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杀气渗漏

    此刻的容衔还没有发觉自己正在把一个正真深爱自己的女人推向了深渊。

    等两位姨娘走了之后,凌元尔眼睛红红的。

    容衔问道:“夫人,怎么了?”

    是不是最近感觉我冷落你了所以……

    凌元尔摇了摇头,侯爷臣妾没那意思。

    臣妾就是觉得侯爷不应该责怪两位姨娘,要怪就怪我吧!

    容衔摇了摇头,你这么知书达理,为夫怎么会怪你了。

    管事麽么端了热茶上来,闻言立马跪在地上,请罪道:“候爷您别怪夫人,这都是夫人心善,想到有好的东西跟大家分享一下,才让奴才去喊两位姨娘过来的!夫人近来身子重,侯爷要罚就发老奴吧!“

    凌元尔说道:“我知道嬷嬷本无罪这下全都是为了我,候爷?”她略带祈求的看着容衔。

    容衔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凌元尔的手,说道:“你有了身子,我本应该多多关心你可是最近倒是疏忽了,何况你这么心善我怎么舍得怪你,倒是姬姨娘和辛姨娘,好吃的本性一点都没改,府里的山珍海味她们两个那样没吃过,就仅剩的几个芒果,眼巴巴的也要跟着你这个孕妇来抢,管事麽麽倒是一个忠心的奴仆,我怎么会责怪她。相反,我还要赏她!”

    容衔说道:“以后你身边的这位麽麽,就荣升为侯府管家,当然了本候还是决定把她留在你身边伺候你你。”

    管事麽麽眼睛一亮,连声谢赏:“谢侯爷,老奴一定会更加尽心尽力!”

    凌元尔微微一笑,说道:“多谢侯爷。”

    姬茶茶一走进陵园阁就看见碧荷站在门口怀里抱着容雪儿焦急地张望着,姬茶茶瞬间的无助感觉有人在等待自己这是多久以前的事情,眼睛顿时亮了几分,就如落水的人看到浮木一般跑上来紧紧抓住碧荷的手未开口看见怀里的容雪儿捂住了嘴巴眼泪直直往下流。

    碧荷也眼睛红红的。“姨娘。”

    姬茶茶看着怀里的容雪儿,迷蒙的眼睛喊了声:“姨娘。”

    碧荷……。

    姨娘我们还是进屋吧!隔墙有耳。

    姬茶茶点了点头。

    两个人进了屋,碧荷说道:“小郡主,怎麽都不肯睡。一定要等姨娘回来。”

    姬茶茶接过了容雪儿,抱在怀里哄了哄,不到一会儿小丫头就睡着了。

    碧荷问道:“姨娘刚才去夫人哪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姬茶茶说道:“刚才夫人请我们去品尝芒果,没想到前脚进屋,后脚侯爷就回来了,看见我们再吃夫人的东西,侯爷很生气,把我和辛姨娘骂了顿。”

    碧荷说道:“姨娘,你觉不觉这是夫人设计的圈套。”

    本来芒果就难得可贵,这次侯爷本来就事特意像圣上要来的给孕妇补的。

    姬茶茶摇了摇头,应该没那个必要吧!

    在说我们两位姨娘根本威胁不到她的地位,她怎么会费尽心机的想要害我们了?

    碧荷摇了摇头,以前我知道这家的候夫人,根本就对侯爷不感兴趣,可是从这几次的反常来看,倒不像呀!

    “都说女人的妒忌心很强,说不准哦。碧荷说道。”

    姬茶茶也知道其中的含义,可是她半信半疑的,明明自己只是个姨娘,何况侯爷还是很喜欢夫人的,只要夫人稍稍的对侯爷好那么一点点,可能整个侯府的大小事情都该她管了吧。

    姬茶茶叹了叹气,看来这次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见到容衔了,是不是自己在他的心中就是这副贪吃的模样了。

    碧荷说道:“姨娘不要担心,我看侯爷心中还是有你的。就是姨娘以后在夫人的面前做事要小心谨慎些了。”

    姬茶茶叹了叹气,有时候真是防不胜防,还是以前在乡下的日子好过些,没有那么多的算计。

    “姨娘等以后侯爷来了,你就不要那么倔强了,男人有个三妻四妾很正常,您如今要做的就是好好把侯爷的心笼络在手里,如果真的被侯爷冷落了,我们的日子我们的处境就艰难了,姬茶茶想到刚进府那会儿,生病了连请个大夫都是那么艰难,看来这府中的女人就是要围着一个男人转,如果弄的不好日子可不好过!”姬茶茶虽然有些犹豫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处境,还是点了点头。

