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大胆的姿势

    容衔不以为然,那是他太不识相了,如果没有让我太气愤,我是不会杀他的。”

    “微臣这样杀一儆百。”

    大王你就别担心了。

    夏赢兆脸色微微一变,倒是没有在继续这个话题。

    容衔回到府中,已经很晚了。洗漱完后,打算去凌元尔哪里去看看,刚走出门口又倒了回来,心潮沉浮不定,就像是里面藏着只怪般。

    管事麽麽给她端来夜宵,听着她汇报夫人的一切情况,可是无端端的总想起那个女人。

    昨天发生的事情,他隐隐约约的知道些什么,因为并没用让人可以的去查,只是心底不相信那个温柔大度的女人会故意给别人找茬。

    一相起她昨天临走之时委屈的眼神,眼里就赌的慌得很。本来昨晚就想去看看她的,可是凌元尔心情不是太好,一晚上都哄她去了。

    “侯爷,侯爷,管事麽麽喊道。”

    想及刚才因为一个女人先而失态,他的眉头又一次皱紧。

    他脸色阴沉的说道:“麽麽,你继续说吧!我在听。”

    今早她来夫人这里请安,自己又早早的出了门,没有碰上她。

    听着听着他又走了神,想询问下今天她的早晨的状况,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嘴边时他及时回神,然后将所有的疑问都咽下,算了有空去就亲眼去看看她。

    他摆了摆手说道:“麽麽,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照顾好夫人就是了。“

    不管口气如何漠然,只要他问出口,麽麽都会怀疑。

    他从最近的事情来看,凌元尔身边这个管事麽麽也不是省油的灯,想一时半会儿把她支走,凌元尔肯定不愿意。

    想着,容衔又有些气恼起来,自己喜欢的凌元尔,对他来说她只是有救命之恩罢了,为何心里一看到的委屈就有些恼怒,他就总会想起她而有些失了分寸。

    容衔站起走到门口,心里总在想,此刻她在做些什么?

    砰的一声,一记拳头砸在门上,门被砸的砰砰作响,容衔身边的侍卫看着这一幕感觉倒莫名奇妙的,容衔一个眼神瞪了过去,他的贴身侍卫赶紧低下头,站在一旁,容衔起伏着胸膛,先前那股无力感再次袭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一次次想起那个女人!他在心中努力的说服自己,自己最爱的就是凌元尔,而且她还怀了嫡子,为什么他竟然有中想去看看的冲动,这样才觉得放心

    夜色依然浓郁,可是看向那黑暗的目光却似要着了火,不能去,何必去,何必在乎她!

    容衔一遍遍说服着自己,脚步还是一步步向凌源阁走去,就以看女儿的身份去看看她吧!其实他都没有发觉到心底难挡对她思念。

    深吸一口气,他不知不觉的倒了凌源阁了,容衔看着飘飞的帘幔,房间里若隐若现的烛光,他有些恼怒自己怎么就到了这里了?表情阴郁到了极点。他的脑海里又浮在终南庄的情景,也是这个女人每天容容,容容的喊着,成了亲,不管再晚总有一束烛光亮着在等自己。

    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看到屋里的烛光,他的嘴角微微一笑一闪而过。

    容衔一进屋就看见床上的女人并没有因为昨天的事情而影响到自己,看来自己是白担心她了,只见她坐在床上和小丫头没规没矩的在床上哈哈大笑,笑容是那样明媚动人。

    可是那样的笑容却让自己心烦意乱,那个女人有多久没有对自己笑了。见到自己要么就是泪流满面要么就是苦着一张脸。

    这会儿倒好对着床上不知趣的小丫头笑的极为开心。

    小丫头一抬头就看了自己的爹爹站在屋里。

    刚才的笑容瞬间改变神色紧张的诺诺的喊了声:“爹爹。”

    容衔想起了这个小丫头以前每天可是开开心心的喊着爹爹。

    如今倒好感觉自己是一只会吃人的老虎一样,一看见他就会吓成这个样子。

    姬茶茶转过身,正看见容衔站在自己的身后,刚才那样不雅的举动怕是又被他看了去,也不知道一会儿他又怎么会训斥自己。

    容衔走上前去,抱了抱容雪儿。

    容雪儿在他的怀里一动也不动的,僵硬的很。

    看着姬茶茶脸上的表情一会儿就像自己有多不待见似的。

    转眼他眼里冒出了寒光,姬茶茶看着他变化莫测的表情,赶紧穿上鞋整理好衣服下床规规矩矩的给她行礼。

    他喊道:“碧荷。”

