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如凄如诉

    管事麽麽看了一眼凌元尔,凌元尔对着管事麽麽一笑,那笑容甚至比哭起来还要难看。

    容衔一把掐住宏康的脖子阴狠的说道:“想死,没那么容易,我堂堂侯府是你想来就来,想去就去的地方?”

    “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容衔一副冷酷的表情。

    宏康哈哈大笑,“那到未必。”

    容衔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的属下把宏康带你地牢严加审问。

    还没等侍卫动手的时候,只见他嘴巴一张,整个人都晕死在地上了,半截舌头都掉在地上了。

    满口的鲜血,姬茶茶看到这恐怖的一幕。夜色浓重,尸体上流出来黯黑冰凉的血,蜿蜒覆盖了天与地,姬茶茶吓的尖叫。

    容衔赶紧捂住了他的眼睛。

    凌元尔看见这一幕都傻了就濒临崩溃的神经经此一拉彻底完了管事麽麽扶不住她的身子随她一道倒在了地上。

    “夫人,夫人,神色紧张的喊叫。”

    一时间整个屋子手忙脚乱的。

    容衔见凌元尔晕倒了赶紧跑了过去,把凌元尔抱了起来。

    手摸到臀部的时候,感觉到手心的湿润,一看竟然是凌元尔身上的血。

    容衔一下慌了,大喊道:“快传太医。”

    侍卫在一旁禀报到:“侯爷,这个人已经咽气了。”

    容衔咬牙切齿的说道:“要是夫人有什么三长两端,我定要把他挫骨扬灰,解我心头之恨。”

    姬茶茶看着屋里来来往往的行人,这时候的她还是大脑一片空白。

    碧荷在一旁喊道:“姨娘,姨娘。”

    在碧荷的呼唤声中,姬茶茶清醒了过来。

    她看见容衔满手的鲜血,凌元尔正在他的怀里。黑衣人已经死了,雪儿正躲在自己的身后。

    她一副快要支撑不住的样子喊道:“碧荷。”

    碧荷安慰道:“姨娘,没事了,那个人已经死了。”

    容衔转过身一脸阴沉的表情吩咐道:“碧荷照顾你家的主子。”

    容衔抱起凌元尔飞快回到了一品轩,屋内的的气氛一刻比一刻凝重。

    太医一到容衔忧心忡忡对太医说道:“要是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定让你全家陪葬。”

    他语气凌厉,太医被吓的潺潺惊惊的。

    “老奴一定竭尽全力的保证肚子孩子的安危。”

    太医一阵把脉之后,嗫嗫地蠕动着嘴面上露喜:“孩子没什么大碍,还好尊夫人只是稍稍的见红了,只是再也受不起惊吓了。”

    这几个月一定要让尊夫人安心静养。

    容衔一听,孩子没事心里松了一大口气。”

    凌源阁房内,碧荷抱怨道:“侯爷也真是的,我们姨娘也受了伤,也不见他叫阁太医来看看。”

    一心只想到“夫人夫人的。”

    姬茶茶看了看碧荷说道:“好了,碧荷,别再抱怨了,今天我们能保住性命多亏了侯爷来得及时,要不然我们小命就完了。”

    “可是……。”

    “别再斤斤计较了,夫人受到了不少的惊喜吓,现在只是但愿意她平安无事,毕竟孩子是无辜的不是吗?”

    “姨娘就是心善。”

    “不知道夫人来凌源阁的企图如何,我刚才明明将就看见了,在她看清楚了地上的黑衣面貌之后,露出的表情是那样的惊讶,就好像以前认识一样,碧荷说道。”

    姬茶茶严厉的说道:“好了别在议论这些无稽之谈了,夫人可是堂堂贵女出生,怎么可能认知这些人,要是被别人听了去,这种无中生有的事情,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

    碧荷憋了憋嘴,并没有反驳什么。

    在太医彷徨的等待中凌元尔总于转醒了过来,她努力撑起不适的身子来,伸手在他胸口轻轻地顺着说道:“侯爷,我没什么,就是肚子里的孩子,她的手不自觉的摸上了肚子。”

    容衔见凌元尔醒了过来,嘴角也露出了不易擦觉的微笑。

    他握住凌元尔的手,心情愉悦的说道:“夫人没事了,肚子的孩子都还是好好的。”

    只是大夫说道:“不易在过劳累了。”

    如今你只要养好你的身子,平平安安的把孩子的生下来就好。

    府中一切事物都交给……。

    容衔的话还没说完,凌元尔眼眶都红了说道:‘侯爷现在是嫌弃臣妾怀了孕之后,做的不好吗?”

