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静观其变

    凌元尔咬牙切齿的心里发誓道:“姬茶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会让你为了宏康的死付出一定的代价。”

    管事麽麽眼一对上凌元尔那双如凄如诉的眸子心里就像被什么人敲了一锤似的竟再也挪不开那样的哀伤那样的悲切!

    “夫人 ,想开点吧!就算为了肚子的孩子。”

    凌元尔点了点头,任由泪水滑向眼角滴落在床上。

    凌元尔说道:“麽麽,找个没人的地方烧点纸送他一程,好让他走的心安理得。”

    凌元阁内碧荷刚拿来了金疮药给姬茶茶摸上,就听见一阵脚步身来临。

    姬茶茶有些吃惊的看着容衔。

    “侯爷,怎么来了?夫人好些了吗?”

    容衔有些不高兴的说道:“姬姨娘,还是担心你自己吧!这是我自己的院子我想来还要经过你的准许才可以?”

    姬茶茶被问的莫名其妙,我还以为你会在夫人哪里。

    容衔给了姬茶茶一个白眼,感觉这女人特别的没狼心。

    自己好心请个大夫过来给她瞧瞧免得以后身上落下了伤疤,她倒好,好心当了驴肝肺。

    姬茶茶看着容衔看自己的眼神,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对,毕竟人家好心好意的来看自己自己倒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姬茶茶受伤的是手臂,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受伤的的周围把衣服剪掉一个大洞。

    清洗掉原来涂抹的金疮药,这些活自然落在了碧荷的身上。

    碧荷忙着给姬茶茶整理,只感觉自己的身后一阵凉飕飕的感觉,她只得加快手上的动作。

    “太医快给她瞧瞧,要用最好的药,最好不要留下伤疤,容衔的语气不容置疑。”

    姬茶茶感觉容衔太小题大做了。她微微一笑的说道:“多谢侯爷关心,但是这样的伤也没什么的,就算就下了疤痕,也不能为难人家大夫呀!”

    “多话,容衔狠狠的瞪了一眼姬茶茶。”

    姬茶茶识相的闭上了嘴巴。

    容衔微怒的说道:“要是依你说的这不是大伤,那何为大伤,你之言岂不是所有人受伤了都不用去看大夫了太医们都该回家种地去了!”

    既然这是她们的职责,那么就要把这件事情给做好了。

    太医连连点头,“是,是……。”

    姬茶茶觉得这点小事情都能被他训的一愣一愣不解其怒从何而来伤在她身又不是他身当真是莫名其妙的。

    就为了这点小事这点小伤还把自己训斥一顿,真不知道他在夫人面前怎么就像是乖猫一样,在自己面前就像被炸毛了猫一样,暴跳如雷的。

    太医给姬茶茶开了一些喝的药,消炎的药,就被容衔责令离开了。

    她以为他不会再来了。

    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又来了,姬茶茶看的目不转睛的。

    容衔被姬茶茶的眼神看的有些不自然,轻咳了几声。

    容衔走上前粗鲁的往姬茶茶手里一赛。

    这是什么?”姬茶茶打量着精致的小瓶问道。

    容衔一副鄙视的表情说道:“你当然不知道了,这是什么了?”

    这可是我亲自跑了一趟太医院才拿到这么好的东西,“给你,一日三次涂在伤口上,一点都不准剩下,而且也不能浪费。”

    这句话让姬茶茶心中的那些怨怼顿时烟消云散了他终还是关心着她的,要不然也不会三更半夜的骑上快马再跑一趟,这样的事情直接让属下的侍卫就可以了,可见他还是不放心别人,为了不让自己身上留疤竟然亲自跑上一趟,女人的怨在至爱的男人面前是如此不堪一击。哪怕是只要为她做一点点小事情她都可以忘乎所以。

    “在姬茶茶的打量下”容衔别扭的别过头:“这是……芦荟凝霜膏我特意去皇宫拿到了圣上的口谕,说是对伤口有极好的愈合作用且不会留下疤痕。”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眼一直避着姬茶茶不敢与其对视。

    他就是不敢正视自己的心,总是认为自己一直所爱的就是凌元尔。

    姬茶茶双手相合瓶拢于其中如捧着世间最珍贵的东西泪一瞬间模糊了整个世界,这是第一次在侯府这么久头一次感觉到落下泪是深深感动而不是苦不堪言。

    她宁愿容衔还是像以前那样对她至少自己没有必要像现在这样还抱着希望。

    她宁愿他用冷漠的情谊消磨掉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可是他偏偏为了自己三更半夜误闯皇宫,得罪圣上。

    姬茶茶眼眼汪汪的问道:“侯爷,这样冒然闯进皇宫,大王有没有怪罪于你。”

    容衔给了她不屑的眼神,不该你问的你就别问了。

    容衔看着这个女人又是掉眼泪了,心里一阵堵得慌,好不容易平息了心里乱糟糟的情愫回眼却见那个傻女人捧着瓶子在使劲掉眼泪:“好好的哭什么?”

