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除了爱还有什么可以让她留下来?

    容衔愤恨的说道:“先放一边,我们静观其变,狐狸总有露出尾巴的时候。”

    容衔原本以为也是他的政敌派出的杀手,可是让人查了一下,确实不是,武功也没有多高。

    只是他想不通姬茶茶何时在京城得罪了人。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静观其变了。

    经过这一事件,侯府的后院很是安宁了一阵,然谁又能知道,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最后的一刻宁静呢,很快,带着雷鸣闪电的风雨又会出现新的危机。

    姬茶茶经过数日的调养,她已经完全恢复了原先的红润与气色,穿着一身粉红玫瑰香紧身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灵动的眼睛睫毛描画的比平时看起来长了不少,微风轻轻拂过,如蝶翼般的纤长睫毛轻轻颤动。

    今日是辛姨娘,姬茶茶,凌元尔,容衔第一次同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

    姬茶茶和凌元尔的气色比往常好了很多,凌元尔搅了两下眼里燕窝粥,看了看对面坐着的人感觉实在没有胃口,实在是没甚胃口,看着容衔轻描淡写的看了姬茶茶一眼心里却不舒服极了。

    管事麽麽站在一旁苦着脸,也感觉气氛十分部的不对劲,她有点担心侯爷的心跟到那个贱蹄子去了。

    容衔为了缓解这压抑的气氛说道:“夫人和两位姨娘能在同一个桌子上吃饭实属不易,府里没有多余的人,一hiunim呢三人经常应该多多走动才是。”

    凌元尔听到容衔这样一说气不打一处来,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心里有些鄙视我实在是不想和这样没素质没教养的人每天在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在别说一起相处了。

    要不是她明明喜欢容衔,还装着一副忍痛割爱的姿态,让她只接受不了,更何况容衔是我一个人的我做不到他装有别人。

    姬茶茶听到容衔的话语,点了点头。

    辛姨娘也符合道:“我们三姐妹是应该经常走走。”

    管事麽麽一幅心里鄙夷的姿态,说道:“我们夫人有孕在身,实在不适合和两位姨娘经常来往。”

    姬茶茶也听明白了,夫人是看不上她们的。

    容衔说道:“麽麽说的在理,如今月份大了起来,不想走动实属正常。”

    凌元尔对着容衔浅浅一笑,“侯爷。”

    我母亲前几日送来了一些白燕俗称宫燕。我想送给两位妹妹带回去尝尝。

    容衔说道:白燕难得,既然是岳母达人送来的,夫人就留下吧!自己怀孕了也需要好好的补补。“

    凌元尔缓缓起身,恰到好处的微笑呈现于脸上,“侯爷既然是珍贵无比的东西更应该和府里的姐姐分享才是。”

    如果我连这点肚量都没有,怎么让府里的人诚服?

    容衔嘴角上扬,“夫人有如此肚量是府里的榜样。”

    既然夫人都这样说了,两位姨娘怎么还不谢谢夫人。

    姬茶茶和辛姨娘连忙起身行了大礼。

    容衔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心里舒坦多了,前朝事情多如牛毛,只但愿后宅能让他安心一些。

    他看了看辛姨娘慎重的说道:“今天我有一件事情,想在这里宣布一下。”

    姬茶茶和凌元尔都有些错愕。

    容衔缓缓的道出,“辛姨娘这么多年留在府里,如今没有一儿半女的,曾着现在还年轻,你还有别的选着。”

    辛姨娘听到容衔这样一直就知道侯爷打算想把自己赶出侯府。

    她跪在地上呜咽着,她的眼睛忽然模糊了,她的眼眶中突然掉下什么东西,眼泪挣扎着涌出了眼眶,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泪珠止不住地往下淌,潮湿地划过她的脸颊,一滴一滴的流了下来,在干燥的皮肤上留下一道曲折的线,过了一会儿,她又嚎啕大哭起来,泪水如瀑布般倾泻下来。

    “嘴里念叨到:“侯爷,求你不要把辛歆赶赴侯府,如果贱妾做错了事情,我愿意接受惩罚,只要侯爷不把我赶出府里,我愿意做牛做马的狮吼侯爷一生。”

    作为妾氏的要是被赶了出去,会生不如死,没有人会瞧的起自己。

    虽说这么多年,侯爷不宠辛自己,但是再吃穿上面一点都没有亏待过自己。

    姬茶茶看着这一幕,心里有些心寒,难道作为妾氏的就可以随意买卖吗?说要就要说不要就不要,还把人当人看吗?

