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在遥远的北方

    自从大周建都以来,定都宁夏一代,在遥远的北方,因为君主的昏庸已经民不聊生,整个朝野都掌握在一代战神侯爷的手中容衔手中,朝野上下都由他把持朝政,可是大周的君主也听而人之。

    如今的局势已经是动荡不安,江河破碎,生灵涂炭,老百姓真是恨透了此人。而北方的战神只需要杀掉南方的侯爷,这所谓的君主也是个废物,便可一统天下。

    刚进入十一月,北方的京城就下起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鹅毛般的大雪下了三天三夜,整个京城夜晚就如白天一样灯火通明。

    整个京城都笼罩在一片银装中。

    等这场雪一停,京城中的各户的下人都已经开启了自家大门,清扫门前的白雪。就在这时一辆马车行驶而来,所有的下人都毕恭毕敬的低头喊道侯爷。

    只见这男人冷若冰霜,之都不支吾一声,巡视了一下周,便开脚步走了进去。

    这家的男主子可是权倾朝野之人,虽说在外界来说是心狠手辣,可是对于府类的人,还是挺慈祥的。

    这王府中只有一妻一妾,容凌氏娇娇柔柔的躺在软榻上,身后丫头给她打着扇子,乌黑如泉的长发在雪白的指间滑动,一络络的盘成发髻,玉钗松松簪起,再插上一枝金步摇,长长的珠饰颤颤垂下,在鬓间摇曳,眉不描而黛,肤无需敷粉便白腻如脂,唇绛一抿,嫣如丹果,珊瑚链与红玉镯在腕间比划着,最后绯红的珠链戴上皓腕,白的如雪,红的如火,慑人目的鲜艳,明黄色的罗裙着身,翠色的丝带腰间一系,顿显那袅娜的身段,镜前徘徊,万种风情尽生。一身冰肌雪骨,就是女人见了也为之心动。

    这也是为什么这位侯爷,为何钟情于她的原因,府类的姬妾少之又少。

    只可惜这对郎才女貌,郎有情,妾无意。

    这位女主人一直都喜欢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裴召恒裴将军。因此嫌弃这位侯爷,身材高大,五大三粗的,又是武将出身,哪里比得过自己的青梅竹马是一个真实的文人。

    容衔是武将,身体的*比起其他男人要剧烈得多,平日在军营或者战场,却没有泄火的机会。好不容易娶了一个凌元尔,人家看不上他。一年到头,一年同房的次数大约只有十几次,后来也是为了发泄yu望,才呐了一位妾氏。

    不过这容衔也是一个情种,钟情于凌元尔,不管是不是冷脸贴冷屁股反正样样都照做了。

    何况这样美的女子可是当初切切实实的强抢过来的,如今这样的情况,就算相敬如宾自己也得受着。

    再过几天他就要南下,临走之际去看了凌元尔一眼,她还是那样冷冰冰的,对自己要理不理的样子。

    容衔靠口说道:“王妃,再过几天我就要南下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临走的时候来看看你。”

    容衔原本以为凌元尔会关心自己,没想到那女子眉头都不皱一下。

    容衔只好轻轻的关上了房门,忘了望天空,这里的天空是否和南方的天空一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