    我有没有没有说你,没有骂你,你好端端的哭什么?

    本来在容衔的心中这样正常的一句话,在姬茶茶眼里就连自己哭他也要管。

    姬茶茶见容衔有些不高兴赶紧拿出手帕擦掉眼泪,给容衔行了一个大礼,“多谢侯爷。”

    容衔看着姬茶茶这样规规矩矩的倒有些不习惯。

    他背过身漠然的说道:“等你伤好了,就来书房我教你读书认字吧!”

    虽说“男子有德便是才,女子无才便是德”但在侯府中我还是希望府里的女眷大都与别人不一样。

    他之所以那么欣赏凌元尔,就是因为她的才华,温柔大气。

    这是多少贵女比不上的。

    从姬茶茶房间里出来之后容衔便直接来到了西苑。

    管事麽麽见侯爷又来了,本打算禀报给夫人的。

    容衔摆了摆手:“不用了,她今天受的惊吓不小,就让她安心休息吧!”

    容衔进了里屋,看见她平整的躺在在锦织的软炕上,一头乌发如云铺散,熟睡时仍抹不掉眉眼间拢着的云雾般的忧愁。他的目光划过她蝴蝶微憩般的睫毛,红润如海棠唇,最后落在不慎裸露在外的香肩,呼吸一紧,洁白如牛乳般的肌肤,微微凌乱的绫罗,即使枕边放着的明珠都抵不上肤色熠熠生辉。双手交叉规规矩矩的放在自己的身前。

    容衔替凌元尔把被子拉高了一截。

    看着凌元尔有些微微失神,就连睡觉的姿势她都和姬茶茶不一样。

    一个规规矩矩,一个翘脚架马的,没一点规矩。

    他摇了摇头,怎么脑海里总是想起那个女人,每每平时的时候自己不知不觉的都要比较一番。

    他看着凌元尔美丽的脸庞,在她的额前亲亲的一吻,“那个女人怎么可能比得上温柔大气的凌元尔。”

    容衔坐在凌元尔的炕前打起盹来,等到鸡鸣的时刻,才去了书房。

    一晚上没怎么休息,他也觉得不是太累。

    第二天,凌源阁却是气氛和谐,但是西苑却不那么美好了。

    “你是说,昨晚侯爷冒着死罪竟然创皇宫,就为了给姬姨娘拿芦荟凝霜膏,凌元尔正喝着燕窝粥,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白瓷的勺子一下一下的搅着碗里的燕窝粥,只听见瓷碗叮叮当当作响的声音。

    管事嬷嬷说:“也不知那小蹄子做了什么,竟然又很能耐,叫侯爷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为了她一点点的小伤竟然三更半夜的创皇宫!”说到这,她脸上带了些愤愤的表情来。可是心里又止不住的焦虑,平日里侯爷可是最宠爱的夫人的的,把什么好东西都会送进西苑来,没想到这次竟然为了一个贱蹄子,敢冒天下之所谓难能而可贵呀!”

    凌元尔听到这里心里更加难受了,心里的不舒服也不能露到表面上来,她问道:“那侯爷没什么事情吧?”

    管事麽麽说道:‘夫人不用担心,侯爷昨晚回来了之后,还来看过夫人了,侯爷在见夫人睡得熟,特意不让我打扰你。”

    听见容衔没什么大的事情,凌元尔心里松了一大口气。

    书房内,容衔坐在上方,脸色阴沉,眼神犀利的问道下方跪在地上的人,“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那侍卫说道:“请侯爷赎罪,小人无能,没有查出昨晚行刺的刺客是何人指使。”

    不过小人敢确定,那人是单独行动的,没有同伙,丝毫没有留下蛛丝马迹。

    看样子不是来针对侯爷的,只是小人也猜不透,为何那黑衣人偏偏要致姬姨娘为死地。

    容衔也陷入沉思,那黑衣人,没有同伙,现在人已死,找不到任何证据。

    这件事情着实有点辣手。

    容衔愤恨的说道:“先放一边,我们静观其变,狐狸总有露出尾巴的时候。”

    容衔原本以为也是他的政敌派出的杀手,可是让人查了一下,确实不是,武功也没有多高。

    只是他想不通姬茶茶何时在京城得罪了人。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静观其变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