    碧荷一听到侯爷的声音,正在准备洗澡水的她立刻从后侧出来。

    一走到姨娘的房间,就感觉到冰天雪地的寒冷。

    她跪在地上想容衔请安。

    容衔看都没看她一眼,说道:“把小郡主抱出去,我要和你门的姨娘说话。”

    碧荷接过了容雪儿,小丫头很不乐意的离开了娘的房间,伸出了手抱向碧荷。

    碧荷一接过小丫头,就像看到要吃人的东西一样,飞快了跑了出去。

    不过她有些担心姬茶茶。

    想了想在侯爷面前连自己都保护不好了,哪还有什么能力去担心姬姨娘呀。

    看着姬茶茶眉头紧缩,对自己没有好脸色

    自己对她还是自己了反应。真是该死他在心底暗骂自己。

    容衔重重的砸了一下床铺,该死的有多久了,自从上次对她用强之后,再也和她没那个啥了,在一个总感觉自己那么喜欢凌元尔,感觉跟她在一起总觉得对不她。

    自从和凌元尔恩爱了之后,就算想来看她也是借孩子之手来看看,并没有对她行男女之事,可是最近几天不知道怎么了,楼上看山,城头看雪,灯前看月,舟中看霞,月下看美人,另是一番情趣,不知道是不是那天在月光下看她别有一番情趣。

    容衔见她站在自己面前,低着头,一副对自己要理不理的样子。

    容衔眼色阴沉的说道:“怎么这么不愿意见到我?就你这乡下的女人抬你做妾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

    没想你竟然这么不上台面。

    容衔并不想说这些话的,可是看到姬茶茶这副不待见的样子就来气。

    他眼中深刻入骨的恨气让姬茶茶的目光一瞬深邃,下巴被他强迫性的捏住,迫使她抬头看向容衔。

    姬茶茶被他捏的疼痛,想要挣脱,可是自己的力气哪有他的力气大。

    不用想这么痛,肯定过一会儿就淤青了。

    容衔看她狼狈,狞笑一下,松手一推,姬茶茶往后退了一大步。

    她抬起头,盯着面前的那个人,蹙着的眉下双眸中闪过无数复杂神色,半晌后,这次吗,没有哭泣,她不悲不喜道:“从一开始我就错了,我不应该把你从山上就回来,更不应该嫁给你,最不应该的是跟你北上。”

    原本我以为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没想你竟然跟你的夫人是一丘之貉。

    人面兽心。

    声音极轻却极清晰,不悲不喜,带着一种蔑视的语气。

    “你找死!”容衔听到姬茶茶辱骂凌元尔,那样的温柔大度大度的女人,怎么可能是她这样的人可以辱骂的。

    他扬起高高的手掌,可是在举起来的瞬间,看见这个女人一副视死若归的样子,怎么也下不去手。

    容衔听着姬茶茶那话极为简单明了,却让他心痛难耐。

    姬茶茶本以为容衔会打自己,没想到没有听到啪的一声,只听见嘶的一声,衣服破碎的声音。

    还没有反应过来,容衔就把姬茶茶推到了床上,姬茶茶睁开眼睛轻蔑的一笑:“堂堂侯爷就只会对女人用强吗?”

    容衔此时被姬茶茶刺激的恼怒成羞。

    他讥讽性的说了一声:“姬姨娘不要以为你这样刺激我,我就会放过你。”

    他说着话手上的动作却没有落下,三五两下姬茶茶的身上的衣服成了破布。

    姬茶茶今天也会像上一次一样,逃不过了。

    既然逃不过那还不如舒舒服服的承受着。

    她眸一沉,嘴一勾,使出全力将他一推,然后翻转了姿势直接吻上了他唇……。

    容衔腰被她搂住嘴被贴住他有一瞬间的错愕。

    想到这是第一次姬茶茶在这方面有些主动,面上不喜,但是心里却有一丝丝的高兴。

    她笨拙的却又凶猛的堵着他的嘴,上身狠狠压在他的身上,双手张开压着他的胳膊与他十指相扣,下-身则是不顾羞耻的碾压着他最敏感的部位……。

    青丝凌乱,姬茶茶想到在不要像上一次那样痛,还不如主权在自己的手里比较好。

    在青丝遮掩下,表情极为不自然,她紧闭的双眸,也一直在颤动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