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夫人有喜

    容衔一惊,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再次问道:“怎么了?”

    “别走,留下来。”

    容衔一瞬间的动容,一把抱起凌元尔,一屁股坐坑上,只听见亢吱呀的一声,动作虽然粗鲁,可是却又带着优雅,一举一动都带着让女人脸红心跳的力度。他让凌元尔坐在自己的腿上,他捏起凌元尔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像自己的眼睛,只见凌元尔眼里映出他的影子,问道:“不嫌弃我的出生,不嫌弃我的动作是那样的粗鲁了?”

    凌元尔被容衔问的脸色通红,如今在管事麽麽的说教下,她慢慢的接受一切,一个女人以夫为天,夫倒了,做妻妾的也跟着夫倒了。

    俗话说民以食天,女子以夫为天真是一点也不假。

    凌元尔娇羞的把头颅迈进了容衔的胸前,在他怀里点了点头。

    容衔的目光瞬间就变得深邃了,灼热非常,盯得凌元尔双颊也有些发红。

    容衔看着凌元尔如花般的脸庞,又想到这是第一次委屈求全,着实委屈她了,这时脑海里闪现出姬茶茶那个爱哭女人的脸庞,他摇了摇头,暖香如玉在眼前想她做什么?

    那个没良心的这会儿肯定呼呼大睡了。

    “爷……”她低低的唤。声音柔媚。

    这一声击垮了容衔刚才摇摆不定理智的,他铁臂一捞,将那妩媚的可人儿扯进了怀里,双唇粗鲁的贴着她开始亲吻。大掌布着一层厚厚的茧子,挑开她的衣襟开始往里钻。

    凌元尔被容衔的大掌咯的有些疼痛,这些她都忍了下来,想到以后有个儿子什么都无所谓了。

    碧绿色肚兜更衬得她肌肤如雪,白嫩嫩如豆腐。

    嗯……爷……”凌元尔抱着他的头,高高的仰着脖子,好看的眼睛眯着。

    容衔睁开了眼睛看着凌元尔也很享受的样子嘴角露出了邪魅的笑容。

    夜深冷风瑟瑟,姬茶茶打开了房门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抬头看向天空中皎洁的明月,月光下,看万家灯火,而自己一无所有;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唯自己孤零而行。心中总是涩涩的些微酸楚。但美丽的月亮令人神往,她还记的以前容容给自己讲的嫦娥本月的故事,嫦娥是不是也像她一样孤寂,嫦娥扔下了后羿独一一个人奔向月宫她可有后悔。

    这么晚了不睡觉,天上有什么好看的吗?一个浑厚低沉的声音毫无预警的在她身后问着。

    姬茶茶讶然回头她竟看到了一身黑衣锦袍的容衔他也如她般仰头望着天空的明月在感受到她的注视后方低下头将目光锁定在她身上那双微眯的眼眸中透露出许多她看不懂的信息。

    在这阵莫大的惊鄂过后回过了神,明知道作为妾,不该有嫉妒,更不该问一些不该问的问题,人家是夫妻干什么也是合理的,但是她还是仍不住的问道:“侯爷这么晚来过来干什么?我刚才听丫鬟禀报你在夫人哪儿歇下了。”

    容衔顿时微微一笑,“你这是在吃醋吗?”

    容衔知道做为妾这不是她能问的问题,可是这样问了,他反而没有生气,心里还暗自高兴。

    他走上前去,想抱姬茶茶,却被姬茶茶推开了,“不要碰我,碰了别的女人还来碰我,你不嫌脏,我还嫌弃脏。”

    容衔听到姬茶茶竟然嫌弃自己脏,他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她握紧拳头愤怒的说道::你有什么资格嫌弃我脏,我是你的天,如今在这个地方,你以为你离开了我,你就能生活下去了,你最好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说着打横抱起姬茶茶走进屋里,一下就把她抛像了炕上,姬茶茶被摔的头晕眼花的,想往起来爬,只是还没有来的及,就被上方的人摁的了下去,姬茶茶刚一对上他的眼睛她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不是因为冷而是那双眼中流露出来的暴戾,这样的容衔充满了危险犹如一头随时准备嗜人的猛兽!

