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她也会为别人伤心吗?

    黑衣人yin笑一声,“没想到容衔的小妾竟然会这么漂亮,难怪有人花钱会来取你的性命,原来是你挡住了人家的路。”

    每说一句黑衣人就逼进一步姬茶茶就退后一步一直退到墙根背紧紧地贴着墙壁往后缩。

    碧荷听见姬茶茶的叫声,连忙从侧屋跑了出来。

    一看见黑衣人,碧荷眼睛睁的很圆,叫声传遍了整个夜空,震耳欲聋的,叫人毛骨悚然。

    黑人大约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似小小的丫头,竟然有这么大的暴发力。

    他揉揉了揉耳朵,语气阴森森的说道:“你再叫,我连你也杀,叫你死无全尸。”

    你……你……你是……是谁派来的?”碧荷将姬茶茶护在身后结结巴巴地问道。

    接着她又说道:“要是你杀了姬姨娘,反正我也是活不了的,到时候你给我留个全尸,侯爷不一定会给我留个全尸。”

    黑衣人冷笑了一下道:“既然这样我还就连你们两个都杀了算了去死吧!”说完就抡起刀砍过去手无寸铁的二人大叫着闪躲饶是她们躲的快,刀锋也割破了她们两的衣裳吓得两个人大叫不止这么大的喊叫声竟然没有被院内的侍卫发现。

    姬茶茶对着黑衣人说道:“慢着,既然你的主子要是杀的人是我,那何必牵连无辜。”

    “要杀,你就杀我吧!不要杀碧荷。”

    “碧荷不是你的目标,你放她走。”

    碧荷瑟瑟发抖的说道:“姨娘,我不走,要死一起死。”

    姬茶茶听到碧荷这么说,心里一阵感动,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碧荷一个没身份没地位的人竟然甘愿为她赴死,她怎么舍得白白的葬送掉一条人命。

    姬茶茶像碧荷眨了眨眼睛。

    碧荷明白了。

    黑衣人阴冷的一笑,就凭你一个深闺宅妇,竟然想和我斗,你们还是嫩了点。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注意嘛?

    你明明就是想把碧荷支走,好去搬救兵。

    姬茶茶没想到她的阴谋诡计竟然被人识破了。

    但是她不能眼睁睁的送死。

    容雪儿也被屋里的吵闹声给惊醒了,她爬了起来,揉了揉眼睛,看见了屋里的陌生人。

    问道:“娘,他是谁,穿成那样子是不是来做客的。”

    她看像床上的容雪儿,心脏‘卟通卟通’地急剧跳动着,血液如出闸的猛虎一样到处肆虐乱撞着,她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背部的每一根汗毛直立挺起不断的瑟瑟抖。

    她赶紧捂住了容雪儿的嘴巴。

    容雪儿看见了姬茶茶眼里的害怕,她知道了面前的这个黑衣人是坏人会欺负人。

    黑衣人没想到这屋里还有一个小人儿,他哈哈一笑,得来全不会功夫,刚好一并解决了。

    此时正在床上熟睡的容衔和凌元尔,突然听见外面的侍卫说道:“侯爷,侯爷。”

    容衔翻身爬起露出了精壮的半截身子。

    他脸色阴沉的说道:“最好有重要的事情像我禀报,要不然我要你人头落地。”

    那侍卫说道:“侯爷,刚才我庭院内的其他侍卫说道,南苑那边发生异常的响动。”

    而且院内有个侍卫被人打晕。

    奴才想要调动院内的属下,但是没有你的指令,奴才不敢擅自行。

    容衔说道:“你现在门外等着。”

    听到最后凌元尔忽有一股难以为继的气闷感心里充满惶惶不安的气氛,想着也不知道爹爹派来的手下事成了没有。

    如果没有成应该怎么办?

    她故作镇定,抿嘴说道:“侯爷,你看外面的雨吓得这样大,侯爷还是不要外出了吧!”

    容衔一听见是南苑心里惶恐不安,总觉得不在姬茶茶哪里与看一下心里着实放心不下。

    他解开了凌元尔环住他腰身的手臂,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缓缓一吻,说道:“我去去就来。”

    临走的时候还不忘了凌元尔的安危吩咐了院中侍卫唠唠的看守,连一只苍蝇都不能放过。

    作为在战场厮杀过的人,这样的警觉性还是有的,当一听到侍卫的禀报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容衔带着一群人步伐迈的格外的大,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

