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表面不一

    到了晌午容衔回来了,吩咐了侍卫去叫姬茶茶。

    味呈杂的姬茶茶跟在侍卫的身后,进了书房,书案后的容衔抬眸见了她有一刹的失神随即变得有些尴尬他轻咳一声做掩饰然后招手让她上来。

    姬茶茶神色紧张的慢吞吞的走到了容衔的身边,她不知道容衔把自己叫进书房做什么?好像事情没有碧荷说的那么简单,只是来书房看看书而已,她不知容衔此番意欲何为不过很快她就知道了!

    容衔略嫌粗暴的说道:“你慢吞吞的干什么?难不成我会吃了你?在这书房我可没你那么想的那么bt,姬茶茶嘴巴一憋,“真是自以为是,”容衔将魔研往她手里一塞:“磨墨!”就这么简短的两个字还说的又硬又臭就好像自己欠了他什么似得。

    姬茶茶哪里磨过磨,她拿起石研,去不知道怎么用。

    容衔看了姬茶茶一眼眼神鄙夷说道:“真笨,”他粗糙的大手握上了姬茶茶柔嫩的小手在磨盒里一圈又一圈的化着。

    姬茶茶紧张的心跳的碰碰作响,也不知道离他这么近,不知道他能不能听得见自己的声音。

    姬茶茶的手被容衔握着,可是她自己却看像了容衔拿坚毅的脸庞,容衔感觉到一股燥热的眼光。

    他抬起头看像姬茶茶嘴角微微一笑,我脸上有什么吗?突然间容衔站了起来温热的嘴唇挨在了她的耳边,“看得这样的失神,是不是深深的被我的魅力吸引住了?”

    姬茶茶被容衔突然的举动吓的不知所措,脸上一阵燥热。

    这男人真是太自信了,要是还是那会儿的容衔肯定只要他招一招手,自己肯定是他忠实的粉丝了。

    姬茶茶看着容衔的字,觉得跟他的人一样坚硬,要是请他代自己给娘写封信那就好了,看了看他的脸,想想还是算了,现在他不容以前的容容,算了还是回去找碧荷写吧!

    容衔翻开了在桌子上上的文案,打开一看,气的一巴掌拍像桌子,桌子的上的东西瞬间飞了起来,魔研里的毛笔飞到了桌案上,桌子的的几本书被墨汁染黑了,姬茶茶被吓了一大跳,手里的魔研瞬间掉落在地上。

    容衔转过头去看姬茶茶,这一瞧心里顿时不高兴了起来该死的!“你怎么这么笨手笨脚的?”

    姬茶茶被骂的莫名其妙,明明是他喜怒无常吓到自己了才把手里的磨研给掉在了地上了。

    这下竟然怪起了自己,姬茶茶小声的嘀咕道:“真是不讲理,明明都怪你自己竟然还怪我来了。”

    容衔看了姬茶茶一眼,这丫头倒是没有以前遇事那么爱哭了。

    自己倒是有几分欣赏了。

    他居下临上的把姬茶茶从头到脚打量了个变,来到侯府好吃好喝的供应着,怎么还是瘦瘦的,晚上睡在一起都咯人了容衔一副嫌弃的表情。

    “色狼,竟然都想谢什么呀?”但是她的内心是从中听出了一丝关心刹那间暖意带着水气一并浮上她赶紧眨了几下眼后笑着道:“刚开始的时候,伙食还好一些,可是自从夫人怀了孕之后,每顿就是白菜萝卜顿豆腐,能涨到哪里。”

    容衔一阵脸色阴沉一阵震怒,厨房的人就是这么亏待侯爷的女人嘛?

    姬茶茶说道:“侯爷,你也别怪厨房的人,大门都是听夫人的》”

    夫人说在开支上面一切都要节俭,厨房的人也是听夫人的吩咐才这样做的。

    容衔说道:“这件事情我会给夫人说的!”

    姬茶茶听到这句话,她怎么都没没有想到容衔会为了自己在吃的上面,去得罪夫人。

    心里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容衔说道:“这会儿也没有什么事情,那边有书架,你去找几本野史看看。”

    他知道姬茶茶不会认字。

    “放心野史上面都有图画,你就看图画吧!”

    等以后有空了我会教你人字。

    姬茶茶惊讶的嘴巴张的大大的,她竟然都没有想到一向高傲的容衔会教自己认字。

    容衔说道:“难道你不喜欢认字?”

    姬茶茶连忙摇了摇头。

    容衔低下头,一闪而过的的笑,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跟姬茶茶在一起原比跟凌元尔在一起的笑容要多得多。

    姬茶茶白天被叫去书房侍候容衔的事情很快的被传到了凌元尔的耳朵里。

    凌元尔气把端上的饭菜全部掀翻到了地上。

    管事麽麽在一旁说道:“夫人,何必和那个贱丫头一般见识?”

