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由爱深恨

    姬茶茶抬起头一看,四周都没有人了,是剩下了自己和容衔。

    心里一紧张说话都结巴了。

    “贱妾吃饱了。”

    阳春三月、正是春色满园,鸟语花香的季节,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园里姹紫嫣红,远远望去,似乎天上落下的一大片朝霞.桃花散发出来的阵阵清香,那么沁人心脾.钻入你的鼻孔,扑进你的心里,馋得你大口大口地吸气.,粉色的桃花在青翠欲滴的绿叶映衬下,更显得鲜艳娇美.有的才展开两三片花瓣儿,有的花瓣儿全都展开了,一丝丝红色的花蕊顶着嫩黄色的尖尖,调皮地探出头.有的还是花骨朵儿,看起来饱胀得马上要破裂似的.一阵风吹来,朵朵桃花就像一只只花蝴蝶,扑打着翅膀,翩翩起舞,叫人目不暇给,神迷意醉。

    姬茶茶带着小姑娘漫步在桃花林中,一阵微风风吹过朵朵桃花像一只只花蝴蝶,扇动着美丽地翅膀,翩翩起舞那些凋谢的花瓣纷纷落下,像仙女散花,又像粉妆玉砌的世界,真叫人赏心悦目,神迷欲醉。一朵朵桃花飘落在了姬茶茶的身上,小姑娘的头上,两个人被包围在花海之中。就像花仙子一样。

    自从把容雪儿还给姬茶茶之后,她开朗了很多,每一天容衔都会借着来看小丫头的时候,看一看这个女人。

    虽然不像以前一样大眼瞪小眼,可是两个人还是感觉到有隔阂一样,都不怎么和对方说话。

    今天他也像往常一样来到陵园阁,一推开门连个人影都没有。

    容衔喊道:“碧荷,碧荷。”

    碧荷一听到侯爷的喊声赶紧跑了过来。

    容衔问道:“你怎么当丫鬟的,姨娘不在房间你都不知道。”

    碧荷有些委屈的说道:“侯爷,姨娘去南苑的桃花林了,不让奴婢跟着,说是想和郡主一起散散心。”

    碧荷还有说完,抬起头就发现侯爷已经走了。

    这家的男主子也真是的,旁人都看得出来,他喜欢姨娘,可是自己怎么都想不通了,身份有那么重要吗?

    容衔来了南苑的桃花林,两母女咯咯的笑声,深深的感染着他。

    就好像自己是一个外人一样。

    他有些不服气走上前去,喊了声,”雪儿。”

    姬茶茶看见来人顿时心情不好了,本来和雪儿高高兴兴的赏花,这会儿非要插进一个外来人。

    容衔看了姬茶茶的眼神刚才的明亮在看见自己的到来时瞬间黯淡了下去问道:“姨娘不欢迎我来?”

    姬茶茶摇了摇头,说道:“贱妾哪里敢,不欢迎侯爷。”

    容衔心里想到这还差不多。

    他从姬茶茶的怀里接过了容雪儿。

    姬茶茶在想什么他是知道的,雪儿大了,重了不少,我一个但那人抱上比较好点。

    何况雪儿是你我两个人的孩子。

    容衔陪着两母女散步在桃林中,姬茶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温馨,有多久了?三个人没有在一起散步了。

    想想以前的再也回不去了。

    姬茶茶看着这些被吹落的桃花觉得有些可惜,要是娘在就好了,还可以做桃花饼,只可惜自己厨艺不精,做出了来的东西不好吃。

    虽说在侯府山珍海味要吃什么,做什么,可是如今倒有些想念娘的手艺了。

    姬茶茶停下了脚步,容衔转过身一看怎么不走了,这桃花林还没有走完了。

    姬茶茶抬起头,睁着明亮的眸子问道:“侯爷,我想念我娘了。”

    我可以给我娘写信吗?

    容衔听到这句话,目光中闪现了不安,不过这也是一瞬间的事情。

    他点了点头,写好了之后,交给府里的管事,到时候拿去驿站就好了。你就不用出府了。

    姬茶茶有些闷闷不乐的,容衔问道:“怎么了?”

    她摇了摇头没事。

    其实姬茶茶想的是可是曾着送信的机会,可以逛逛京城,可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容衔看都没看她一眼说道:“等本候最近忙完了,我带你出去逛逛。”

    一起生活了三年姬茶茶那点心思,难道他还不清楚吗?

    “爱吃,爱玩,是她的最爱。”

    晚上管事麽麽问道:“碧荷,你们姨娘在吗?”

