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扑倒侯爷

    青丝凌乱,姬茶茶想到在不要像上一次那样痛,还不如主权在自己的手里比较好。

    在青丝遮掩下,表情极为不自然,她紧闭的双眸,也一直在颤动着。

    温热柔嫩的双唇在吮咬着自己的唇让他头晕目眩,全身赤luo的骑在自己的腰间让他意乱神迷,浑身绷紧可体内热流却像是炸开了般乱涌着,恣意又疯狂,让人颤栗,又迅速沉沦。

    很快容衔便主导了属于男人的权力,他听着耳畔女人清晰又勾人的喘声,一个羞恼,眼睛一睁,然后腰部一拧一个翻身反将身上的人压下。铺天盖地的亲吻落了下去,姬茶茶的神智瞬间就被他炽热的*淹没了。

    容衔他的身材健壮,肩膀宽阔强健有力,因为是武将,小腹上的肌肉也是一块一块的,沟壑纵横。

    姬茶茶算起来身材也很高挑,可是被他抱在怀里也显得娇小,姬茶茶睁开弥蒙的眼睛看着他这个男人一直都都是自己从小的理想,所想不爱就不爱了,哪有那么简单。容衔感觉到姬茶茶的失神抬起头狠狠的在她嘴上一咬,姬茶茶发出痛呼声,“专心点”。

    姬茶茶被他折腾的气喘吁吁,身子早已瘫软如泥,可是他骤然闯入,还是有些不适。容衔一双大手继续撩罢姬茶茶被他挑逗的意乱情迷,眼神迷离,脸色绯红,连神智都有些迷迷糊糊的。

    屋内攻城掠地,窗外夜风沁凉,室内却是春意融融,被子不知被丢在了何处,姬茶茶仰躺在床边,头发有一半从床榻上流泄而下。

    最后安姬茶茶累的昏睡了过去,不知容衔他是什么时候结束的,想必身子上的清爽也是他给清理的。

    这个男人每天都有凌元尔的陪伴怎么还跟到几天没吃上肉一样。

    第二天天阳都晒屁股了,姬茶茶才从chuang上醒了过来,全身的酸痛青一块的紫一块。

    她有些恼怒,还好夫人没有让自己去请安,要是这要是去请安,起来的这么晚准备夫人找茬。

    姬茶茶动了一下,感觉到全身都在叫嚷着疼痛。

    碧荷走进屋来,看见姬茶茶醒了过来,意见姬姨娘身上的痕迹斑斑也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于她有一个未出阁的闺女来说,想起这些都觉得脸红。

    转眼间她淡定自若的来到了床前:“姨娘,侯爷早晨走的时候,要我把这盒药膏交给你。”

    姬茶茶接过了药膏,一看上面的名字,脸色通红。

    姬茶茶问道:“雪儿了?”

    碧荷回答道:“小郡主正在院子里扑蝴蝶了。”

    “姨娘许不需要我帮忙?”

    姬茶茶不管怎么说,这么私密的事情怎么好意思让碧荷来帮忙。

    她摇了摇头。

    碧荷又说道:“姨娘,好有个好消息,我要告诉你。”

    姬茶茶抬头看向碧荷见她兴奋的样子。

    姬茶茶的被她的笑容感染了,“说来听听,什么好消息,值得我们的碧荷这么高兴。”

    碧荷嘴巴一张一合的说道:“今天侯爷让我转告姨娘,以后可以进书房?”

    姬茶茶说道:“不就进书房吗?这有什么可高兴的?”

    碧荷说道:“姨娘,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在这个候府之中,侯爷的书房可是重重之中之地,连夫人都不让进了,你可是特例哦?”

    姬茶茶一听神采飞扬,很是激动的问道:“真的?”

    碧荷重重的点了点头,当然是真的,侯爷一向不让别人进她的书房,进算进去了,也只停留一会儿。

    姨娘而且书房里有很多书,侯爷准许你进去,那么到时候你就可以看书了。

    姬茶茶失落的说道:“可是我认识字呀!”

    碧荷说道:“不要紧,姨娘有些书,上面没有字迹,只有图画,姨娘到时候可以看那些书。”

    姬茶茶惊讶的说道:“碧荷你怎么知道那么多?”