    姬茶茶挣扎着,可是一个女人哪有男人的力气大,没有几下姬茶茶身上的就成了破布,她的身子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姬茶茶惊呼一声下意识地蜷缩起身子眼中充满了未知的恐惧,一想到他刚才跟别的女人欢好过,她就难受的想吐。没有任何前戏突然间的闯入整个人被贯穿撕裂的痛苦铺天盖地的向她袭来她想叫却被人堵住了嘴巴想逃却逃不掉只能用两只手死命的抓着身上人的肩背尖锐的指甲深深地嵌进了肉里。

    容衔深深地埋着身体依旧不停的委动着一下又一下撞击着她身体最深处。姬茶茶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就像死鱼一样,容衔抬起头看像自己身下的女人,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为什么自己的心会堵的这么难受,他努力的说服自己爱的是凌元尔,这个女人只是在自己失忆的时候给自己温暖过。她凭什么值得他难过。

    晶莹的泪珠从她紧闭的眼角渗出濡湿了面颊直到这一刻她很懊悔,她不应该遇见他,更不应该不听娘的话。

    “娘,娘,女儿错了。”

    容衔听见姬茶茶在喊她娘,他顿时的激情被打落的支离破碎。

    翻身爬起套弄自己的衣服,看了一眼姬茶茶有些惨不忍睹的身体落荒而逃。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凌元尔听说容衔昨晚在已经离开了,随后又去姬氏的房间,她抓紧了了身上的被子神色复杂,一动也不动的任由麽麽伺候着梳洗,她身材奥凸有致,娇弱无力,乌黑的头发松松垮垮的挽着,面色红润,透露出一股恩爱过后的丰韵。

    管事麽麽说道:“夫人,这下你总算醒悟了,老奴也算放心了。”

    管事麽麽见夫人在沉思什么,她问道:“夫人怎么了?”

    凌元尔说道:“麽麽,昨晚容衔是不是离开了?去了她哪儿?”

    管事麽麽说道:“夫人你别担心,那贱妇昨晚跟侯爷闹了矛盾,侯爷没有歇在她哪儿。”

    刚才不安的心,凌元尔这会儿总于踏实了许多。

    自从这之后,姬茶茶很久都没有见到容衔了,听说容衔每天歇在夫人哪里,辛姨娘对于他来说只是咯摆设,她依然每天去像夫人去请安,每每看着孩子把自己叫姨娘,把夫人叫母亲,她的心在滴血。

    小姑娘好像也发现了亲娘不开心。

    她问道:“姨娘,你怎么了?”

    姬茶茶蹲下身子跟她平视回道:“姨娘没事,就是有些想念雪儿了。”

    雪儿在母亲那里过的好不好。

    容雪儿点了点头,还好,就算每天都会想念娘,“娘,你什么时候接雪儿回到你身边?”

    姬茶茶敷衍道:“快了。”

    雪儿再等等,马上就能天天和娘在一起了。

    容雪儿一听到以后每天可以和娘睡在一起,她高兴的不亦乐乎。

    这天容衔把大家叫到大厅说是有事情要宣布,这是这么久以来,姬茶茶第一次看见容衔,正抬起偷瞄的时候,不小心也发现容衔正在看她。

    偷看被抓到了,姬茶茶脸色被羞的通红赶紧低下了头。

    容衔说道:“今天有件事情要宣布,第一件事情是夫人怀有身孕,你们两位姨娘以后就不用来请安了,免得打扰了夫人的休养。”

    辛姨娘赶紧说道:“恭喜侯爷,恭喜夫人,喜得贵子。”

    大家都在等待第二件事情,只是看见容衔的眼色看像了姬茶茶。

    姬茶茶这会儿心里正堵得慌,夫人怀孕了,她被这消息轰炸的如雷贯耳。

    最后连容衔在说什么他也不知道。

    辛姨娘在一旁碰了碰姬茶茶的胳膊喊道:“姬姨娘你怎么了?”

    还不赶紧像侯爷谢恩。

    “啊。”

    容衔眼神紧紧的盯着姬茶茶一字一句的重复着,夫人怀孕了,以后雪儿就由你亲自教养。

    姬茶茶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赶紧起身跪在地上说道::贱妾恭喜侯爷,恭喜夫人喜得贵子。”

    “还有了,你就这样谢我的?容衔问道。”

    姬茶茶抬起头来看着容衔说道:“贱妾感恩戴德,多谢侯爷把小郡主交给我抚养。”

    容衔听见姬茶茶这样一说,面上露出了最近难道的笑容。

    凌元尔看着容衔的举动,心里一阵难受。

    站起身对容衔说道:“侯爷,臣妾吃饱了,最近总是感到疲乏想下去休息了。”

    “退下吧!”

    之后辛姨娘走了,只剩下了姬茶茶和容衔两个人。

    姬茶茶只管低着头,嘴巴在乎吃东西,可是刚才的消息还没有消化,这会儿正在沉思。

    只听见一个浑厚的声音问道:“姬姨娘吃饱了吗?”

    姬茶茶抬起头一看,四周都没有人了,是剩下了自己和容衔。

    心里一紧张说话都结巴了。

    “贱妾吃饱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