    容衔摇了摇头,“别哭府中的事物交给夫人我是最放心不过的了,可是现在夫人实在是……。”

    凌元尔露出苍白的脸色微微一笑,臣妾虽然不能劳累了,可是臣妾身边的管事麽麽可以协助臣妾。

    容衔听了凌元尔的话,陷入了一片沉思。

    凌元尔喊了几声侯爷,容衔就像没听到似的。

    凌元尔扯了扯容衔的衣袖,“侯爷在想什么了,想得这么出神?难不成侯爷还是不愿意。”

    容衔摇了摇头,可是又怎么拒绝凌元尔的心,她现在是不能在受到打击了。

    一切就依了她吧。

    容衔脸色无比沉重的说道:“好。”

    容衔转过头看着一旁静默不语的太医,刚才只顾着说话都忘记了自己还没有让太医下去,他眉头微微皱起,太医也是一阁会来事的人,他赶紧说道:“请侯爷放一百个心,就算给我十个胆子我都不敢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出去。”

    容衔点了点头,对于他的话还算满意。

    如果他敢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就算他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提。

    容衔这会儿有些心不在焉,刚才只顾凌元尔去了,那丫头好像也受伤了。

    他那略似疲惫的脸庞陷入了一种不只是懊悔还是其他的表情。

    他眉头紧硕对着一旁的太医说道:“麻烦在太医在跟我走一趟,我的家眷还有一个受伤了,需要你诊治。”

    容衔刚起身,凌元尔就抓住了容衔的一只手,眉头微微皱起,“侯爷,姨娘哪里就让侍卫带着太医一起去看看就好,何苦侯爷亲自跑一趟了。”

    凌元尔深情默默,看的容衔心里一阵慌乱。

    他知道这时候的凌元尔急需要自己陪在身边,可是自己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姬茶茶。

    想必那个女人今晚也受了不小的刺激。

    容衔对着床上的凌元尔安慰道:“夫人,我去去就回,你别担心,过会儿我还会回来。”

    凌元尔听到容衔说这些话之后,心里有些微微的疼痛,自己是在无意之间也开始在乎这些点点滴滴了吗?

    刚开始的时候只是抱着守住自己身份地位的心态,如今自己是不是也陷入这个男人的的深情中。

    不愿意和其他女人分享。

    明知道作为侯爷的他有个三妻四妾很正常,为何作为正妻的自己一听到他要去关心别的女人是那样的心痛。

    凌元尔的眼眶被晶莹的泪珠打湿,声音哽咽,“侯爷,臣妾不想你去姬姨娘哪里。”

    她的手紧紧的握住了容衔的手,生怕一放开就消失不见了。

    容衔看了看凌元尔,今晚上他做不到不去看姬茶茶,好像不去看她,心里就像少了些什么似得,只有看一眼自己才放心。”

    他拉开了凌元尔的手,说道:“夫人,你先休息,我去去就回来。”

    凌元尔也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等容衔走了之后,她眼里冒出了狠弃的目光,转过头对一旁的麽麽说道:“就算我就这样求他了,他也要负我。为什么,为什么……。”

    管事麽麽拿出手帕轻轻的为凌元尔擦拭了眼角的泪水。

    她安慰道:“夫人,想开些,男人哪有一心一意的,何况三妻四妾都很正常,夫人何必耿耿于怀?”

    就算那个女人再怎么样,她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妾式,永远都爬不到夫人的头上来。

    “夫人,现在最要紧的是肚子的孩子才是,其余的别想太多。”

    凌元尔握紧了拳头颤抖的问道:“宏康怎么样了。”

    管事麽麽眼里露出了悲伤取出了怀里的手帕擦掉了眼里的泪水,哽咽的说道:“宏康咬舌自尽了,当场就咽气了。”

    “夫人节哀呀,我知道那侍卫对你的心,可是……。”

    这也算他最大的悲哀吧!明知道做奴才的最大的犯忌就是不能冒犯主子。

    可是他还是深陷其中。

    这次能为夫人付除了生命,也算是赎罪了。

    凌元尔一听那么一直默默无闻的人以前是那样的保护自己,如今竟然死的这样惨烈。

    她握紧手里的拳头只听见指甲个断裂的声音。

    管事麽麽哭泣上气不接下气,说道:“夫人,人死不能复生,何苦这样的折磨自己。”

    就算要折磨也只能折磨那个害死宏康的人。

    凌元尔咬牙切齿的心里发誓道:“姬茶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会让你为了宏康的死付出一定的代价。”

    管事麽麽眼一对上凌元尔那双如凄如诉的眸子心里就像被什么人敲了一锤似的竟再也挪不开那样的哀伤那样的悲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