    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自己去玩一点会让自己后悔。

    走在南苑门口的时候看见门口的侍卫竟然都死了。

    容衔一下就紧张了起来,走路的步子就像跑一样

    凌元尔把容雪儿抱下地让她站在自己的身后,她和碧荷只得把房里所有能扔能砸的东西不管三七二十一统统往黑衣人身上扔这一举动还真把黑衣人迫得手忙脚乱应接不暇。

    两人一边扔一边在心里祈祷快些有人进来救他们就在房里快没东西可扔的时候快要认命的时候。

    只听见砰地一声房门被踢开了,他们期待的救星终于出现了,容衔像大神一样从天而降,容衔看着房内的这一幕,肃杀之气渗漏,周身的寒冷连他身边的侍卫都害怕了。

    在容衔的一声令下,身边的侍卫直奔黑衣人而去。

    那黑衣人一看情况不对心生怯意顾不得杀人虚晃一招翻窗逃去,容衔留了下来,其余的侍卫都去追了。

    容衔一点都不担心想必那黑衣人插翅也难飞。

    果然那侍卫还是被侍卫给抓住了。

    他全身捆绑的被压到了同容衔面前。

    凌元尔在听到管事麽麽说道:“那刺客已经被府内的侍卫给逮住了。”

    凌元尔便吓的六神无主。

    她脸色苍白神色慌张,一时间觉得自己的肚子隐隐约约的做疼。

    管事麽麽说道:“夫人,不要惊慌,这个时候要是露出了马脚就在有难以翻身的机会。”

    听老奴一句劝,当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我们这时候就以探姬姨娘的情况去南苑看看,打探虚实。

    凌元尔握紧了管事麽麽的手说道:“就照你说的这样办?”

    凌元尔急冲冲的就往南苑走去,管事麽麽说道:“夫人,外面的下雨了的当心路滑,走慢一点。”

    管事麽麽打起竹伞,给凌元尔遮风避雨。

    一路上走得太快,裙摆占了好多的雨水。

    来到南苑的时候看见里面灯火通明。

    凌元尔的新扑通扑通的跳着。

    管事麽麽说道:“夫人,你一定要镇定。”

    凌元尔深呼了一口气,慢慢的走进了凌源阁。

    一走进门,就看那黑衣人跪在地上。满身的鲜血,看起来惨不忍睹。

    凌元尔闻见了这血腥味当场呕吐起来。

    容衔一看见凌元尔来了,赶紧走了过去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道:“你怎么来了?”

    凌元尔脸色苍白的说道:“我听麽麽说姬姨娘被刺客追杀,作为侯府的王妃我理应过来看看。”

    容衔登了管事麽麽一眼。

    凌元尔说道:“侯爷,不要责怪麽麽,是我自己想来看的。”

    “姬姨娘可还好,凌元尔问道。”

    姬茶茶说道:“多谢夫人关心,多亏侯爷来的及时来保住了我们三人的性命。”

    姬茶茶赶紧把凌元尔扶到了上方,自己站在一旁。

    他们两夫妻站在一起,

    姬茶茶看的有些碍眼,心里一阵不舒服。

    不过目前最重要的不是这些,她想知道谁要杀她?

    她来到侯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哪来的仇家,为何这人要来杀她?

    容衔坐在上房对凌元尔说道:“夫人要是你看不得这血腥的场面,还是让管事麽麽带你回去吧!”

    凌元尔坐在容衔的旁边摇了摇头。

    容衔脸色阴冷的对说黑衣人说道:“说,究竟是谁派你来的,为什么要杀姬姨娘?”

    黑衣人哈哈一笑似乎把生死看的并没有太重要了,他哈哈一笑:“我是不会出卖主人的,你要杀就杀吧!”

    容衔走下去狠狠的给了黑衣人一鞭子,顿时黑衣皮开肉烂,只见他抬起焖嗯一声。

    凌元尔这回是清晰了看清了黑衣人的面目,宏康,怎么会是宏康,爹爹怎么会派宏康来。

    她大脑已经失去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木头一般地站在那里不动,楞着两只眼睛发痴地看着前面的人。

    只见黑衣人抬头对着凌元尔一笑。

    好像还是以前那个柔柔弱弱的小姐,能死在小姐面前他也值了。

    这辈子也算是还了小姐的命,只可惜没有为小姐完成任务。

    他对她微微一笑,满口的献血,连牙齿都看不见了。

    容衔一把抓起宏康的头发阴狠的说道:“我在问你一遍,你说不说?”

    他哈哈大笑,这笑容就像从地狱爬出来一般。

    容衔又是一鞭子打了过去。

    管事麽麽紧紧的握住了凌元尔的手。

    凌元尔看着这一幕,想起这个侍卫从小到大跟在自己的身边,对自己忠心不二,她眼里的眼泪直流,悲伤极了,此刻她最想问,为什么是他来,不是别人。”

    前几日修剪过的指甲一下子扎进肉里硌的生疼然愈疼拳握的愈紧管事麽麽担心地看着夫人紧握的拳头及泛白的指节真怕她把自己弄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