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天有不测风云

    只是还望裴将军,出门在外的时候理应管好自己的家属才是。

    毕竟这样口无遮拦毕竟不是好事。

    龙椅上的大王夏赢兆说道:“好了。两位爱卿不要再为一个不起眼的女子争吵了。”

    在大王的眼中除了身边的这位最为受宠的王妃,可能其他的女子都如不了他的眼了,可能都是轻如鸿毛。

    大王说道:“两位爱卿来,我先端起这杯酒先干为敬,然后你们俩端起手中的酒杯,生面不看看佛面,一个朝堂上共事没必要为了一个区区的女人挣的脸红脖子粗了,喝了这杯酒,化干戈为玉帛。

    容衔和裴邵恒端起酒杯从座位上站起,走到正中央,说道:‘微臣遵命,”两个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便退回自己的位置。

    裴邵恒的妹妹,看向了这边,眼里特别的不服气。看像姬茶茶的时候狠狠的瞪了一眼。

    大王夏赢兆喝了酒之后,一把抱起身边的爱妃,低下了头颅狠狠的亲了一口。

    姬茶茶眼睛睁得大大看着这一幕着实有些吃惊,难道这京城中的风俗开放到了这个地步,不管是在什么场合都可以不顾及脸面的行不俗之事。

    姬茶茶还在错愕中没有回过神来,就被容衔口中的酒气给换了回来。“姬姨娘,还不赶紧低下头,这样光明正大的看大王王妃,小心大王派人过来把你的眼珠子给挖了出来。”

    姬茶茶被容衔的话,吓的一愣,赶紧把脖子迈的低低的。

    原本她还以为容衔是在跟她开玩笑,没想到在不久后,她就听说了这大夏的王妃可是很受大王的宠爱的,要什么给什么。

    以前有位贵妇也在在这样的场合公然看不惯这样的习俗辱骂了王妃和大王,大王看到心爱之人受辱,当场派人酒挖了哪位贵妇的眼睛。

    姬茶茶听到的时候觉得毛骨悚然。

    在场的所有官员和贵妇未出阁的小姐们,都被羞的面红刺耳的。

    唯独容衔在一旁悠然自得不当一回事情。

    姬茶茶也不知道怎么评价王座上的王妃,这样的女子能得到一国之君的宠爱已是难得可贵,可是为什么却要轻易残害别人的生命了,别人的事情她也想不通,也不想了,只想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

    大王在和王妃一番亲热之后心情甚好,自然也就不吝啬贵重的金口玉言:“各位大臣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好不容易在今天的日子跟大家一聚,没有必要客气,该吃的吃该喝的喝。”

    王宫的御膳做的那是精细考究,每道菜看起来都是样式新颖,瞧着也漂亮,就算在侯府也未必能吃到这么漂亮的菜。姬茶茶却不太敢动筷子,容衔没有让她吃她也不敢吃,免得又要被训斥。

    正在姬茶茶好在犹豫的时候,眼旁就出现了一个小碗,碗里给她挑满了各式各样的菜,碗里的菜都冒尖了,装都装不下了,容衔还在往姬茶茶的碗里挑菜。

    姬茶茶转头瞧瞧“始作俑者”,他不笑也不语,只是做着好像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姬茶茶小声道:“别在挑了,再挑我就吃不完了,而且这些已经足够我吃得了。”

    容衔凑在姬茶茶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吃吧,免得又说我不让你吃了,在这王宫之后,好不容易来一次就应该好好饱餐一顿,免得回家了又和夫人抢吃的。”

    姬茶茶被容衔说的面红刺耳,其实她哪里有那么的贪吃,那天……。

    她想了想摇了摇头,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过去的就让她过去吧!

    大殿之上,再别人的眼里是这样的眉眼传情,姬茶茶也觉着压力很大,多少女子看着这一幕心里都发出了妒忌。

    裴邵恒的妹妹有些生气的说道:“哥哥,你看他们两个人,哥哥我也要吃,你也给多挑一些。”

    裴邵恒看了看自己的妹妹,咧嘴笑道:“我知道了,我妹妹也在思念男子了,改天哥哥给你寻的一个如意郎君。”

    裴邵恒的妹妹裴昭昭,她不耐烦的撇了他一眼,“哼。”

    裴邵恒坐在座位上独自喝着酒,她知道她妹妹心思,也难得理会她的无理取闹了。

    姬茶茶环视了周围一圈,从别人眼中看到了嫉妒羡慕,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容衔为什么要给她挑菜,纯属的是为了侯夫人。

