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端午节

    可是娘怎么都不肯教,说学那么下贱的舞干什么。

    你是要当给人妻的,不用学这些魅惑男人的手段。

    如今倒是看到大殿上这么舞蹈,反而觉得也是人生中的乐趣,自己好像什么都不会了,夫人知书达理四书五经,女红样样精通,自己了好像没什么优点了。认字不行,女红略知一二,其他的才艺更是一窍不通。

    与别人比起来自己好像什么都不会,每每想到这些,她都感觉到无比的自卑。

    容衔看着一旁的姬茶茶眉头紧锁一副心事重的样子。

    他便问道:“怎么了?”

    姬茶茶伤感的说道:“有点触景伤情了,看到这些舞女们跳的舞,让我想起了我娘。”

    她抬起头亮晶晶的眼睛带了一种崇拜。

    语气温和的说道:“侯爷,我也娘也会跳舞。”

    可是只是见过她跳过一次舞蹈,被我偷看到了之后,她在也没有跳过了。

    虽然我娘跳的舞蹈比不上这些舞女们,可是我娘的舞蹈在我心中却是独一无二的,

    容衔伸手悄悄握紧了桌帷下姬茶茶的的手说道:“莫伤心了。”

    等会儿我带你出去逛逛,今天不是端午节嘛!外面那肯定很热闹的。

    姬茶茶听到容衔说要带自己出去玩心里的失落也好了不少。

    能和他独处自己她心里美滋滋的,就像吃了密一样,自己有多久了没有像这样平静的享受两个人的生活了。

    容衔见姬茶茶没有刚才那么失落了,转头说道:“看舞蹈吧!”

    姬茶茶抬头看像场中已经快要结束的歌舞。

    那些舞伎尽兴地甩着水袖,似要掷破云空!乐声由高至低,轻轻地,如流水潺潺,流云片片,未等人细细听,一下子又将调拔高了上去,围成一圈的舞伎们顺着音高高跃起,长长的袖子几乎快碰到了殿梁,细长柔软的发丝在空中交织成一片,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她们也回到了地面,层层轻纱铺就着美人如水的娇柔……。

    “好!”在一阵短暂的静止后夏赢兆率先赞出了声,又朝左边靠在他身上的王妃道:“然不及爱妃之一!”

    夏赢兆的宠妃闻言娇羞一片:“大王也太赞美臣妾了,臣妾跳得不过是尔尔,哪你说的那么好,况已许久不跳,都不知道能不能拿的出手了。”

    夏赢兆见自己的爱妃话声轻柔婉转,神态娇媚,加之明眸皓齿,肤色白腻,实是个出色的美人。

    便低着头亲吻起来,要不是再这样大的场合,自己狠的不得来挥洒一场汗水。

    “在孤心里,你永远是最好的!”缠绵无限,情意更在彼此目光之中脉脉流淌。“

    或许夏赢兆是真得喜欢这位女子吧。

    王妃被夏赢兆炽热的目光看的低下了头。

    她娇笑的说道:”既然大王想看,臣妾舞一曲,那臣妾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

    一曲荡人心魄的箫声轻扬而起,诸女长袖漫舞,无数娇艳的花瓣轻轻翻飞于天地之间,沁人肺腑的花香令人迷醉。那十几名美女有若绽开的花蕾,向四周散开,漫天花雨中,一个美若天仙的白衣少女,如空谷幽兰般出现,随著她轻盈优美、飘忽若仙的舞姿,宽阔的广袖开合遮掩,更衬托出她仪态万千的绝美姿容。众人如痴如醉的看着她曼妙的舞姿,几乎忘却了呼吸。那少女美目流盼,在场每一人均心跳不已,不约而同想到她正在瞧着自己。

    此时箫声骤然转急,少女以右足为轴。轻舒长袖,娇躯随之旋转,愈转愈快。忽然自地上翩然飞起。百名美女围成一圈,玉手挥舞,数十条蓝色绸带轻扬而出,厅中仿佛泛起蓝色波涛,少女凌空飞到那绸带之上,纤足轻点,衣决飘飘,宛若凌波仙子。大殿之中掌声四起,惊赞之声不绝于耳。笛声渐急,她的身姿亦舞动的越来越快,如玉的素手婉转流连,裙裾飘飞,一双如烟的水眸欲语还休,流光飞舞,整个人犹如隔雾之花,朦胧飘渺,闪动着美丽的色彩,却又是如此的遥不可及…她舞姿轻灵,身轻似燕,身体软如云絮,双臂柔若无骨,步步生莲花般地舞姿,如花间飞舞的蝴蝶,如潺潺的流水,如深山中的明月,如小巷中的晨曦,如荷叶尖的圆露,使我如饮佳酿,醉得无法自抑。

    在场的所有官员都看痴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舞蹈,一个眼睛都看直了。

    夏赢兆不知不觉的从龙椅上走了下来,一把从后面抱住了他的爱妃。

    那爱妃惊讶的说娇羞的说道:“大王,怎么下来了。”