    “我有办法。”

    管事麽麽悄悄的在凌元尔的耳边说道。

    凌元尔称赞道:“麽麽好办法。”

    这样的话也不用借我们的手。

    到时候侯爷怀疑起来最多以为是对他弹劾的人。

    毕竟侯爷的敌人也有很多嘛。

    “你让人回去给母亲传个话吧,管事麽麽说道。”

    “是!”管事麽麽自是应下。

    见惯了父母的恩爱,她自己一旦找到自己的心,是绝对不可以和别的女人来分享的。

    何况还是容衔的救命恩人,他对那个女人连他自己都有种说不清楚的感情。

    早点解决了免的夜长梦多。

    等容衔过来的时候,就发现凌元尔对自己的态度极为殷勤,又是丰茶,又是宽衣的。比平时对他还要好很多。

    容衔也觉得特别的奇怪,握住了凌元尔的手说道:“夫人,这些事情就让丫鬟做好了。”

    你干嘛亲自动手。

    凌元尔作为京城中的贵女,亲自为容衔做这些。心里突然就觉得一暖,就好像夫妻之间应该有的种相濡以沫。

    以前姬茶茶也会亲自为自己做些。

    从明白凌元尔的心意之后,他好久都没有注意姬茶茶的举动了。

    去她哪儿就是怕引起凌元尔的不满,那几天自己格外的想她忍不住的去看了看她。

    这会儿看到夫人这样委屈求全的为自己做这些,容衔心里顿时有些后悔,感觉背叛了她一样。

    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凌元尔也会如此殷殷切切的,亲手为他打理一切,可是那几年等到的都是冷冰冰的一切。如今没想到愿望实现了。

    凌元尔说道:“我们是夫妻以后就让我亲自伺候你吧!|

    容衔摇了摇头,“京中闺女,哪能做做些。”

    何况你现在还怀着孕了。

    容衔拉住她的手,将人拉到自己身边坐下。

    凌元尔羞涩的一笑,“侯爷吃饭了吗?”

    容衔点了点头,刚才在书房吃过了。

    凌元而一听到吃过了不用想也是跟姬姨娘吃的。

    此刻她心里那股火气,就像火球一样在胸膛里乱滚怒火燃烧着她的心,她的喉咙,她的全身。

    脸上有一种奇怪的笑,很勉强,容衔问道怎么了?

    凌元尔立刻把怒气压了下去,摇了摇头没事。

    容衔对着凌元尔说道:“夫人怀孕了,应该多吃一些好的,开支就不要再减了。”

    两位姨娘哪里也一样平等的对待。

    凌元尔看到容衔说这句话,心里的火到处乱跑,指甲深深的陷入了肉里,身体上的疼痛也比不过心里的痛。

    她抬起头对着容衔微微一笑,“既然侯爷就这样吩咐下去,我就照你这样做吧!”

    不用想也只知道是那个女人在容衔耳旁说了什么话,越是这样那个女人越是容不得。

    容衔转向一旁软榻上,“这是你绣的衣服?”容衔看到软榻上边的绣筐,拿出已经修好的衣服,衣服上秀着小老虎,看起来虎头虎脑的。

    凌元尔点了点头。

    容衔拿了拿手里上好锦布说道:“换季了,各位姨娘哪里也应该添衣服了。”

    就把库房里多余的布拿去送给两位姨娘吧。

    凌元尔低着头,就在这里不到四十分钟竟然几次都提到了凌元尔。

    凌元尔只能压制心中妒忌的火焰,眼中的不自然来。

    她抬起头来说道:“侯爷真是重情重义。”

    不一会儿,管事麽麽就把库房里的布匹拿了出来,管事嬷嬷笑道:“姬姨娘身材高挑,皮肤白希,底子也好,像这几匹粉色,黄色,蓝色都极衬肤色的!”

    容衔点了点头。

    管事麽麽又说道:“剩余的这几匹布,就拿去送给辛姨娘吧!”

    管事麽麽今天也看出来,容衔是存心姬茶茶而来的。

    自然要给她选好的。

    容衔说道:“夫人,你也让管事麽麽在添几件衣服了。”

    凌元尔客气的说道:“侯爷,臣妾已经有很多衣服了,就没有必要再添加了。”

    而且侯府的每年的开支也不少呀。

    他知道凌元尔就比较会持家,自己等了这么多年也没有白等。

    管事麽麽整理好了布匹之后立刻就派小厮送去了凌原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