    在她心中就是担心自己和夫人抢,所以才做出这样的举动,让自己敞开肚皮吃。

    容衔哪里知道姬茶茶的想法,他这样做,不过是为了让别人看到姬茶茶虽为姨娘可是在自己心中的分量免得被人瞧不起。

    也是为了保护她,一男子能够重视一个女子,哪怕就是看在他的面子上也得以礼相待。

    吃完了饭已是午时三刻。容衔正准备带姬茶茶回府,刚走到梅苑的时候,就被一个太监给叫住了,姬茶茶还是第一次见到太监说话的声音一点都不想男子,也不像女子,粗中带柔,柔中带粗,说话的声音像公鸭,姬茶茶隐隐约约的知道,太监的那处是不存在的。

    她低着头,偷偷的瞄了两眼。

    只听见那太监说道:“掌掴候,请稍等片刻,大王叫我来传唤与你,这会儿正在上书房等你。”

    容衔对太监说道:“有劳公公了,稍等片刻,微臣就来。”

    容衔转过身对姬茶茶说道:“茶茶你就在这里等我,哪儿也别去,我去去就来。”

    姬茶茶点了点头。

    大王待到容衔的回复后这会儿急冲冲的正在在大殿等他,容衔敛神快步像上书房走去。

    还没有走进上书房,就看了夏赢兆这会儿正在大殿等他。

    容衔一走进大殿正准备像大王行礼就被夏赢兆给烂了下来。

    夏赢兆说道:“爱卿,就我们两位,何须如此大礼。”

    容衔问道:“大王,这样急冲冲的召见微臣来有何要事?”

    夏赢兆脸色沉重的说道:“爱卿,我最近收到很多上奏的折子都是关于你的。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因此来询问一下爱卿的意见。”

    容衔脸色凝重。

    他还没有开口询问,就听见大王说道:“爱卿无需放在心上,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无非就是说一些,侯爷身高爵位,位高权重,怕有怕有叛逆之心。”

    容衔一听横眉怒目,他也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的大臣会计弹他。

    容衔看着夏赢兆眼神坚定的说道:“请大王相信微臣,微臣对大王绝无二心。”

    夏赢兆说道:“爱卿,我是相信你的,可是这些大臣,快把孤烦死了。”

    爱卿快想想办法吧!

    容衔说道依微臣只见,这些大臣无须理会。

    只要大王相信微臣就好。

    夏赢兆今年刚好三十而立,可是经常沉迷于女色,三十几岁的人看起来都是不惑之年的人了,前些年大部分的朝政都荒于一旦,以前都是容衔在把持,可是容衔消失的这几年,朝中的大臣分了好几派,身边的太监都是谎报,他也还是每天上朝下朝,大家表面上把他当大王,实际上都是一个空架子。长相原本白净的脸庞,这会儿倒是呈现出混浊暗黄的脸色,原本是壮硕的身子长期沉迷欢爱,都被掏空了身子,长得中等身材,身型上和容衔站在一起一对比,就矮了一大截,圆头圆脑外加浓眉大眼,势必少了威严之气,不过他也不在意,这一切都乐在qizhong。

    如今听到大臣说容衔有叛逆之心,他有些慌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其实这些年她自己也知道要是没有容衔的支持他的江山早就垮了。

    因此一听到风吹草动,就赶紧询问一下,这下得到了容衔的保证他的心也安分了不少。

    他之所以重用容衔就是看好他身上唯一的优点“忠诚”。

    其实朕没事的时候一直再思考一件事……”夏赢兆的表情变得深沉,“古往今来朝代更迭那是难以避免的事,虽然孤也想我大夏能千秋万代,不过根据史上每个朝代总不过数百年的历史看来,千秋万代不过是痴人说梦!那也就是,我大夏有朝一日,说不准也会跟其他国一样,被打败,被消灭,可是孤不希望这个朝代会在孤的手里灭掉了。

    孤不想成为千古罪人,他拍了拍容衔的肩膀。

    容衔赶紧跪下来说道:“大王放心,有微臣的一天,这个江山一定会玩好无损的在大王的手里。”

    夏赢兆赶紧把容衔拉了起来,说道:“孤相信你。”

    夏赢兆声音不大,但够清楚,更何况还是这么一些话,容衔听着便只觉心惊肉跳。

    这大王是在怀疑他,还是另有其他打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