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别走留下来

    姬茶茶一听碧荷说得对,这幅脏兮兮的样子,还怎么去见女儿。

    这半个月以来,容衔每天都会自己的房间坐一阵子才会离开。

    北方的冬天总是太过霸气,正月的时节了还透着咄咄逼人的犀利,但好的是今天阳光明媚,是外出散步的好日子,今天姬茶茶穿了一件蓝色对振式收腰托底罗裙,水芙色的茉莉淡淡的开满双袖,三千青丝绾起一个松松的云髻,随意的戴上绘银挽带,腰间松松的绑着墨色宫涤,斜斜插着一只简单的飞蝶搂银碎花华胜,浅色的流苏随意的落下,在风中漾起一丝丝涟漪,眉心照旧是一点朱砂,绰约的身姿娉婷,漫步来到西苑的西侧哪里有一个鱼池,池里的鱼儿大约是感受到天气不是太暖和也不愿意出来,芶氏抱着容雪儿来到了这里,姬茶茶一看自己的女儿顿时心情好了很多。

    她从奶娘的怀里接过跳跳,这孩子可能因为被奶娘管的太严厉了,没有以前那么活泼了。

    鱼池旁有一个桃花林,现在的季节桃树上面只是发了花苞,还没有开花,姬茶茶牵着女儿漫步于桃林中,她抱起女儿准备给女儿折一个桃花枝,不小心碰到了小姑娘的屁股,小姑娘疼的“吱呀”一声。

    姬茶茶紧张的问道:“跳跳怎么了?是不是娘把你抱的太重,给弄疼了。”

    小姑娘睁着明亮的眼睛,双手紧紧的抱住姬茶茶的胳膊又害怕又紧张的摇了摇头。

    姬茶茶不相信,把女儿放在地上,解开了衣服一看,小姑娘的屁股全部都是淤青。

    姬茶茶顿时泪流满面,难怪这孩子每次一见到自己都会露出害怕的神情,都是自己没有保护好她,被别人打成了这样子自己都不知道,她既自责又很懊悔,生了她却没有那个能力保护她。

    与其这样当初就不应该带她北上,姬茶茶抱着女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她抱起女儿一路直冲直奔容衔的书房。

    容衔听到属下来禀报的时候,神色有些凝重,他的书房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是不让人进的。

    容衔坐在上方说道:“你先带姬姨娘到大厅等着,我随后就到。”

    等了大概半个时辰,容衔来到了大厅,出了这样的事情,做为候夫人自然的出面。

    容衔问道:“姬姨娘什么事情,这样急冲冲找我?”

    姬茶茶一把扯掉了容雪儿的裤子,原本该两半白嫩嫩的屁股这会儿暴露在空气中,显得那样的狞铮。

    容衔脸色阴沉,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小郡主身上动手脚的?

    容衔从上方走下来蹲在容雪儿的面前柔声的问道:“雪儿,告诉爹爹是谁把你的屁股打成这样子的?”

    小丫头,有些害怕,不敢说,只是紧紧的看着自己的亲娘,姬茶茶柔声的说道:“雪儿,告诉爹爹。”

    容雪儿看着容衔结结巴巴的说道:“奶娘说我不听话,打的。”

    容衔一听怒火乱冒,来人呀!把奶娘给我请过来。

    芶氏被几个粗壮的婆子押到大厅。

    在容衔的取打下,没几下她就认了。

    容衔心里的那股火没地方发,如果不稍加惩罚,以后做奴才的就没有奴才样。

    容衔说道:”像这样的心狠手辣之人,给我拖出去,打三十棍,再给我赶出去。|”

    只见奶娘不停的挣扎,不停的喊饶命,可是没有一个人救她,就算是个女孩子容雪儿可也是侯爷的女儿,谁敢动人家一根头发。

    凌元尔对着下面的姬茶茶说道:“还不赶快像侯爷谢恩。”

    姬茶茶赶紧跪下来说道:“贱妾感谢侯爷为女儿做主。

    容衔心烦至极地挥手让她起来他没看到姬茶茶望着自己的眼神是那样的火热,或许在这个大宅院里哪怕只要容衔轻轻的信任一下姬茶茶,姬茶茶也会感激的哭泣。

    凌元尔却看得真切在那双眼中她看到了与自己相反的光芒那种炙热光芒让她害怕甚至让她颤抖她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双手,她感觉到自己的危机来临了。

    容衔转过头对着凌元尔说道:“你作为侯府的女主人,以后这孩子就让你教养吧!”

    姬茶茶原本高兴的心情,这会儿变的无比的失落。

    她自己也没有到,就算奶娘赶走了,孩子还是没有回到自己的身边。

    在容衔的眼中自己难道就这样不堪吗?

