在这里摸摸哪里摸摸,眼里充满了好奇。

    麽麽更加毫不客气的说道:“姬姨娘,早些休息吧!明早一早还要早起像夫人请安了。”

    赶了这么久的路,姬茶茶是没有好好的休息过了,洗完了女儿,在迅速的给自己洗个澡。

    姬茶茶抬头看了看房子里的装饰,不由的感叹,这房间里是要有什么有什么,连洗澡的浴池都准备好了,按理说北方比南方还要冷的多,可惜这屋里都感觉不到冷。

    在南方睡床,只能盖上厚厚的被子取暖,北方竟然用的是坑,从早到晚屋里的地龙都没有灭过,坑也是暖暖的。

    姬茶茶抱着女儿,趟在坑上,可能是因为今天太累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姬茶茶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以前都是跟容衔一起睡,就连在船舱也是蹭着女儿睡熟之后一起睡的。

    天都还没有亮,都被夫人派来的丫鬟从床上拉了起来,着装打扮,一身着大红色流彩暗花织锦盛装,袖口绣着几朵精致的紫莲,绣的栩栩若生,靠近一些仿佛可闻到那清新的莲香。裙摆上绣着精美而复杂的花纹,她听来的丫鬟说要迎接侯爷平安归来,要着装打扮,于是她才选了这一身大红的衣服,都说红红火火即喜庆有辟邪。可是她却忘了娘再三叮嘱过来了候府是不能穿正红色的衣服,或许只是想到能在今天心心念念的见到容衔可能什么都忘了吧!

    来到了大厅,只见上座坐坐容衔和那天见到了夫人,身后站了六个大丫鬟,她头发挽了一个高鬟望仙髻,左插一支雕花水晶玲珑簪,用薄薄的刀片在水晶之上刻出梅花花纹。眉间戴着花钿,轻轻勾了勾柳眉,取过唇纸轻轻一抿,将朱唇显现的更是魅丽,取过盒中的白玉镯子,轻轻套到皓腕上,冰凉凉的,将白希的手臂衬托的更是摄人魂魄,跟她身上的大红色成了正比。

    她一颦一笑皆是风情,举手抬足间便是大家气度,让人望而生愧。

    这时一直端坐在上方的容衔站了起来走下来,来到到对着他看的目不转睛的女人,刚才的一瞬间的笑容一闪而过,现在是满满的失望,难道丫鬟再给她打扮的时候没有说过,姬妾是不能穿红色的衣服的吗?能拿到是她刻意的穿这身想取代夫人的位置。

    这会儿的容衔想起姬茶茶满心欢喜的跟自己北上,怕是那种穷日子过怕了,看上自己的身份了吧!

    容衔眼神透露出一股失望的神情问道:“刚才是谁让你穿这身衣服的?”

    在她身侧的丫鬟连忙跪了下来,支吾道:“是姨娘自己要穿的。”

    容衔这会儿听到丫鬟的回到看像姬茶茶,姬茶茶想解释,可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衣服是她自己要穿的。

    可丫鬟也没有告诉她,在喜庆的日子不能穿红色的衣服呀。

    说完这句话容衔满脸的失望便也再也不看她这一眼,转头看像凌元尔缓缓的说道:“姬姨娘对夫人多有冒犯,还请夫人多多担待,以后还请夫人多多教她规矩才是,只这一眼她心痛的几乎当场哭出来:“他竟然不信任她,明知道她不是那意思,竟然还这样的冤枉她。”

    旁边的姬雪儿,看到姬茶茶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也吓的哇哇大哭起来。

    小丫头哭说道:“爹爹是坏人,欺负娘亲,我不要爹爹了,我要奶奶。”

    容衔一听脸一下黑的怒不可遏,嘴里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感觉像即将爆发的火山似的,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他阴沉的说道:“这就是你教的好女儿。”

    以后不用你在教了,还是交给夫人。

    姬茶茶慌了,一把抱住姬雪儿,抱在怀里打算往外走去,却被外面的侍卫拦下了。

    “大胆,侯爷府是你想进,就进的,想出就出的?容衔说道。”

    姬茶茶说道:“我不想再在这个破地方待了,我要回家,我自己的女儿我自己养。”

    “大胆!”容凌氏身后的管教麽麽娇喝,斥道:“你只是个姨娘,在主子面前你只能唤‘奴’,你可明白?”

    姬茶茶怒目圆睁,看着容衔。

    容衔转身给了管教麽麽一巴掌,说道:“你算什么东西,姨娘也是你的主子,就凭你也能在这儿大呼小叫的。”

    凌元尔来到了容衔的身边,几句话就消灭了容衔怒火中烧。

    姬茶茶在看见这是20几岁的容县那种自内心的笑是从未在她身上过,却轻而易举的出现在了别的女人身上。

    她此次此刻好想念以前的容容。

    她一直都以为,不管容衔变成什么人,他的心里里面又自己的,还是那个容容,可是没想到她会输的这么惨!

    这是她这段时间一直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边伺候想得到的笑容,可是自己却没有得到过。

    凌元尔走到姬茶茶的身边,语气温和的说道:“妹妹,别生侯爷的气,刚才侯爷也是为你好,作为他的姬妾自然要懂的府里的规矩,免的被人笑话了去,妹妹无需担心以后我会,叫麽麽教你的,你的女儿我也会细心照顾的。

    等人都散了去,管教麽麽说道:“夫人您就是心善,不能让一个姬妾爬到你头上来呀!”

    凌元尔说道:“麽麽多心了,她一个新来的乡野村妇,那能比得过你我。”

    何况我也无意跟谁争抢容衔。

    回到房间的姬茶茶紧紧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滚烫的泪水不断滴在手背上落在枕中……。

    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变了。

    她想念在终南山的日子,虽然娘骂骂咧咧的可是没有这麽对规矩,每天也不用大清早的像人来下跪请安。

    回到屋里管事麽麽跟在凌元尔身边眼里光芒闪烁,踟蹰道:“夫人,奴婢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哦,我和麽麽是什么关系,又有什么话嬷嬷有话直说便是!”

    便直言道:“夫人听奴婢一句劝,夫人还是忘了裴将军吧!如今的侯爷可是夫人的天!只要夫人您稍稍的对侯爷好一点,这候府的天下便是你的了,我看今天哪位姨娘,侯爷也对她有几分情谊,我就怕万一,不怕一万就怕一呀!夫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