    她眼里有些愤怒,她站起身跪在容衔面前,语气清冷的说道:“侯爷,就看见辛姨娘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把她留下了吧!”

    容衔看着跪在地上的姬茶茶,心里无比的气氛,难道自己在她心中就真是一个如生命为蝼蚁的人吗?

    他或许在外人面前,的确是这样,可是在还算得上有几分情谊的人,他不会那样做。

    他有些哭笑不得,“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我有说要把辛姨娘赶出去吗?”笑容里带着一些鄙视。

    “你们哪只耳朵听见我要把辛姨娘,赶出去了。”

    她惊呆了,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说:“这是真的?我不信。”

    容衔用犀利的眼神看着辛姨娘。

    辛姨娘在被容衔的打量下默默的低下了头,停止了嚎叫大哭。

    容衔声色俱厉,我堂堂一个侯爷,“难道说话就这么不靠谱?”

    辛姨娘一听,侯爷不是要把自己赶出侯府,心里踏实多了。

    她侧过泠眸。浸染开呢韶流珠光。微微敛起却月双弯黛。泽唇凉凉挽延一缕昳丽迤逦,贝齿隐约。

    姬茶茶听见容衔不是要把辛姨娘赶出侯府,心里也放松了一口气。

    容衔冷眸一转,似有一道寒光射出,眼神清冽的直视眼前之人,若有一种无形的压力,把玩着手上的银戒,眼里闪过一丝玩味,不由细细的打量起眼前这两个人人。轻微的冷哼一声。

    “我的意思是,让辛姨娘可以有自己的选折,你可以留在府里,也可以另觅良人,我不会从中阻拦,就算你留在府中我也不可能宠辛与你,而你更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你有何必为了耗费自己的青春了。”

    凌元尔和姬茶茶都没有想到,容衔竟然会给辛姨娘这样的选折,这样的选折,让她想起了当初的自己,容衔也曾经问过她,是否要和他一起北上,可是那会儿自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跟他北上,自己选折的这条道路,不管是苦还是甜,自己都的慢慢的走下去。

    如今又换到辛姨娘做选折了,她会选什么?

    来到侯府之后她就后悔了,但是没有回头的路可以走,时间买不到后悔药,就算充满荆赤自己也的咬牙走下去。

    她希望辛姨娘如果可以,希望她选一条自由的道路,属于她自己的道路。

    当然这些并不是她能左右的了得的。

    凌元尔错愕的瞬间,才发现侯爷竟然能做到这个地步。

    辛姨娘在心中徘徊,就算除了侯爷,哪儿才是她的安身之处?

    有时候一处不比一处强,还不如就守着这处。

    能给人饱暖,这不是她一直所求的吗?

    她沉思片刻,抬头看像高高在上的容衔,眼神无比坚定。淡抿唇瓣、微绽梨窝、轻轻颔首。“贱妾已经想好了,我不需要寻觅什么良人,侯爷就是我的良人,就算我这辈子永远独守空房,我也愿意守住这个侯府。”

    “贱妾还请侯爷成全。”

    容衔想从辛歆眼里看出之外的东西,没想到她的眼睛是那样的明亮,竟然透露出了坚毅的精神。

    容衔神色凝重的说道:“既然辛姨娘是这样的选折,本侯希望你不要后悔。”

    辛姨娘语气坚定的说道:“贱妾不会后悔。”

    姬茶茶目瞪口呆的看着辛姨娘,她为了什么留下来,难道也是为了爱才留下来的,还是为了别的。

    凌元尔盈然笑意若一朵娇艳玫瑰绽放双颊,曼妙眸光盈满笑意唇轻吐,“侯爷,真是让臣妾刮目相看。”

    容衔对着凌元尔嘴角微翘,“那个夫人怎么个刮目相看法?”

    凌元尔盈盈起身,腰上流苏发出细微的碰撞之声,清脆而优雅,“侯爷的大度让臣妾更加爱慕了侯爷几分。”

    姬茶茶看着凌元尔和容衔就在自己的眼前打情骂俏,心里一阵阵的难受,但是还是要对着两人眉开眼笑。

    世间莫过于,爱的人明明就在自己的眼前,他却要这样伤你的心。

    凌元尔娇笑道:“侯爷不要这样看着臣妾,在两位妹妹面前臣妾都不好意思了,说着这话的时候,她还刻意的把身子倾向容衔的怀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