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舞蹈也能魅惑人

    世间莫过于,爱的人明明就在自己的眼前,他却要这样伤你的心。

    凌元尔娇笑道:“侯爷不要这样看着臣妾,在两位妹妹面前臣妾都不好意思了,说着这话的时候,她还刻意的把身子倾向容衔的怀里。”

    容衔微微一笑把凌元尔拦在怀里。

    他对凌元尔说道:“夫人马上就要到端午节了,我们做臣子的自然要参加,上次的宴会夫人刚刚怀孕没有多久,就是怕动了胎气,这次5个月了孩子也稳定了下来,夫人可否同我一起参加宴会?”

    容衔炽热的看着凌元尔。

    凌元尔低下头微微的说道:“臣妾,臣妾。”

    话还没说出来,容衔就知道什么意思了,但是还是有微微的失望,这么多年了凌元尔一次都没有陪自己出过宴席。

    想到现在感情好了很多,没想到还是……哎。

    凌元尔听见容衔叹气的失望声,不由得神色慌张了起来。

    一旁的管事麽麽说道:“侯爷,夫人不是不想去,夫人是怕肚子里的孩子,再加上夫人自从怀孕之后肤色一直暗黄。”

    去了怕招人笑话。

    容衔眼神凌厉的看了一眼管事麽麽,他单刀直入的说道:“谁敢多事?”

    凌元尔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容衔“侯爷别怪麽麽,我只真的担心。”

    容衔见凌元尔这样的执着劝了也不一定会去。

    姬茶茶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心头五味杂陈,那抹涩就那般遂不及来袭。

    辛歆看着侯爷这样宠爱夫人心里有些淡淡的哀怨,怪就她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惊才绝艳的美貌,只空余一身不俗的舞技,自己还盼自着荣华富贵安稳一身,哪曾想到刚才差点被赶出候府,她有些羡慕夫人。又有些忌惮夫人,作为妾氏的永远都不要妄想爬上夫人的位置取而代之。

    她只是想安安份份的生活在这府里。

    容衔说道:“夫人既然不愿意去参加,我只好带上姬姨娘了。”

    凌元尔听到有是姬姨娘,她满脸排红,一直红到发根,两眼盯着这个侮辱者,同时这双眼睛变暗了,突然闪烁了一下,又变得漆黑,接着姗起了不可遏制的怒火。

    “夫人怎么了?”

    凌元尔对上容衔的眼神,赶紧收拾了刚才的情绪,生怕容衔再次看出什么。

    她冲着容衔微微一笑,“侯爷,我在想让姬姨娘去,不去让辛姨娘去,辛姨娘在侯府这么多年各种礼仪规矩都好。”

    姬姨娘……。

    辛歆听到夫人让自己跟侯爷去皇宫,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她也有机会去见见皇宫里是什么样子的。

    这几年都没怎么出过侯府,想到这次曾着端午节能到外面看看,看看眼里。

    容衔眉头一皱,有些不高兴的说道:“辛姨娘这么多年都没有出去过。”

    姬姨娘好歹上次跟我一起去过皇宫我心里比较安心些,“就这么办吧!”

    “麻烦夫人一会儿给姬姨娘准备几套像样点的衣服。”

    姬茶茶刚想反驳什么,被容衔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辛歆听见容衔这说,满脸通红,一直红到发根,鼻翼由于内心激动张得大大的,眼睛冒出焚烧掉一切的火,牙齿咬的咯崩作响,至甲深陷入肉里滑出红红的痕迹。

    姬姨娘也是姨娘,她也是姨娘,好歹她的出生要比这个下等的下头出生高贵的那么多,凭什么好事都让她给占去了。

    容衔看了这桌子上的烟火,有些微微的头疼,他冰冷的说道:“两位姨娘和夫人饭吃饱了,没什么事情就散去了吧!“

    此时他还哦特意的看了一眼姬茶茶,见她呆滞的眼神,讥讽的一笑,姬姨娘还坐在这儿干什么?还不去收拾打扮?

    凌源阁碧荷一边给姬茶茶梳妆打扮一边问道:“姨娘,刚才为什么要替辛姨娘说话?”

    走了一个府里就只能下夫人和你了。

    这多好呀?

    姬茶茶看了一眼碧荷微微一笑说道:“碧荷你不懂,辛姨娘一个女子如果被赶了出去还怎么生存呀!”

