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刺客

    而且侯府的每年的开支也不少呀。

    他知道凌元尔就比较会持家,自己等了这么多年也没有白等。

    管事麽麽整理好了布匹之后立刻就派小厮送去了凌原阁。

    夜幕悄临管事麽麽知道夫人还没有用餐,便吩咐了人去厨房端上来一些膳食,夫人从下午到现在都还没有用饭原本是打算等容衔一起吃的,没想到侯爷竟然叫了那个女人去书房,夫人气的连饭都没吃,这会儿好不容易两个人相处愉快,夫人总算总吃上几口热饭了,容衔拉着凌元尔的手笑道:“我听麽麽说你从下午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吃饭,你现在可是一张口两人吃,多吃些可别饿了我们小世子。”

    凌元尔竟然掉几滴眼泪嗔道:“侯爷,臣妾还不是为了等你呀!”

    容衔说道:“夫人对不起了,我应该早点过来。”

    容衔举起大手轻轻的替凌元尔擦式掉了脸上的眼泪。

    接过凌元尔手里的勺子,吆了一勺子红豆粥吹了又吹给凌元尔喂下。

    凌元尔一惊,“侯爷,这怎么可以,你可是高高在上的侯爷,怎么可以给一个女子喂饭,这样成合体统?”

    容衔微微的一皱眉,心里想到要是给那个女人喂饭,绝对是高兴的两眼冒金花。

    可是怎么到了这儿,就成了这样了。

    容衔脸色有些不好的说道:“我堂堂一个侯爷,给自己心爱的女人喂饭怎么了?谁敢议论纷纷,我就杀她的头。”

    凌元尔听容衔这样一说,战战兢兢的,示意了管事麽麽到门口站着,免得被外人看见了会说闲话。

    容衔的心里堵堵的。凌元尔这顿饭吃的也不怎么舒服。

    吃完了饭,容衔抱起凌元尔坐在软榻上,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凌元尔问道:“侯爷,你就那么想要一个男孩子嘛?”

    容衔重重的点了点头,自古以来男子传宗接代那是自然,女儿就相当于是别人家的。

    “我想当想要你为我生一个小世了,语气十分肯定。”

    容衔见凌元尔半天没有答话,低下头一看她闷闷不乐的。

    容衔问道:“夫人,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凌元尔神色凝重的回道:“侯爷你就那么肯定是一个小世子,要是是个小郡主怎么办?”

    容衔反握紧她的手道:“只要是你生的不管是郡主还是世子我都会喜欢”,这可能就是爱屋及乌吧!有了新人忘了旧人,旧人不及新人美,新人不及旧人悲就是这个道理吧!只是可惜了生了郡主,没有小世子,就不能继承爵位了,我都快三十的人了当然希望我明媒正娶的夫人,能为我生下一个小世子,如果是小郡主也行,夫人为我多生几个总有一个是小世子吧!”

    就算是其她的女人为我生了孩子,哪能我夫人的孩子比,而且我以前都对夫人说过不会在让姨娘怀孕了。

    明天我再让太医过来诊脉,看看是男还是女。

    凌元尔按住了容衔的手,她摇了摇头,侯爷还是算了吧!一切就让他顺其自然。

    容衔见凌元尔这么说,也只好点了点头。

    凌元尔自从听了容衔的话之后,总担心肚子是一个女孩子,时间一长,她就慢慢的变得精神紧绷,喜怒无常了。

    每一个月总要到庙里祭拜一番,心里才会踏实些。

    陵源阁内,碧荷伺候了姬茶茶洗完澡之后,哄着了容雪儿,看看时间还是太早,也没有那么容易睡着,姬茶茶就谁手拿起今天西苑那边送过来的金帛,挑选了一匹。

    碧荷问道:“姨娘,这么晚了还不打算睡觉嘛?”

    姬茶茶摇了摇头,说道:“碧荷如果你困了,你就先去睡吧!这个时辰我也睡不着,准备秀点儿东西,打发下时间。”

    碧荷说道:“主子都不休息,哪有做奴才的先休息的?”

    既然主子睡不着,我就陪主子一起。

    “姨娘,你准备秀点儿什么?”

    姬茶茶仔细一想,晚上的伙食变得好了,肯定是容衔去西苑哪里说了的。送来上等的金帛想必也是经过他受益的吧!

