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爱与不爱

    她加快了步子走进了凌源阁,还没有进屋就看见碧荷正在紧张的向这边张望着。

    碧荷看到姬茶茶回来了,心里松了口气。

    她赶忙迎了上去。

    “姨娘夫人没有为难你吧?碧荷说道。”

    姬茶茶为了不让碧荷担心,她摇了摇头。

    碧荷笑呵呵的说道:“姨娘,夫人没有为难你就好了,真是担心死我了。”

    姬茶茶感觉到碧荷第一个来到这里说担心自己的人,心里不感动那是假的。

    姬茶茶问道:“碧荷,雪儿睡着了吗?”

    碧荷说道:“姨娘,从你走了之后小郡主就醒了了,吵着要见你。”

    我哄了半天都哄不好,只好给她说我在外面等你她好了。

    姬茶茶摇了摇头,这孩子。

    进到屋里正看见小丫头在被窝里滚来滚去的。

    姬茶茶坐在床上轻声的喊道:“雪儿。”

    容雪儿一听到姬茶茶的声音,翻身从被窝里爬了起来。

    柔柔的声音喊道:“娘。”

    姬茶茶听到这声娘脸色阴沉,“雪儿,以后能在碧荷和我的面前喊娘,要是在别人面前喊我娘,我会打你小屁屁的,在别人的面前你只能叫我姨娘听到了吗?”

    小丫头,看见姬茶茶不好的脸色,她有些害怕的点了点头。

    姬茶茶把容雪儿抱在怀里,安慰道:“好孩子,等你以后稍微大一点你会明白的。”

    “以后娘不在的时候,你一定要听姨姨的话知道吗?姬茶茶说道。”

    “恩。”

    容雪儿已经三岁多了,好多事情她都有自己的喜好了,如果说她能看觉得到,只从来了这里之后,娘再也没有开开心心的笑过了,经常都是犹豫的脸色。

    这里的人都不好,特别是以前那个叫奶娘的人,她不明白为什么要把一直喊娘的人喊姨娘,不明白为什么要把那个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喊母亲。

    可是这其中是为什么,她都不明白,只要能在娘身边,娘说什么就是什么。

    还有爹爹也变了,没有以前那么喜欢自己了,就好像把自己忘了一样,她问过娘这是为什么?

    娘告诉自己有小地弟了,爹爹正在担心自己的小地弟,过阵子空了就回来看自己。

    每次爹来看自己的时候,娘的眼里总会冒出惊喜,可是爹来去冲冲。

    她有些不喜欢现在这个爹爹了,以前的爹爹每天都会陪自己玩,可是现在的爹爹看起来好凶她一点都不喜欢。

    最最重要的是她不喜欢自己的小地弟,因为小地弟不是肚子的,听姨姨说肚子里有宝宝的女人,肚子都会股的高高的,可是娘的肚子瘪瘪的,那个喊母亲的女人肚子鼓的高高的,里面是有小地弟了。

    可是她不喜欢,因为那个叫母亲的人不喜欢自己,她也不会喜欢她肚子里的宝宝。

    她有娘就好了。

    姬茶茶看着小丫头的眼珠子转呀转的,肯定在想什么事情了。

    她用手指弹了弹小丫头的额头故意有些生气的说道:“你看现在都几时了,还不赶快闭上眼睛睡觉。”

    小丫头,笑嘻嘻的说道:“娘,别生气。我这就睡。”

    小丫头闭上眼睛假寐,可是还是忍不住睡意的来袭一会儿就睡着了。

    西苑的屋里,凌元尔因为刚才的那一场惊吓,这会儿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没有整到那个女人,倒是把自己下了一大跳,差点在容衔的面前路出马脚了。

    肚子这个孩子,怎么就这么不争气了,从怀他开始就没有让自己安心过,这会儿更是难受的有些厉害了。

    但愿这是个男孩子吧!

    要不然真是白受罪了。

    正躺在容衔怀里的凌元尔这会儿突然用帕子捂着嘴干呕起来,容衔问道:“怎么了?”

    凌元尔稍微好了些之后说道:“都怪臣妾太用了,可能是白天没有休息好,肚子的孩子不愿意了吧!”

    容衔爬在凌元尔的肚子上悄悄的说了几句话,没想到肚子的孩子静了下来。

    因为以前姬茶茶怀孕感觉到难受的时候,他就会这样做。

    没想到还挺见成效。

    容衔一双黑亮黑亮的大眼睛.凝眸时如波澜不兴的黑海他正兴奋的看着凌元尔笑着说道:“夫人,如果你感觉到无聊的话,就从明天开始和我一起去书房替我研磨吧!”