    碧荷摇了摇头,“姨娘我倒是不赞成的你的看法。”

    “几个女人争抢一个男人,谁不定遨游天下,总会遇见一个喜欢自己的人。”

    姬茶茶苦笑了一笑,哪有那么容易下,世间险恶。

    我娘就是其中之一。

    说道喜欢又让她想起来,自己成亲那天一身蓝衣的男子,“孟樊”。

    也不知道他现在回了终南山没有。

    如今北上了更加不会有他的消息了,总归还是自己负了他。

    碧荷说道:“夫人,你就是太胆小,太善良了。”

    “自由之身多好,这大概都是碧荷一生的向往吧!”

    姬茶茶问道:“碧荷你怎么那么想到外面去看看嘛?”

    她点了点头。

    姬茶茶想到碧荷要离开,心里不自觉有些不舍。

    她说道:“碧荷有一天实在是想离开,我可以替你要卖身契约,到时候你就是自由之身了。”

    碧荷摇了摇头,说道:“姨娘我只是想想而已,怎么可能呀!我说过一直要留在你身边的。”

    小家伙从外面完了回来,听到娘说什么碧姨姨要离开,心里一笑就不高兴了。

    她上上前去扯了扯碧荷的裤子,碧姨姨“我不要你离开。”

    碧荷转过头一看是小郡主。

    她笑嘻嘻的说道:“谁说我要离开的。”

    小家伙一听到没有人离开,心里高兴极了。

    她看了看姬茶茶喊道:“娘,穿漂亮的衣服是不是要出去?”

    姬茶茶点了点头。

    容雪儿扯了扯姬茶茶的衣袖,“娘我也要去。”

    姬茶茶摸了摸容雪儿柔软的头发说道:“雪儿乖,娘去去就回。”

    回来的时候给你带好吃的好不好。

    容雪儿一听要带好吃的,才算了。

    姬茶茶今天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低垂鬓发斜插镶嵌珍珠碧玉簪子,花容月貌出水芙蓉。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身淡绿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

    容衔走进屋里看到的就是与上次着装打扮的姬茶茶又不一样的感觉。

    姬茶茶被他炽热的眼神看的有些不自在。

    容衔也为刚才自己在她面前微微失神有些恼怒。

    他脸色阴沉的说道:“走了,看什么看。”

    姬茶茶被容衔说的很不好意思,明明是有人看自己,还好意思说自己。

    不过这些话姬茶茶只敢在自己心中嘟啷罢了。

    到了王宫,这次的端午节的宴会和上次一点都不一样。

    一走进未央殿,就呈现出纸醉金迷丝竹绕耳的夜觥筹交错的席宴千娇百媚各俱美貌的女子。

    坐上大店之上的大王正坐在龙椅上,一边喝着美酒,一边楼着她的爱妃,观看下面女子在跳舞,每次跳到精彩的地方,上面的夏赢兆总会做出让人想入非非的事情。

    这样的天子能把皇位坐到现在就已经是奇迹了。

    容衔又和上次一样坐在这里喝闷酒,感觉他对这些毫无兴趣。

    姬茶茶倒是有些羡慕这些会跳舞的女子,舞计是那样的惊人,那样的好看。

    只可惜自己什么都不会,文采没有,音乐也不会。

    坐在上面的夏赢兆看着下方的容衔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他便问道:“容爱卿,怎么不在状态呀!是不是感觉舞蹈不好看?”

    你等说孤让你开开眼界。

    谁着他三击其掌随着掌声事先安排好的舞伎挟着阵阵香风摆着纤细柔软如风指杨柳的腰枝飘然而入。

    穿着霓裳舞衣头戴菱角巾赤着脚的舞女们犹如一群穿花蝴蝶入得殿中的她们先是向大殿之上的大王行了弯身大礼如墨青丝在颊边翻飞如云人未舞已舞。

    舞伎们直身的那一刻一直等待着的乐师骤然奏响手中的乐器顿时乐舞相交舞伎们跟着乐曲挥袖、踏步一切动作皆是曼妙如丝纤纤赤足上的金铃随着动作出悦耳动听的声响。舞至酣处水袖破空卷尽人间一切美妙;人影疾旋织尽凡尘软红千丈。

    姬茶茶看痴了,看呆了。

    觉得这是世间最好看的舞蹈了,她以前又一次也偷偷的见过她娘跳过一次舞。

    小小年纪的她觉得是那样的好看,当时还想叫娘教自己。

    可是娘怎么都不肯教,说学那么下贱的舞干什么。

    你是要当给人妻的,不用学这些魅惑男人的手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