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大受打击

    凌元尔说道:“麽麽你担心的是对于的。”

    管事麽麽叹了叹气,摇了摇头。

    “但愿吧!”

    这位管事麽麽是自小看着凌元尔长大的。

    凌元尔也对这位麽麽比较依赖,自从嫁入了候府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有这么麽麽帮凌元尔映衬着。

    正在这时一位五官端正,身材壮硕,赤luo着上身,露出八块腹肌,小麦色的肌肤上布满了汗水,一进来便有一股热气袭来,雄性的味道让夫人屋里的丫鬟情不自禁红了脸。

    管事麽麽瞪了一眼房内的丫鬟,这些丫鬟倒是很自觉的退出了夫人屋,顺带关上了房门。

    凌元尔见到侯爷来了倒是没有显的对高兴,只是淡淡的说道:“侯爷,臣妾今晚不方便伺候侯爷,辛姨娘前段时间得了咳疾,到现在都没有出现在侯爷面前了,侯爷理应去看看。”

    凌元尔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容衔打住了,既然夫人不愿意,为夫也不会强求,说完就离开了

    北方的夜晚天气冷峭的紧,细瑟的风打着落叶簌簌的飘散而下,落在青砖地板上,府类的小厮用大竹扫把归在一处用背篓背了往外运去。

    陵园阁房中早早的就烧上了地龙,整个房间暖洋洋的透着热气,但是房中的姑娘哭泣的气不接下气,嘴里一会儿喊道“跳跳”,一会儿嘀咕“容容。”

    容衔既没有去哪位辛姨娘房间,只是来到了陵园阁拱形小门口,听着里面的女子哭泣,其实听见这丫头哭的伤心的很,他心里也有那么一丝丝作痛,可是这丫头,刚从乡村到这里,一股傲气,说两句转身就想走人,不绰绰她的锐气,还不知道要吃多少大亏。

    在这寒冷的冬天的夜晚,容衔大约站了半个时辰,就去看小丫头了,虽然不及儿子那么喜欢,但是想想以前相处的日子,每天都是爹爹的呼唤着,想想心都融化了。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小丫头,又哭又闹的喊道:“我要我娘,我要我娘,容衔推开了房门,小丫头一看到熟人就想从床上蹦下来。”

    容衔抱起了小丫头,脸色温和的说道:“雪儿,乖乖的,嗓子都哭哑了,明天再去看娘。”

    姬雪儿眼泪汪汪的睁着明亮的眼睛,摇了摇头,爹爹我要我娘,我要跟娘亲睡,我不要跟她睡。

    容衔见姬雪儿小小年纪就这么的倔强,当场拉下了黑脸,“雪儿,以后不要再把姬姨娘叫娘了,要叫姨娘,明天你和奶娘一起去拜见你的母亲。”

    你要是不听话,以后爹都不让你见你姨娘了。

    小姑娘见到自家爹爹的阴沉的脸色,吓得立刻止住了哭泣声。

    抽泣的说道:“爹爹,我听话就是了,我以后听奶娘的话,你别不让我见……,看着容衔的眼睛她还是说出了姨娘两个字。”

    小小年纪的她,什么都不懂,只是知道能见到娘,让她喊什么都可以。

    容衔看像了奶娘,小小姐,以后照顾好一点,如果有一点散失你的小命都不需要存在这个世上了。

    奶娘被吓的,连忙跪下磕头,连说:“是,是……。”

    容衔那个妾氏哪里都没有去,只是在书房里睡了一夜。

    坐在书房里的他听说下属禀报道:“上次的刺客是督查营请的江湖上有名的杀手,可是具体的幕后始作俑者,还是没有查出来。”

    容衔阴狠的眼色看了一眼下属说道:“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我留你有何用。”

    下属面色心惊胆战,战战兢兢的说道:“侯爷再给小人一次机会,下次回来的时候一定给侯爷一个完美的答复。”

    容衔挥了挥手。

    那侍卫连滚带爬的逃命似的跑了出去。

    第二天管事麽麽给姬茶茶派了一个丫鬟,那小丫鬟也是刚进入府中听说要伺候新来的姨娘,心里还是担惊受怕的,她轻手轻脚的撩开面前的珠帘,摒着呼吸,小心翼翼的踩着脚下的软绵地毯往里走去。