    碧荷回道:“麽麽稍等,我这就去喊。”

    “不用了,你去给你们姨娘说。”

    吃了晚饭去夫人哪里一趟。

    晚饭之后辛姨娘,姬茶茶都到了大厅。

    两位姨娘叽里咕噜的正在讨论,这么晚了也不不知道夫人叫我们来做什么?

    等了好一会凌元尔才从内阁里走了出来。

    如今凌元尔怀孕已有三个月,肚子还怎么看不出来。

    凌元尔说道:“麽麽,把芒果拿出来给两位姨娘尝尝。”

    这个芒果是邻国进贡的,圣上赏赐了侯爷一些,侯爷让我拿过来给两位姨娘尝尝。

    芒果是诱人的黄色,里边的里面的果肉软软的甜得很。

    这时候容衔来看望凌元尔,见两位姨娘手里正拿着,本候专程让圣上赐的,就是让夫人吃好补补身子,以后生个白胖的小子。

    这儿见姬茶茶和辛姨娘,坐在位子上吃的心安理得,顿时心里一阵来气。

    他走上前去一下把姬茶茶的芒果抢了过来,扔在了地上,用脚踩得稀烂。

    辛姨娘也被这样的举动吓的芒果掉在了地上。

    语气严厉的问道:“谁让你们吃的。”

    姬茶茶被容衔突如其来的动作弄的丈二摸不清头脑。

    眼里的白雾让他看不清眼前的这个人。

    她声音哽咽说道:“夫人让吃的。”

    凌元尔站了起来,走在容衔的身边,说道:“侯爷别生气,是臣妾让他们吃的。”

    臣妾想到这些芒果臣妾也吃不完,何不如拿来给两位妹妹分享一番。

    这时候的容衔看着凌元尔,感觉她知书达理,唯恐被两位姨娘欺负了去。

    姬茶茶的性子他也知道。

    有时候倔强起来有些争强好胜。

    这一个月来,本候一直迁就她,原本以为她的性子改了,没想到还是这样,太令人失望了。

    说要就要,也不为别人思考一下。只顾自己吃。

    容衔看像两位姨娘,在看看凌元尔,觉得最近为了哄姬茶茶反而冷落了她。细看起来她比刚怀孕时憔悴了许多,再厚的脂粉也掩不住那份倦容。

    想想以前姬茶茶怀孕的时候,天天在她身边转悠,深怕出了什么事情,这会儿想到自己的夫人怀了孕自己却疏忽了,心里难免有些自责。

    他看了看两位姨娘,这么晚了为了吃芒果竟然来打扰一个孕妇真是一点规矩都不懂。

    姬姨娘不懂规矩,难道辛姨娘也糊涂了吗?

    辛姨娘赶紧跪下来连忙磕头说道:“贱妾错了,侯爷饶命。”

    姬茶茶实在想不通明明是夫人让过来吃的,这会儿为什么她们两个要这样低贱的认错。

    她扬起了高高的头颅眼神坚毅的对容衔说道:“我没有错。”

    我为什么要跪下来想你们认错。

    容衔听到姬茶茶这样说,一下就火了,这就是你尊敬夫人的规矩。

    是不是需要本候在教你一遍?

    姬茶茶的眼泪直流,她不清楚容衔这么这么不讲理。

    她低着头对凌元尔说道:“夫人我知错了。”

    凌元尔啦了啦容衔的手安慰道:“侯爷消消气。”

    容衔看了一眼姬茶茶再有下一次我罚你不准吃饭,你们两个给我退下。

    辛姨娘心里很清楚这次夫人是要杀鸡敬候,是针对姬姨娘的。

    容衔一脸心疼的回握住凌元尔的手,一脸的心疼,这一幕深深的应在的姬茶茶的眼里,扎的她心好疼好疼。

    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了。

    我不懂规矩,不认输在他看来就是愚蠢吗?

    只有一味的忍让,才能得到再次得到他吗?

    与其那样还不如跟女儿过一辈子。

    容衔把凌元尔抱在怀里让她靠在自己的身前,“对不起”最近去姬姨娘的哪儿多了一些,没想到这么久了她还是那么任性不知悔改,太让我失望了,连去你那儿的时间也少了?

    凌元尔摇了摇头,这事不怪姬姨娘,是臣妾教导无妨,容衔听到凌元尔这样说更加自责了,怎么样?最近孩子闹得很凶吗?有没有叫太医瞧过他们怎么说?”这般的紧张这般的柔情怎能不教人看红了眼,凌元尔微微一笑,“傻瓜”才三个月孩子怎么可能会动,容衔被凌元尔这柔媚的声音吸引住了,为夫想你保证以后天天来看你。凌元尔点了点头。

    此刻的容衔还没有发觉自己正在把一个正真深爱自己的女人推向了深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