    她也知道与候夫人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可是对于孩子她还是有信心把孩子教好的。

    在姬茶茶失落的时候,容衔突然来了一句,今晚一先准备一下,我一会到你房间就寝。

    刚才的失落,转眼优化为惊喜,她细想了一下,把孩子交到夫人的手中,也好过奶娘的手中。

    到了晚上姬茶茶让碧荷去厨房准备了酒菜等着容衔的到来。等了好久也不见来,当碧荷回来禀报的时候说是,侯爷今晚不来了,小郡主突然间发起了高烧,随后在夫人哪儿歇下了。

    姬茶茶一听雪儿病了,赶紧皮了件雪裘,连鞋子都没有穿好,就往外面跑去。

    碧荷把姬茶茶烂了下来,说道:“姨娘你糊涂了,孩子如今寄养在夫人的名下,那是你能说见就见的,何况这会儿人家已经睡下了。”

    姬茶茶被突如其来的话语轰得一声炸开然后消散于无形中。

    她流着眼泪闽闽道:“为什么,为什么?明明答应过我的,今晚来这儿的,为什么要失言。”

    不是堂堂侯爷吗?竟然失信一个小女子。

    碧荷看见姬茶茶失魂落魄的样子,轻轻的走了出去,随带关上房门。

    一想到自己男人要和别的女人欢好了,她的心里是那样的难过,她自己也知道堂堂一个侯爷那里没有三妻四妾的,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

    她竟哭着哭着睡着了还做了一个以前和容容孩子娘一家四口相亲相爱的在一起,醒了之后,发现自己连被子也没有盖上,好笑地摇了摇头,在她手指触到脸颊的时候笑容僵在了那里,她慢慢地把手举到眼前只见上面沾满了湿湿的泪痕脸上衣襟上都是泪痕。

    她来到这里之后哭了很多次,没想到做个梦也在哭。

    在书房的容衔听到夫人身边的管事麽麽说是,雪儿生病突然发烧了,白天还好好的,晚上这会儿说病就病了,小孩子就是这么的脆弱,他一想到要是被那个女人知道要是孩子病了,肯定又是哭泣的手举无措。

    他摇了摇头,莫名其妙的想她干什么,或许在以前自己还没有恢复到二十几岁记忆的时候,自己确实对那个女人动过心。

    可是如今他是高高在上的侯爷,她也不过是一个蝼蚁而已要攀附自己而生存,何况那样的出身能当上姨娘已是抬举她了,可是没没看到两母女哭的让心心烦意乱的时候,自己的心里还是微微的作痛。

    他放下了手中的折子,来到了凌元尔这里。

    一进门他就问道:“夫人没有给请大夫吗?”

    “请了,孩子的烧已经退了,就是嘴里一直嘟嚷着要娘,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才叫管事麽麽来找侯爷的。凌元尔说道。”

    容衔绕过了凌元尔直接走向里间,连桌上摆好的饭菜都没有注意到。看见小家伙脸色发烫,一会娘的,一会儿爹的,一会儿奶奶的。可怜极了。

    容衔坐在床边粗糙的大手扶像了容雪儿的脸颊,小小的孩子的脸蛋还不及他的手掌大。

    他语气是那样的温和,看的凌元尔都动容了。“雪儿乖,喝了药就睡吧!爹爹在这里陪着你,等你好了,茶茶就会来看你了。”

    凌元尔听到容衔把姬姨娘喊茶茶,顿时握紧了拳头,长长的指甲深深的陷进了肉里,也没有感觉到疼痛,心里的不舒服碍眼极了,这么多年一直都知道他钟情于自己可是从来就没有喊过自己的名字,一直都是“夫人夫人的喊。”

    可是竟然把那个贱妾喊茶茶。

    还是麽麽说得对,不能小看了那个女人。

    等孩子睡着了之后,容衔说道:“辛苦夫人了。”

    这都大半晚上了,夫人也早些休息吧!

    凌元尔知道侯爷要去那个女人哪里,她说道:“侯爷要去姬姨娘哪儿,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侯爷还没有吃饭吧!吃了饭再走也不迟。”

    容衔,想了想点了点头,“也好。”

    这么晚了相必那个女人都已经躺在chuang上了。

    以前每到天气冷的时候都会让自己chuang上暖被窝,而北方从早到晚屋里也暖和及了,那个女人每次见到她,她都已经躺在床上睡的像一只安静的小猫了。

    容衔和凌元尔吃着饭菜,喝着陈酿的美酒偶尔会说一两句话,反正感觉没有在姬茶茶哪里自在。

    容衔吃完了饭,那个饭巾,擦了擦嘴准备离开,还没有走出房门凌元尔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容衔,“别走。”

    容衔一惊,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再次问道:“怎么了?”

    “别走,留下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