    姬茶茶昨晚在无尽的痛苦中昏昏睡去每一次睡去她都希望不要再醒来,可是想到女儿,她还是不甘心的每天在思念中早早的醒来了。

    坐在铜镜前梳着那秀发,小丫鬟小心翼翼的往前看去,只看到那白玉般的肌肤掩在秀发中,一双素手从鎏金边的宽袖之中缓缓伸出,从侧边簪上一支镌着茉莉小花的白玉簪,那手纤长白希,状若青葱,竟是比那白玉簪还要白上几分。

    被珠帘之声敲动,姬茶茶放下手里的木梳,眼里并没有惊讶之情,昨天她都听管事麽麽说要派给自己一个丫鬟。

    姬茶茶温和的说道:“你……。”

    那丫鬟说道:“回姨娘的话,奴婢叫碧荷,是夫人在外面买来专门伺候姨娘的。”

    姨娘如果不嫌弃就让奴婢留在你房中,以后奴婢一定跟着姨娘,不管发生什么奴婢都会对姨娘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姬茶茶听到这句话还是很受用的。

    来到这个陌生地方女儿,不在自己身边,相公不是以前的相公,此时她也需要一个说话的人,虽然她的性子不怎么喜欢说话,可是自己在这个宽大的院子里,是那样的孤独。

    小丫鬟还起来也比较伶俐,大约比姬茶茶小了两三岁的样子。

    过了年姬茶茶就18岁了。

    15岁跟容衔成亲,女儿也快三岁了,三年之后世事变迁,这是谁也意料不到的。

    姬茶茶每天卯时起床,辰时去给夫人请安,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见到女儿一面。

    其余的时间都是见不到的。

    最近有很长时间都没见到容衔,听碧荷说是侯爷朝堂事物繁忙,最近这段时间一直歇息在书房里的。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拖过着冬去春来来转眼已到了一年之计在于春。姬茶茶来到侯府之后精神状态一直不佳,没多久就病了,每次去请安的时候都咳的不停,可是夫人也没有下令说是请个大夫,碧荷想去找侯爷,可是每次都被拦了下来,侯爷哪里是说能见就见的,这日姬茶茶感觉自己走路都快虚脱了连吃饭也要人喂。

    她让丫鬟禀报了,“夫人”,夫人只是让她安心养病,无需来请安了。

    其余的都没有说。

    这一日,姬茶茶正在床上咳的厉害,听见来人,想爬起来,这个女人她没有见过,只是听她喊自己的妹妹,她猜想这大概是容衔的另一个姬妾吧!

    来到侯府也有几个月了,府中大大小小的事情她也听了不少。

    姬茶茶已经没力气说话了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这段时间一直没有见到容衔,不曾想到竟然还会有人来看她。

    她心存感激。

    辛姨娘哪会看不出姬茶茶的虚弱心疼万分原本好好的一个人居然被折腾成这副模样。

    妹妹:“难道没有请大夫吗?”

    碧荷“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眼中莹然有泪,姨娘,奴婢早都和夫人说过,可是连太医的影子都没有瞧见,想找侯爷帮忙,可是连侯爷的皮毛都沾不上,去哪儿请太医了。

    辛姨娘一直都知道,这府中的侯爷,是个偏心的主儿,对房事也没有那么热衷,以前在家的时候,十天半个月,最多能换好一次,有时候几个月才能见到一次面。

    她原本以为,这次侯爷带回来的女人要独特一些,听说还给生了孩子,今天见了也不过如此。

    姬茶茶自从来到这府中之后也慢慢的才发觉容衔一直喜欢的是凌元尔,在他的眼中其他的人都是摆设,连女儿也拢不住她的心。

    这时候她才明白她娘说的话一语成箴,这时候姬茶茶后悔已晚。

    辛姨娘说道:“妹妹,你好好的休息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

    要是当年听娘的话,嫁给那个温暖如玉的男子,现在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了。

    姬茶茶生病的消息,传到了容衔的耳朵,容衔放下手中的事物直奔陵园阁,看见躺在床上的女子,短短的一两个月不到的时间竟然瘦这个样子。

    这次姬茶茶的病况来势汹汹,一般的大夫都束手无策,容衔特意的跑了太医院,请了太医过来,经太医诊断是由精神不济,体抗力下降,受凉引起风寒之症这原不是什么大病但不知为何寒气竟然郁结不散且又侵入了肺腑所以有些棘手。

    太医不敢马上开药,于是回了太医院跟几个太医几番斟酌思量将所有可能生的状况都想了一遍后才开出了药。

    容衔看到姬茶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样子,心里难受极了。

    他一起不善的问道:“是谁伺候,姬姨娘,病成了这个样子才来通知我。”

    碧荷连忙对了下来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心里一阵委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