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生个儿子地位稳

    他一起不善的问道:“是谁伺候,姬姨娘,病成了这个样子才来通知我。”

    碧荷连忙对了下来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心里一阵委屈。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姬茶茶挣扎着支起身道:侯爷,不要再怪碧荷了,碧荷替欧文跑了好多次了。”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她就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

    容衔听见姬茶茶第一次喊自己侯爷,心里感觉怪怪的,但是没有多想。

    他瞪了一旁凌元尔一眼道:夫人,后宅的事情都该归你管,可是为何,姬姨娘都成这个样了,你们也不给她请大夫。”

    凌元尔被容衔的眼神一瞪委屈了不少,只能苦笑着点头将所有的苦楚都咬牙往肚里吞,因为这次确实是她的疏忽。

    一旁的麽麽看不过眼了,连忙说道:“侯爷无需怪夫人,前段时间姬姨娘像夫人请安的时候,姬姨娘说了都是小小的感冒,不许用请大夫,所以夫人就没有请大夫。”

    容衔看了一眼床上的姬茶茶,姬茶茶也点了点头,她实在没有力气说话了,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

    碧荷听了连忙说道:“侯爷,你要为姨娘做主,不是那样子的。”

    容衔阴沉着脸色,紧紧的盯着碧荷,麽麽使了个眼色,狠狠的瞪了一眼碧荷。

    床上的姬茶茶看到了这一幕,她虚弱的呼唤道:“碧荷。”

    碧荷知道姨娘想说什么,她低下了头,结结巴巴的说道:“侯爷,刚才奴婢一时着急,说错话了。”

    容衔看了看凌元尔一眼,第一次在她面前道歉“对不起。”

    凌元尔说道:“侯爷无需责怪自己,臣妾也有错。”

    容衔对着床上的姬茶茶说道:“其他人都安心退下吧!”

    等所有人都离开了之后,容衔的语气虽然有些责怪,但是其中也包含了关心。

    容衔说道:“我最近这段时间刻意的没有理你,是想让你改改你的性子,既然跟我来到了候府,所有的事情应该多跟夫人学学,没想到你竟然倔强的不顾惜自己的身体。”

    一会儿我让奶娘把雪儿,抱过来,你应该很久都没见到她了。

    姬茶茶说道:“侯爷,能不能不让奶娘带雪儿,三年了女儿一直跟在我的身边,一步都不曾离开过,那种思念之情或许侯爷以前曾经体会到过,可是现在侯爷……。”

    容衔瞬间不高兴了,“姬姨娘不要得寸进尺,雪儿跟在奶娘和夫人的身边能受到更好的教育。”

    这时碧荷端着煎好的药走了进来,容衔说道:“你把药放下,我来就好。”

    碧荷看着侯爷知道这府中的男主人对这个姨娘还是在乎的。

    容衔小心翼翼的忙接过药碗坐在床前吹了又吹地用勺子将药舀起细细吹凉后再喂到姬茶茶嘴边。

    姬茶茶一边喝药,一边哭泣,哭的容衔心里都有些烦躁了。

    这会儿奶娘抱着,姬雪儿来到了姬茶茶的房间,小姑娘看到爹爹在这里有些害怕,她还就都没见到娘了。

    每天奶娘都好凶好凶,昨天还扭她胳膊了。

    她很久都没有见到娘了。

    在看到姬茶茶的那一刻,她看了看奶娘,露出了害怕的神情,奶娘苟氏瞪了她一眼。

    小姑娘轻轻的喊道:“姨娘。”

    姬茶茶听见雪儿这声姨娘,心都疼了。

    她伸出了双臂,想抱一抱自己的孩子,可是看见那小姑娘害怕的转过头看了苟氏,这一眼深深的伤害到了姬茶茶。

    她没有想到女儿会对自己露出那样的深情,紧紧是一个月没有相见,孩子就不认识自己了。

    她当场哭了起来。容衔“雪儿。”

    奶娘把孩子交到了姬茶茶的怀中。

    姬茶茶抱紧紧的抱着孩子哭的跟到泪人儿似的。

    小丫头闻到姬茶茶身上属于自己奶香味道,也跟着哇哇大哭起来。

    容衔被这两母女是哭的一直手鞠无措。

    看了奶娘苟氏一眼,示意她把孩子抱走。

    奶娘去抱孩子的时候,姬茶茶抱的紧紧的,怎么也舍不得把孩子放开。小丫头也哭喊着,“我不要离开娘,不要离开娘,两只短小的胳膊把姬茶茶的脖子抱的紧紧的怎么也不肯松手。”

    苟氏一时也没有办法,只好求助容衔,容衔拍了拍雪儿的后背,“雪儿,你忘记你爹爹说的话了吗?”

