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引发事端

    小姑娘很不乐意的,每天早晨都要去跪在哪里喊母亲。

    她很不想去,可是娘说这是规矩。

    小丫头嘟了嘟嘴,姬茶茶的手指在她堵起的小嘴上一点,“好了,乖宝贝,请了安我们就回来。”

    姬茶茶走进大厅的时候,只看见凌元尔一个人的身影,并没有容衔。

    容雪儿喊道:“给母亲请安。”

    凌元尔继续低着头,一边的丫鬟正在帮她打磨昨天刚修好的指甲。

    她鄙夷的看了一眼姬茶茶和容雪儿,虽然眼前这个碍眼的丫头,有点让人厌烦,但是名义上还的喊自己一生母亲。

    她俯视下方的两个人,不削一顾的说道:“好了,起来吧!”

    作为妾的,没有在女主人发话说让离开,她是不可以来开的。

    过了一会儿,辛姨娘也来了。

    辛姨娘隐隐约约的知道上次帮了姬茶茶后,在夫人哪里不讨喜,然后并没有落到好处,还被训斥了一顿。

    之后她就安分守已了,毕竟这个家后院还是上方的女人在做主,侯爷如今也对夫人疼爱有加,看来自己还是的和夫人站在一条线了。

    两位姨娘和容雪儿安静的站在一旁。

    最好做的就是两方都不得罪,过好自己就行了。

    此时一个丫头端着一个碗盆走了进来,悄无声息的将碗盆放到桌上。

    管事忙把碗盆的盖子打开,顿时一股温热的气流溢散了出来,她道:“夫人赶紧吃点早善吧!早善不吃不好,就算为了肚子你的孩子,你的把这燕窝吃了,凌元尔拿起一旁的勺子动作张开一张樱桃小嘴,轻轻的将饭喂入口中,很轻的嚼了几下,期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连吃饭的姿势都这么优雅,姬茶茶是不能比的,她每次吃个饭都是吧唧,吧唧,吧唧,吧唧的……,这个样的吃饭的姿势就算来了侯府也没有改掉。

    容雪儿看着上方的凌元尔在吃饭,小眼睛瞅的口水直咽,小孩子都是肚子不饿眼睛饿,何况现在这个时辰了,他们也还没有吃饭,只能眼睁睁看着人家。

    小丫头刚喊了一声“姨娘。”

    姬茶茶赶紧把她的嘴堵住。

    凌元尔吃了几口,就不想再吃了,又让丫头将桌上的早膳撤下去,其间一点声响也没弄出来。

    凌元尔一抬眉便看见了两位姨娘还站在那里,皱了皱眉,用帕子擦了擦嘴角,她说道:“你们先回去吧,这几天先暂时不用像我请安了。”

    凌元尔经过昨天的事情,现在一看到姬茶茶就感觉到有些心烦。

    两位姨娘道了谢,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院落。

    一回到陵源阁,小丫头就吵着肚子饿。

    姬茶茶赶紧吩咐了碧荷去厨房端早善。

    碧荷马不停蹄的去了厨房。

    小丫头一进屋里,高兴的又蹦又跳的说道:“娘太好了,以后不用去请安了。”

    姬茶茶摸了摸容雪儿头,知道你站在那里拘束的很,可是在外人面前还的那样做知道吗?”

    “恩。”

    这几天倒是不用去了,过几天你还得去请安。

    这里的礼仪和规矩一点都不能落下,知道吗?

    小丫头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

    “呀,碧荷来给姬姨娘提早膳了?”刚走到厨房门口,就见一个大嗓门的妇人朗声笑着和她打招呼,又说:“姬姨娘的早膳我是早早的备好了,桌子上的碗里就是。”

    碧荷走上掀开盖子一看,说道:“姑姑,今天怎么就是白菜罗顿豆腐呀!”

    有掀开了桌子上的另一个碗盆,里面是排骨汤。

    她有些疑惑的问道:“姑姑,怎么这个碗里是排骨,可是我们姨娘却要吃白菜炖豆腐了?”

    厨房的姑姑神色紧张的东张西望的看了又看,姑奶奶声音小一点,这份是给夫人送过去的,两位姨娘都只能吃这个茶了。

    要是被夫人听到了你在这里议论纷纷肯定要受罚的。

    碧荷赶紧收拢了嘴巴,小声的哼了一声然后憋了瘪嘴。

    李姑姑嗔笑,又压低了声音道:“今日给夫人做排骨时候,我给你们姨娘偷偷留了三块块!”