    凌元尔一想到磨的味道是那样的难闻,有些忍不住的想吐。

    她说道:“侯爷,臣妾可能是不能为你研磨了,都怪肚子的孩子让臣妾一闻到磨的味道就能难受的想吐。”

    容衔有些些微微的失望,不过转眼一想也对。

    凌元尔说道:不如就让辛姨娘去研磨吧!”

    容衔阴沉的脸色一想到辛姨娘不讨喜,还不如姬茶茶了那个笨丫头了。

    打从心里在两个姨娘选的话,他还是看重一些姬茶茶。

    想起姬茶茶这会儿倒是有些想念,想去看看她了。

    相必白天在夫人这儿也受了委屈不知道现在干什么?

    凌元尔见到自己说起辛姨娘,他好像不是太高兴,也就没有再提了,不过也从这里看出他不是太喜欢辛姨娘,辛姨娘哪里倒是对自己构不成威胁。

    她转过头,对着容衔微微一笑,就像一缕春风,瞬间吹散了刚才积郁在心头的阴霾。

    他转手抱起凌元尔让她在自己的胸膛面前熟睡。

    他年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心里想着怎么都的去看看姬茶茶那丫头心里才安心。

    容衔坐起来倚在窗边让轻轻的让凌元尔枕在自己的手臂上,望着院外的缤纷正想的出神一双细嫩的手臂温柔地环上腰肢把头放在他的肚子上闷哼的问道:“在想什么?”

    容衔一瞬间的惊讶,随后淡定自如的问道:“夫人怎么还没有睡?”

    凌元尔说道:“你都没有睡,我怎么睡的着。”

    怎么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可不可以告诉臣妾,看看臣妾能不能为侯爷分担些什么?

    凌元尔亮晶晶的眼睛看他有些出神。

    容衔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觉得这样的感情来的太快,等了这么多年才能等到你对我的回应,一想起现在的日子感觉很幸福我就怕突然间的辛福就那样没了,又变成那样患失患得的日子。如果以后真变成了这样你让我怎么办?

    “侯爷真傻,”凌元而伸出了柔嫩的手臂摸上了他坚硬的脸庞。

    侯爷高高在上,何况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弱女子,哪能比得侯爷?

    容衔说道:“你还信不过吗?多少年了做梦也想你为我生一个世子。如今梦以成真。”

    凌元而伸出食指放在了容衔的嘴边,示意他别再说了。

    她信,她什么都信了。

    每每想起姬茶茶看容衔的眼神都是纯粹、灼人、不夹任何杂质的爱意?

    想起这些她都有些不安。

    她抬起头看着容衔问道:“那姬姨娘在你失忆的时候救过你,何况你还有了你的孩子,难道侯爷对姬姨娘就没有一点心思吗?”

    容衔沉思了一会儿对上凌元尔的眼神一时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两眼注视空中,出神似的凝想着,疑惑的说道:“我对她只有救命之恩,没有那女之情,那个孩子是个意外。我希望夫人看在姬茶茶曾经救过我的份上,善待那个孩子和姬姨娘。”

    她眼神炽热的问道:“是吗?”

    容衔看着凌元尔犹豫片刻,点了点头。

    就在他刚才犹豫的瞬间,他也在想到底是放心不下姬茶茶了,还是努力的说服自己不去在乎她。

    而是以一种报恩的手段把她留在自己身边。

    凌元尔说道:“侯爷我相信你了。”

    能得到你的爱是臣妾的荣辛。

    容衔看了看凌元尔在她的额头轻轻的一吻,快睡吧!别想太多了。

    “嗯,”凌元尔打了哈欠,时辰不早了,也就睡下了。

    这一晚姬茶茶虽睡得极晚却是难得在发生白天的那样事情后也能睡的那样的熟,天刚放亮她就醒了过来掀起帷幔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小丫头,下床穿了鞋走到窗边推开关了一宿的窗门清晨的阳光洒在她身上形成一圈金色的光晕。

    她仰起素净的脸深吸着夹带花草清香的空气,不知道一会儿在夫人哪里请安的时候,能不能见到容衔了,不管怎么说还是得谢谢他昨天帮了我。

    也不知道夫人今天又会耍什么花样来对付自己,管她的走一步是一步。

    待一切收拾打扮停当后,就准备到辰时去夫人哪里请安了。

    她叫醒了床上的床上的小丫头。

    小姑娘很不乐意的,每天早晨都要去跪在哪里喊母亲。

    她很不想去,可是娘说这是规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