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初次进宫

    我倒认为,我们先静观其变,最后再做决定也不迟。

    容衔沉思了一会儿,点点头,“嗯”了一声。

    大夏元年三月二十四日,在清明节的前夕,皇亲国戚、勋贵重臣要带上家属都要进宫朝贺。

    容衔身为侯爷自然要带上自己的夫人,可是凌元尔怀孕自然不能跟着一起,姬茶茶作为姨娘其中的以为,这样的事情自然落不到她头上,可是辛姨娘那天在夫人哪里受到了惊吓,隔了没有多久,就生病了,这会儿自然是躺在床上养身体。

    府里没有别的女子可以带上的,这样的差事自然就瞄准了姬茶茶。

    3更时刻,姬茶茶还在梦想中,就被管事麽麽从被窝里拉了起来。

    管事麽麽一走进屋里就讥讽道:“姬姨娘,老奴向你道喜了。”

    姬茶茶睡的迷迷糊糊的,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麽麽说的什么喜事,何来的喜事呀?”

    管事麽麽说道:“好事是落在你头上了,不过这都是我们夫人让出来的。你也别高兴得太早。”

    要不是我们夫人怀着身孕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轮到你?

    姬茶茶听了半天,也发现管事麽麽究竟想说什么?

    作为姨娘自然要比一个奴才的权利大些吧!

    她不客气的说道:“麽麽,我在这里听你叽里呱啦的说了半天,也不知道你想要说什么?”

    你也知道我一个乡野村妇,不说清楚根本就不知道你要说什么。麽麽就不要跟我打哑谜了吧!

    管事麽麽抬起高高的头颅,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说道:“算你还是识相,你赶紧收拾打扮一下,一会儿跟侯爷去宫里。”

    姬茶茶还以为麽麽说的什么好事?

    原来是进宫,这算什么喜事。

    她犹豫了半刻,想说拒绝的话,可能这下这也是推迟不掉了。

    想到第一次进宫,自己什么都不懂,又怕出什么笑话。

    但是赶鸭子上架,不去也得去了。

    碧荷听到自家姨娘可以进宫,可是高兴的不得了。

    她把姬茶茶从床上拉了起来,在头上倒腾了半天。

    她笑呵呵的说道:“姨娘我今天为你梳一个漂亮的发鬓。”

    碧荷得手很巧不一会就给把头发拢结于顶,然后分股用丝绳系结,弯曲成鬟,托以支柱,高耸在头顶或两侧,有巍峨瞻望之状,在再上面插了一个粉红色的荷花玉钗,既高贵高贵又华丽。

    身上穿着,容衔送过来的粉色繁花宫装,外面披着一层粉纱,宽大的衣摆上锈着金丝,额前有着一快月形梅花。

    一切打扮完毕之后碧荷说道:“姨娘站起来,我看一下。”

    姬茶茶缓缓的抬起头,碧荷发出了惊讶的呼声。

    “我们姨娘轮气质一点都不属于夫人。”

    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一点都没有错。

    姨娘这样穿出去,一定会在次迷倒侯爷的心。

    姬茶茶坐在铜镜前看看一下,感觉镜子里的这个美姑娘都不是自己了。

    甚至自己都在怀疑自己了。

    4更时刻,只见外面的人已经吹了好几次了。

    容衔站在拱形的门口已经等了好一会了。

    当姬茶茶走在月光之中的时候,容衔他惊奇得像半截木头般愣愣地戳在那儿,眼睛这个盛装打扮的女子是姬茶茶吗?

    眼睛给人焕然一新人比花娇那个粉红色女子缓缓转过身来,在月光的照耀下,衬着的她容颜比平时好看了许多,骄傲盛开!花海之中,她便是最亮丽清艳的那一抹颜色。

    姬茶茶被容衔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低着头问道:“侯爷,妾身有什么不妥吗?”