    我知道你们姨娘心善,对你有好。你这丫头也机灵我着实也喜欢。

    李姑姑把把三块排骨用纸包好,交给了碧荷,碧荷赶紧放在心里的衣袖里,放的时候还特意的看了看四周。

    李姑姑说道:“放心好了,这会儿没有人,其他的几个人都出去了。”

    碧荷点头,给了她一个感激的眼神。

    端起桌子上的饭菜就离开了。

    李姑姑在厨房里是管事的,一手的厨艺生的夫人的喜欢,便被留了这么多年。

    侯府的侯爷也喜欢吃她做的菜,曾经换了多少厨子还是把她给留了下来。

    碧荷这丫头刚来的时候也是个烧火丫头,得了她的推荐才有信去姨娘身边伺候。

    碧荷拎着食盒回了凌源阁,一边往桌上放食物,一边笑道:“今日厨的姑姑,特意的给藏了三块排骨让我带回来给姨娘。”

    姬茶茶打心眼里也是对碧荷口中说的那个姑姑心存感激。

    虽然吃的稍微比别人差一点,但是每天的饭菜的数量却是足够的。

    碧荷摇了两碗白米饭,把白菜炖萝卜端了出来。

    小丫头意见盘子里还有三块排骨,高兴的直喊“有肉吃了。”

    自从夫人怀孕之后,厨房的伙食差了很多,以前顿顿都是山珍海味,小姑娘被养馋了嘴。

    还就没有吃到肉,这会儿见到肉都感觉香喷喷的。

    姬茶茶说道:“碧荷你也别站在哪儿了,米饭也吃不完,就在这里摇上一碗,坐下来吃吧!”

    碧荷摇了摇头,说道:“姨娘这样不妥,做奴婢怎么能上主子的餐桌了?”

    姬茶茶被碧荷说的有些生气了。

    碧荷见姨娘的脸色变了,赶紧坐了下来端起小碗一口口的吃着饭。

    小丫头把剩余的一个排骨挑到了碧荷的碗里。

    碧荷一惊赶忙站了起来,说道:“小郡主这样不妥,折煞奴婢了。”

    姬茶茶说道:“好了,碧荷你不要客气啦,跟我生活了这么久我就没把你当奴婢看。”

    雪儿也对你有感情了。

    你就坐下安安分分的把这顿饭吃了吧!

    容雪儿也点了点头。

    碧荷感动的心潮腾涌,就像平如镜的湖泊泛起层层的微波,半晌,心里都是感激和喜悦。

    泪水从眼眶中流出,轻轻地滑落到嘴边,可是,她却开心的笑了。

    她有何能耐能得到姨娘的真心相待。

    吃完了饭她跪在地上说道:“姨娘,郡主这样的大恩大德我无以回报,只能在这生安分守己的伺候好夫人和郡主。”

    姬茶茶说道:“碧荷你起来,谁要你回报了。”

    你把雪儿照顾的这么好,我感激都来不及了,我做个做娘的都比不上你。

    今天的朝堂之上,容衔阴暗的神色环视了一下朝堂上上下下的官员,所有官员都鸦雀无声的低着头,只有裴卲恒对上了他的眼睛,眼里没有丝毫的害怕,可就在这时竟然有一位官员在朝堂上公开的弹劾容衔说什么侯爷手握重兵,无视所有官员之类的……等等。

    容衔放荡不羁的看了他一眼,坐在龙椅上的夏赢兆,这会儿正在打盹,等那位官员说完了之后,他打了哈欠,“爱卿什么事情呀!看把你紧张的,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了,没有必要在朝堂上公开议论了。没事就退朝吧!

    不过过了几天,那位官员就莫名其妙的死了!血淋淋的例子摆在那。连大王都没有说是要查是怎么一回事。

    这样的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其实很多人都在猜测是不是容衔干的,毕竟那官员是在弹劾了容衔之后,莫名其妙的就死了。

    从这件事情以后再也没有染敢公然在朝堂上弹劾他了,不过还是有少数的人在背后骂他。

    其中一位就有裴卲恒的爹,裴尚书,不过一直被裴卲恒压制着,他也常说掌掴候所做的事情有没有损害自己的利益,爹干什么弹劾人家,管好自己就行了。

    裴尚书因此才算了。

    御书房内,夏赢兆看着站在下方,叹着气道:“容爱卿,苟大人,莫名其妙的死了是你干的吧?”

    容衔站着不动,只瞥了一眼后淡淡道:“是微臣杀的。”

    夏赢兆说道:“我说容爱卿呀!你把他杀了做什么,看他说什么,不用理会就是了嘛?”

    照你这样的做法下去,以后朝堂的人是越来越少。

    容衔不以为然,那是他太不识相了,如果没有让我太气愤,我是不会杀他的。”

    “微臣这样杀一儆百。”

    大王你就别担心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