    姬雪儿抬起头看了容衔一眼,松开了手臂,转身扑到苟氏的怀里。

    容衔对苟氏说道:“奶娘,等姬姨娘好了之后,你每天抱着雪儿,送到姨娘的房间。”

    苟氏点了点头。

    姬茶茶知道这是容衔最大的让步了。

    奶娘抱着跳跳离开了。

    姬茶茶本打算下床像容衔谢恩的。

    可是被容衔栏了下来。

    容衔说道:“你身子不好,好好养着,早点养好身子就能见到,容雪儿了,“容雪儿这几个字咬的特别的重。”

    姬茶茶也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等容先离开了之后,碧荷问道:“姨娘为什么不让奴婢说实话。”

    姬茶茶说道:“胳膊扭不过大腿,侯爷今天也是有意偏向容凌氏的。”

    刚才也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我们这这样出身的人,怎么可能比得上大家闺秀。

    碧荷说道:“可是在我心中姨娘是最好的主子了,我那会儿还没有服侍姨娘的时候,只是听府中的人说,侯爷南下带回来了一个女子,我原本以为南方的女子都是身量较小,生的波光潋滟,可是见了姨娘之后,我才发现姨娘打扮起来丝毫不逊色夫人,身高跟到夫人不相上下,姨娘相貌娇美,肤色白腻,别说北地罕有如此佳丽,即令江南也极为少有。

    姬茶茶说道:“我这不算什么,你没怎么出府没有见到更美的女子。”

    “那姨娘见到过吗?”

    姬茶茶说道:“我当然见到过了,我在南方算起来身高比一般的女子要高些,是没有多少男人喜欢的。”

    而且漂亮也比上别人。

    碧荷说道:“不管怎么样在我心中姨娘是我见到的最美的人儿。”

    .今天的凌元尔身穿一件葱绿织锦的皮袄,颜色甚是鲜艳,但在她容光映照之下,再灿烂的锦缎也已显得黯然无色。

    容衔来到了凌元尔的房间,看到凌元尔和姬茶茶一对比,一个容光焕发一个病怏怏的,他哀声叹气了好一会儿。

    只是在哪里坐坐就离开了。

    眼看他出了门去,麽麽立刻苦了一张脸:“哎呦,我的夫人啊!”,由此可见嬷嬷是真的急了,俗话说皇上不急太监急。这是真的不假。

    “夫人你怎么也不把侯爷给留下来。”

    今天发生的事情好危险,夫人不要那么自信的认为侯爷会一直偏向你的。

    不要把这么好的大树推向了别人那边。

    凌元尔懒懒的靠在软垫上,说道:“嬷嬷说的什么话,我只要略施小计,侯爷的心就过来了,麽麽我这叫着十拿九稳,这男人适当地要给他赏点点心,但是了这个点心也不能太猛了。”

    麽麽说道:“夫人应该紧紧的把侯爷的心抓住,不能让别的女子又可曾之计,等您心里难受吃醋的时候,这侯爷的心也飞了!”

    麽麽说道:“夫人别的不说了,您也该和侯爷生个儿子了,有了儿子傍身,您的位置也牢靠了。“

    凌元尔说道:“就算现在没有儿子,也没有人敢爬到我头上来。”

    侯爷不知那么不知趣,他不可能让一个庶子爬到嫡子头上来的。

    这两人成亲好几年了,眼看容凌氏肚子里也没个动静,嬷嬷也有些急了。她想着,感情会更加稳定,地位也更加牢靠,以后嫡子继承爵位夫人就是当家主母了,那个不看她的颜色形事。

    “夫人呀!夫人,你好好想想吧!你跟裴将军是真没可能了。”

    虽说侯爷是商人出身,可是论武论文,并不属于裴将军。

    只是在某些时候没有裴将军那样文绉绉,会哄女人罢了。

    凌元尔低垂着眼,思量了下,道:“嬷嬷说的在理!”

    “表哥哪儿。”

    “我的姑奶奶,别再表哥表哥了。侯爷等了你这么多年,难道还不够吗?”

    你是不是要等到南院的姬氏把侯爷抢走了才心甘。

    其实今天凌元尔也发现到了容衔对姬氏的一丝丝情谊。

    以前她有十足的把我,可是今天在姬氏的房间的时候,他看自己的眼神和看姬茶茶的眼神。

    麽麽自己夫人挺进自己的谗言,旋即便是大喜。

    这么多人也只有这个麽麽敢说夫人,那也是这主仆间的情谊。

    姬茶茶为了见自己的女儿,心情也好了很多,没多久身子就痊愈了,这天早早的都从床起来了,碧荷说道:“姨娘奴婢知道你想念小小姐了,但是奴婢还是先让厨房的人送水来,姑娘您先沐浴,再好生打扮一番。”

    姬茶茶一听碧荷说得对,这幅脏兮兮的样子,还怎么去见女儿。

    这半个月以来,容衔每天都会自己的房间做一阵子才会离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