    容衔“咳咳了两声。”转过了身,说道:“很好。”

    他也在恼怒自己,什么养的绝色女子没有见过,偏偏觉得她穿着一身格外的美丽。

    容衔牵着她的手,坐上了繁华的马车,慢慢的消失在这月色之中。

    刚才在容衔的打量下,姬茶茶不好意思看容衔,这会儿蹭着他假寐,她侧过头,偷偷打量着。

    只见他高挑的壮硕的身材,在一身他穿着一身紫色直裰朝服,腰间扎条同色金丝蛛纹带,黑发束起以镶碧鎏金冠固定着,修长的身体挺的笔直,整个人丰神俊朗中又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让人觉得高不可攀、低至尘埃。

    容衔感觉到身边人那炙热的眼神,顿时睁开了眼睛,往姬茶茶看来。

    姬茶茶刚一抬头,就看见了容衔正火热的看着自己。

    这下偷瞄被发现了,姬茶茶赶紧低下了,狠不得把脑袋藏起来。

    正在恼怒自己像没见过男人似的,这时候只感觉,自己的耳边传来一真热气,那人咬了咬姬茶茶厚厚的耳垂,缓缓的说道:“要是你在看我的话,我不介意在这马车里就立刻办了你。”

    姬茶茶刚进往外侧移动了一下,这会儿难受的就是容衔了。

    刚才在见到姬茶茶的时候,就被她身上的香气饶的人心烦意乱的。

    这会儿被她的眼神看的恨不得立刻吃了她,知道这女人是个怕羞的人,正在努力压制自己的欲念。她倒好一副事关不己的样子。

    容衔带着自己的小妾到麟德殿与众人会齐。麟德殿离大臣们仪事的地方大约有200米左右的样子,这个麟德殿是专门过节日的时候在这里举行大朝贺活动的殿,从大门,仪门,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直到麟德殿,一路正门大开,两边阶下一色朱红宫灯高照,像两条金龙一般,金碧辉煌。

    京中果然气派,南下有很不不同。这会儿天还没有太亮,姬茶茶望着那一片红灿灿的烛光,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也不知道娘过得好不好,留她一个人在乡下,是那样的孤独,招个上门女婿也是白招了,拐了女儿来到了北上,真是跳进了狼窝,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在南下看看娘,说给写信可是自己大字不识几个,怎么写?

    容衔最近正在生自己的闷气,自己怎么好意喊他帮忙。

    容衔见姬茶茶有些落寞,只当她是因为进宫的事情害怕,便低声宽慰:“别怕,你们女眷只去王后宫中。王后的年纪也小,也是个爱贪玩的性子。

    姬茶茶抬头看了看他的目光,这是在关心自己吗?她微笑着点了点头。

    姬茶茶这是第一次进宫,心情自然忐忑,作为妾的自然要排在最后的位置。容衔说见人家跪你也就跪,见人家起就起,你也就起,多余的话就不要再说了。”

    这一路上因为自己站在最后,作为妾的地位低下,自然会招到别人的讽刺。

    不过姬茶茶都是一声不吭,不管别人说什么,她都是低着头,别人感觉到无趣自然也就不搭理她了,各项仪式完成,并没有出什么差错,直到在后殿见到了上座的王后,才松了一口气。

    姬茶茶坐在最后面,努力的缩小自己的倒影,不让别人发现自己的存在。

    即使坐在最后面还是避免不了有人出来使诈,“姐姐,你还漂亮呀!是不是容哥哥的妾氏?我记得以前每次容哥哥进宫来都带的是凌姐姐,这次我听说凌姐姐怀孕了,想必容哥哥身边的这位就是容哥哥从南下带回来的姨娘吧!”

    姬茶茶抬起头一看眼前的这位美人,美的让人动人心魄。

    只见那女子故意的憋了瘪嘴,“姐姐真是好福气容哥哥几年未归没想到一回来能得到容哥哥这么英勇无比的男人,要是能当上容哥哥的妾氏就算死了也是值得的。”

    眼里有一些妒忌。

    必是这位姐姐手段了得又哄得他开心了吧!

    姬茶茶被眼前的女子说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

    她解释道:“世间有那个女子愿意为人做妾的。”

    容衔听到姬茶茶这么一说心里有些不高兴,想到别人欺负自己的女人,也就装着没有那么回事了。

    这时只听见一个男子说道:“小妹不得无礼。”

    只见那女子规规矩矩的坐到了原位。

    姬茶茶抬起头看了看那位男子,身材没有容衔这么壮硕,倒是有些偏瘦,跟到孟樊倒有些相似。

    毕竟看外男子不像话,一会儿姬茶茶就收回了视线。

    容衔端起酒杯瞄了一眼那男人,只见那男人对着容衔一笑。

    “说道:“容侯爷,请见谅,小妹不懂事,冒犯了你的家眷。”

    容衔说道:“裴将军,真是海涵,女子只见的那点鸡毛蒜皮的事情不值得一提。”

    只是还望裴将军,出门在外的时候理应管好自己的家属才是。

    毕竟这样口无遮拦毕竟不是好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