    两个人不知不觉的就嘀咕说到了半夜,此时外面已是珠雨成帘碧荷走上前去关掉了仅剩的一扇窗户,快到了夏未的雨又大又急落在青瓷砖上传出“劈劈啪啪”的响声。

    姬茶茶透过窗户看着窗户外滂沱大雨嘴角微笑的说道:“碧荷你知道吗?我在这个季节上山上就采蘑菇,那天也是这样的雨,然后我在山上就碰见了容衔,然后把他带回了家。”

    那时候的他就像一个孩子一样,可以依赖我了。对我也很好。

    可是这这人怎么这么容易变了,说变就变了,在也找不回了。

    碧荷呵呵的笑道是吗?

    姬茶茶点了点头。

    碧荷说道:“姨娘时间不早了,早些休息吧!”

    我就在外屋,有什么事情喊声奴婢就是了。

    其实在姬茶茶的心中,自从来到侯府之后,碧荷是第一个在深夜会等她,安心的听她说话的人。她早已经没有把碧荷当奴婢了。

    等碧荷睡了之后,姬茶茶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掀开茶盖,看着这绿油油的茶水,倒是想起自己这捉摸不定的命运。

    这绿油油的茶倒是有那么多人喜欢,可是自己了……,被容衔带进了这高门的侯府,未来的命运,这仅仅的是开始还是……。

    姬茶茶自从上次病好了之后,慢慢的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晚都会让碧荷泡一杯茶放在桌上,睡前喝上一杯才能睡的着。

    以前总感觉茶很苦,从来都不喝,更别说是晚上喝茶了,都说晚上喝茶会提神,让人睡不好觉,她反而恰恰相反。

    茶和她心里面的苦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喝完了茶心情也逐渐平复下来了她对自己说凡事都可以容忍,忍一忍就过去了,不可以沉沦在自己的悲伤中至少明天又会是好的一天,自己还有女儿了。

    西苑一品轩凌元尔房内,容衔等到凌元尔睡熟了之后,听见外面有鸟叫声,他知道这是他的身边的暗卫放哨的声音,一般没有事情,是不会打出这种声音的,他翻身从床上爬起,轻手轻脚的生怕惊醒了容凌氏。

    这凌元尔也是好不容易才睡着的。

    容衔和身边的暗卫不动神色的离开了西苑,一般人发现不到他身边的暗卫。

    书房内,容衔坐在上方语气深沉的问道:“我让你查的事情查的如何了?”

    那侍卫说道:“属下查清楚了,在侯爷不在的这几年,督查营的冯静远,在暗中挑拨文武百官,其中不少人都还是偏向侯爷这边的,但侯爷这几年又莫名消失久而久之不上朝,使得其中有少数人有所动摇,不过那些都无关紧要,最为重要的就是其中身居朝廷的重大武将有所动摇。”

    “谁。”

    “裴尚书的儿子,裴召恒将军。”

    容衔这人虽说手段毒辣,但是对忠心的下属还是挺优待的,所以哪怕他有时心狠手辣但是依然有诸多人士追随。

    但是他的底线也不容的人碰触,“背叛者的下场那当然是惨不忍睹。”

    容衔的眼里更是容不得沙,哪怕只是生出了一点心思,也是犯了他的大忌,他必会毫不留情的除掉!

    容衔笑里藏刀对侍卫说道:“你去把徐胥,徐大人喊来。”

    不到半个时辰徐胥就来了。

    徐胥倒是不怕容衔,一个是生死之交,在一个就是情同手足的兄弟。

    徐胥打趣道:“容侯爷,这半夜的把我从温柔乡里拉出来,到底是为何事?”

    莫非是你的夫人怀孕了,你从南下带回来的小妾不能满足你?

    容衔一个阴狠的眼神瞪了过来。

    徐胥知道自己话有点多了,赶紧说道:“容老兄,我不跟你开玩笑了。”

    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

    容衔无视徐胥的说道:“我这大半夜的找你来,是有正紧的事情和你商量。”

    他缓缓的到处刚才侍卫禀报过来的情况。

    一说道裴召恒这几个字,眼里充满了杀气瞬间让身边的人近乎窒息!

    徐胥说道:“侯爷,这个人咱们还是暂时不要动的好。”

    我知道裴召恒这个文弱书生,在你不在的这几年短短时间内,就从少将做到了将军,这个人也是难得的人才。

    还望侯爷三思,而且这个裴召恒将军,也是一个耿直的人,一直都属于中立派,不偏向任何一方。

    我倒认为,我们先静观其变,最后再做决定也不迟。

    容衔沉思了一会儿,点点头,“嗯”了一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