    夏赢兆眼里充满晴欲的说道:“爱妃孤怕你不见了。”

    那女子娇笑的在夏赢兆脸上亲了一口,喋声喋气的说道:“大王在这儿,臣妾能到哪里去。”

    夏赢兆一把把女子抱了起来,直接坐在龙椅上,丝毫不顾下面官员的眼光,只要自己高兴就好。

    一些官员看不惯这样的行为,只能推脱家里的夫人和妾氏们正等着自己回家团圆了。

    夏赢兆看都不看一眼,就让那些想回去的人回去了。

    容衔在桌子上那么一个红枣糯米粽子,“尝尝吧!”

    姬茶茶轻轻的咬了一口,感觉口感很酥软,比自己以前在家吃的粽子好吃多了。

    这是来到北上之后的第一个端午节。

    让自己见识了外面不一样的世界。

    吃完了粽子,容衔又给她倒了半杯的黄酒。

    姬茶茶端起来一喝感觉跟以前在家里喝的雄黄酒一点都不一样。

    一股苦涩的味道有些刺鼻,容衔看着姬茶茶可爱的动作嘴角微微一瞧。

    “这是黄酒,当然跟到雄黄酒的味道不一样了。”

    一盘黄鳝,两个茶叶蛋,把姬茶茶的肚子撑的饱饱的。

    原来京城的端午节过得跟到南下一点都不一样。

    看到桌子上摆满了各种菜肴,反而有些想念家乡拿朴素的味道了。

    中午从宫里出来之后,阳光正好,风平浪静,容衔欣喜的扶她坐在船板上,看到划船的,舞龙舟的,小孩子放风筝的,姑娘们猜字谜的,抬头一看河的对岸,人头攒动,杂乱无章;细细一瞧,这些人是不同行业的人,从事着各种活动。大桥西侧有一些摊贩和许多游客。货摊上摆有刀、剪、杂货。有卖茶水的,有看相算命的。许多游客凭着桥侧的栏杆,或指指点点,或在观看河中往来的船只。大桥中间的人行道上,是一条熙熙攘攘的人流;有坐轿的,有骑马的,有挑担的,有赶毛驴运货的,有推独轮车的……大桥南面和大街相连。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两旁的空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街道向东西两边延伸,一直延伸到城外较宁静的郊区,可是街上还是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观赏汴河景色的。

    容衔拿出钓竿准备钓鱼,这一幕幕让她想起来那次也是过节的时候,那天天空雾蒙蒙的,天空当中还下着下雨,为了吃上鱼,他们两个早早的起床,划着小船去河里面钓鱼,那会儿见容衔什么都不会,自己还手把手的教他钓鱼了,没想到如今哪里是不会钓鱼,只是当时忘记了原本的生存能力而已。

    “有鱼。”鱼竿突然抖动起来,肯定是有大鱼咬钩了,他用力抬杆甩线,一条大鱼被甩到船头,扑棱扑棱直蹦。

    姬茶茶看见一条大鱼被容衔甩在了船板上,兴奋的想上去抓住它。

    这是姬茶茶第一次见到这么大一条的大鱼。

    甚至比南方卖鱼的人卖的鱼还要大了。

    姬茶茶伸了两次手都没抓住,鱼鳞太滑了。

    “我来。”容衔扔了鱼竿,上前攥住大鱼,“快,捏住它的尾巴,不然会跑掉的。”

    姬茶茶赶紧蹲下伸子按住了鱼尾。

    她从容衔的手里接过了这条大鱼,拿在手上兴奋和激动如同决了堤的洪水,浩浩荡荡,哗哗啦啦地从她的心理倾泻了出来,她一时间忘记了原本做姬妾该有的姿态和礼仪。

    她心激动着,如碧波伴清澈的眼神,洋溢这淡淡的温馨,嘴角的弧度似月牙般完美:“容衔,我们把这条鱼带回家吧!让厨房的姑姑们煮了吃了。”

    等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才发觉自己一时间得意忘形了,竟然喊了容衔的名字。

    她心里紧张的脸色苍白的闭上眼睛等到容衔的惩罚。

    容衔听见她喊自己的名字,没有想象中那么生气,只是刻意有些冰冷的说道:“再有下一次,我会好好罚你的。”

    这次就先放过你。

    姬茶茶睁开了眼睛。

    她有些惊喜的的看着容衔,这次没有骂自己。

    心里隐隐约约的有些高兴。

    她低着头闽闽道:“多谢侯爷,贱妾记住了。”

    容衔听到姬茶茶自称贱妾心里有些不高兴,不过没有显示出来,鄙夷的说道:“真把自己当这么下贱了人了?”

    以后还是不要在我面前自称贱妾了。

    姬茶茶只感觉到这个人喜怒无常,难不成自己又说错话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