    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自然要给他一点补偿才能说得过去了。

    本来上次他替自己解了围,就应该感谢他的,可是一直都没有机会,刚好现在可以蹭这个机会。

    姬茶茶找了一块上好的金布,打算给容衔做一双鞋子,他脚上穿的鞋子,想必都是从别人哪儿买来的,针线哪有自己亲手做的仔细。

    她知道容衔的脚有多长多大,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对他的也算有个了解,可是如今却好像一点都不了解了。

    她拿了一块写的鞋子的模型,比划了又比划。

    碧荷抬头一看,惊讶的问道:“姨娘,你的脚没有那么大呀?怎么绣这么长的鞋子。”

    姬茶茶嫣然一笑“这当然不是我穿的了,是给你的老爷做的。”

    这是上好的金帛,像下乡下穿的鞋子是用棉布做得成的容易出汗,这样的金帛做鞋子没穿在脚上又透气又容易散汗。

    虽说侯爷也用不到我做鞋子,但是我就是想做起送给他。

    碧荷说道:“姨娘你这么有心,想必侯爷一定会喜欢的。”

    说道喜欢,姬茶茶有一时的失神,如今有夫人全全打理了,自己做的东西他还会喜欢吗?

    想到以前每次做的新东西送给他,他一定开心的手舞足蹈的。

    “嘶!”失神之下,手里的绣针猛地戳进了食指指腹,顿时白希的手指上就冒出了一颗红色的血珠,她下意识的就把手放进了嘴里。

    “姨娘?”碧荷忙站起身,心里想着说手指不干净怎么能放进嘴里呢?想着,面上也带了几分不赞同出来。

    只是皱了皱眉的说道:“姨娘,疼不疼。”

    姬茶茶有些尴尬的笑笑,摇了摇头,在农村受点小伤,直接放进嘴里一吸就不会疼了,而且血也止住了,哪里有那么多的讲究呀。

    碧荷说道:“奴婢去拿药膏!”又取了药膏给她抹上。”

    她微微皱眉说道:“姨娘我说句不该说的话,如今生活在了侯府一举一动你都要时刻注意,免得被人抓住了把柄说哦我们闲话。”

    姬茶茶点了点头,她知道碧荷是为了她好。也就没有反驳。

    生活在这里,就算这点小事,也是极其讲究的。

    以后自己还是的注意呀。

    夜半十分天上就下起雨来了,姬茶茶听见外边滴滴答答的下着雨,她放下了手中的线,喊道:“碧荷。”

    “外边下雨了?”姬茶茶问。

    “可不是。”碧荷回道。

    姬茶茶爬起来走到窗户边把那儿的窗户给支了起来,一股带着水汽的凉风便顺着窗户吹了进来。风吹得呼呼作响,雨淅淅沥沥的。院子里花花草草被雨水打湿却是精神抖擞起来,往日沾了尘土的绿叶被洗刷一新,叶片几乎带着光。

    碧荷说道:“姨娘,今天的雨这风吹得好些古怪。”

    这才几月下,就像进了夏天一样。

    “姨娘还是把窗户关上吧免得生病了!”碧荷忍不住叮嘱了一句。

    姬茶茶说道:“身子哪有那么的娇弱呀!哪有那么容易生病。”

    从南下到北上就那一次,而且我好久都没有看见下雨了。

    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我的心情格外的好,就像被洗刷了一遍一样。

    碧荷见姬茶茶这样说也就不好在说什么了?

    姬茶茶说道:“碧荷你要是困了的话,你先去睡吧!”

    碧荷也感觉到这会儿确实有些乏了。

    她疲惫的说道:“那姨娘,我先去休息了,有什么事情喊我一声就好。”

    姬茶茶点了点头。

    姬茶茶刚送走了碧荷,转过头来看,就看见一个黑衣人从窗户翻了进来。

    姬茶茶被吓得三魂七魄去了一半。

    眼睛睁的大大的,静静的把那个黑衣人瞅着。

    吓得她都忘了尖叫。

    他全身包裹在黑衣黑巾中只露出一对森冷的眼睛手中还提了把锃亮的刀明晃晃的刀身映出姬茶茶苍白的脸色。

    姬茶茶愣了一会儿,反映了过来,大叫一声,“你……你是……是什么人?”姬茶茶勉强问出声她几乎能听见牙齿在嘴里打颤的声音,这侯府的每一座园门前都有人把守,他是怎么进来的?

    黑衣人yin笑一声,“没想到容衔的小妾竟然会这么漂亮,难怪有人花钱会来取你的性命,原来是你挡住了人家的路。”

    每说一句黑衣人就逼进一步姬茶茶就退后一步一直退到墙根背紧紧地贴着墙壁往后缩。

    碧荷听见姬茶茶的叫声,连忙从侧屋跑了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