    碧荷说道:“在我小的时候,我们家家里条件还是可以的,我爹爹会教我读书人字。”

    可是后来……。

    姬茶茶知道碧荷想起了伤心事情,拍了拍碧荷的手说道:“碧荷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碧荷点了点头。

    姬茶茶吩咐碧到碧荷去院子照看雪儿。

    碧荷出去了之后,姬茶茶小心翼翼的从被窝了爬了起来,在身上抹了药膏。清清凉凉的感觉顿时让她感觉好了不少。

    迅速的穿好衣服之后,就见容雪儿飞奔进来,看到娘起床了。

    直接扑倒在她怀里,说道:“娘是一个大懒虫,比雪儿还起来的晚。”

    姬茶茶蹲下身子刮了一下小丫头的鼻子,说道:“我们雪儿是个勤快的乖宝宝。”

    碧荷走了进来,手上拿了一个瓶子。

    姬茶茶问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容雪儿说道:“娘,我是我刚在在院子里扑的蝴蝶,我让碧姨姨那瓶子装起来。”

    姬茶茶脸色一沉,说道:“雪儿,你赶紧把这些蝴蝶放了。”

    小丫头嘟着嘴,把头偏向一边。

    姬茶茶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容雪儿,大声说道:“雪是是不是不听话了?”

    容雪儿被姬茶茶一下子给说哭了。

    碧荷赶紧跪下说道:“姨娘请你别怪小郡主,这一切都是奴婢的注意。”

    “碧荷你起来,不关你的事情,我的女儿我自己知道。”

    姬茶茶看向容雪儿语气不善的吼道:“雪儿,你给我闭嘴,要是再不闭嘴以后不要再跟娘一起睡了。”

    小丫头一被立刻就停止了哭声。

    姬茶茶蹲下身子跟到容雪儿平视耐心的对她说道:“娘不是故意要骂雪儿的。”

    娘一直都知道一到这个季节你就和你喜欢蝴蝶蜻蜓之类的小昆虫,娘不是不让你玩,可是玩也要有个度,你看天上飞的那些小昆虫都是有生命的,雪儿不要把他们弄死了。

    装在瓶子里它们就是失去了自由,会死掉的?

    容雪儿问道:“为什么装在瓶子里它们就会死掉呀!”

    姬茶茶说道:“因为天空就是它们的家,离开了家被关在这么小的瓶子,它们就慢慢的死掉了。

    容雪儿点了点头,“娘,是不是就跟到雪儿的家一样。”

    姬茶茶点了点头。

    容雪儿说道:“娘,雪儿长大了,以后再也不去抓蜻蜓和蝴蝶了。”

    姬茶茶笑呵呵的摸了摸她的头。

    她转过身对着碧荷说道:“碧姨姨,你带着雪儿一起把这些蝴蝶都放了吧?”

    姬茶茶看着两个人带说装有瓶子里的蝴蝶,就好像看到了自己一样,被关在这高门内,失去了原有的颜色,不知道何事自己也能像那些蝴蝶一样展翅飞向属于自己的天空。

    姬茶茶现在也有月例了,作为侯府的妾月例自然要比夫人少的多,发下来的月例到手的也就只有那么几两银子。

    不过银子再少她都会存起来,等多一点好奇回乡下给娘补贴家用。

    其实姬茶茶并不知道,她的月例算下来最少都有几十两银子,只是被侯府的管家给扣押了而已。只给她发放了一点。

    容衔这个人在朝堂上是精明的数一数二的人,可是管理这后院他都不插手,全都不都交给他凌元尔也比较信任她。

    吃了午饭,走出了院子,五月的天,天空总是澄澈透明,纤尘不染;五月的原野,广阔饱满,青翠欲滴,浓碧芬芳;树木葱茏蓊郁,绿意盎然;野花草坪,鲜艳绚丽。真切温润的五月,欢乐的情怀洋溢在人们的脸上……在人们的眼中,尽是俯首即拾。风儿染绿了视线,香气跑遍了某一个角落。陶醉之余。

    今天有时一个好天气,阳光透过淡薄的云层,照耀着白茫茫的大地,反射出银色的光芒,耀得人眼睛发花。

    中午闲的没事干的时候,她把碧荷叫了过来,叫她帮忙一起在两颗石榴树之间搭上一个秋千。

    碧荷找来了一根绳子和一块木板,就这样简单了做好了秋千。

    姬茶茶坐在秋千上让碧荷在后面小心翼翼的推着,小丫头在院子里疯跑。最近的太阳不是很毒,阳光照射下来即明媚又温和,照在身上舒服极了。姬茶茶在秋千上里晒着太阳,四周寂静,风吹鸟语,隐约有孩童声响,一微风轻轻的吹在了脸上,就好像在终南庄一样,可是她知道,这里并不是终南山。甚至她也在慢慢的变了,以前那个胆小唯唯诺诺的姬茶茶也在发生着变化。

    既来之则安之,这几天没有夫人可以的找茬,生活的也挺安逸。

    到了晌午容衔回来了,吩咐了侍卫去叫姬茶茶。

    味呈杂的姬茶茶跟在侍卫的身后,进了书房,书案后的容衔抬眸见了她有一刹的失神随即变得有些尴尬他轻咳一声做掩饰然后招手让她上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