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醉酒的女人不可理喻

    容衔听到姬茶茶自称贱妾心里有些不高兴,不过没有显示出来,鄙夷的说道:“真把自己当这么下贱了人了?”

    以后还是不要在我面前自称贱妾了。

    姬茶茶只感觉到这个人喜怒无常,难不成自己又说错话了。

    容衔没有理会姬茶茶的疑惑,转身又去钓鱼了。

    不一会儿容衔就掉了一桶鱼,看着这活蹦乱跳的鱼想到吃起来也比较带劲,毕竟这可是自己亲手捉的。

    容衔身边的侍卫也一起同行,不过没有跟到姬茶茶和容衔在一起,只是在暗处而已。

    一般的人是怎么也发现不到。

    容衔看着这桶里边的鱼对姬茶茶说道:“一会儿你拿到船家那里去我们就在外面吃?”

    姬茶茶呆呆的问道:“这些鱼不拿回去了?”

    容衔给了她一个白眼说道:“天天都吃厨房姑姑的手艺,你不觉得腻了吗?”

    “好久没有尝到你做的菜了,露一手吧!”

    姬茶茶暗想道,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竟然要吃自己做的鱼。

    容衔阴冷的说道:“怎么不愿意?虽然你在我心中比不上凌元尔的地位,但是你要你乖乖的好好的表现你的待遇也一定不会比她差到哪里去?”

    姬茶茶听了容衔的话,心里一阵阵的失落,眼睛红红的,她捏了捏自己的手,怎么也不能让眼泪留下来。

    她再也不想在容衔面前表达自己的爱意了,他就是这样践踏自己的情谊。

    这艘船的后面有一个厨房。

    姬茶茶收起了不该有的情绪问道:“侯爷,是打算是红烧鱼,清蒸鱼,烤鱼,酸菜鱼,你准备吃什么样的口味了?”

    姬茶茶根据现有的调料组合,做了一道别具风味的红烧鱼鱼。快熟的时候,飘出去的香味传了岸两边。

    今天是端午节,容衔让船家,去买了一些粽子和酒。

    姬茶茶和容衔坐在这船舱的最前头,小圆桌上摆着买来的十五。

    姬茶茶说道:“侯爷,在宫里吃了粽子,怎么还要买粽子。”

    容衔刨了粽子对姬茶茶说道:“这民间的粽子自然和宫里面的粽子味道不一样了?”

    姬茶茶一尝感觉有种咸的味道,更是吃不惯,没吃到两口就放下了。

    倒是容衔吃了三四个。

    容衔一边吃着粽子,一边喝着酒。

    他慢慢的说道:“其实在北方所有的人都比较爱吃咸的粽子,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宫里面的粽子是甜的?”

    他脸色不好冷淡的说道:“其实大王的妃子跟你一样是南方人,她比较偏爱甜食,王宫里准备的食物都偏甜。”

    姬茶茶大吃惊,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个看似魅惑帝王的女子竟然也是南方人。

    她抬起头看向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一片苍翠欲滴、一片红叶似霞、还有的黄绿交接,映着碧水蓝天,白云朵朵,真是人在画中游,湖面上,荷叶、荷花挨挨挤挤。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洁白如玉的荷花,娴静、素洁,真是“出污泥而不染。”荷叶托着那些晶莹、如玛瑙般的露珠,又守护着亭亭玉立的荷花和胖胖的花骨朵,就简直是一幅用大画家的画卷也不上的美丽风景画。可是又跟南方不一样,都说那个女子妖言惑众,可是那样的女子竟然能让一个帝王为她肝脑涂地,这得花多大的代价。

    容衔给她倒了一杯酒,她端起酒杯站起身子,面朝南方方,一步步向船头的围栏走去。

    “娘,女儿在上京,过的一点都不好,即使不好也不能不吐不快,也只能藏着樾着,不知道你过得好吗?女儿很想念你,今天是端午节一个人在家过是不是很寂寞,女儿不能陪在你身边了,女儿敬你一杯。”

    这样的烈酒被姬茶茶一口喝了下去,自然酒醉的昏天暗地,脚下的步子摇摇晃晃的,容衔看她有了三分醉意,深怕她出了什么意外,连忙起身走了了上去:“茶茶回来,小心落水。”

    姬茶茶喝醉了都说人喝醉最容易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之中,哪里能听到他的话,耳畔想着的、脑海中浮现的都是娘,容容,女儿的笑容,那是欢喜的场面场面。

    容衔一把抱起的姬茶茶看着洁白的脸庞上晶莹的泪珠心里一丝丝的不畅快他眉头金硕的说道:“姬茶茶,你在发什么酒疯,要是落在水里面了怎么办?”

    姬茶茶脸上因为醉酒呈现出了红晕微微一笑,这时候的她一点都不怕容衔,反而把她的手伸向了容衔坚毅的脸庞,嘿嘿一笑,嘀咕的说道:“容容,干嘛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笑一笑不是更好看吗?”

    说着的时候她还可以的去扭容衔脸上脸侧的肉,容衔看到姬茶茶醉了,他也懒得跟到喝醉了的人一般见识。

    他抬头看向四处的侍卫,一个冷眼瞪过去侍卫们都转过了身。

    看着这一幕幕的情景,侍卫们都惊呆了,怎么也想不到侯爷竟然会被一个女人给扭脸。

    侍卫们都很像笑,可是在容衔阴冷的眼神下,只能低下头默默的转身,装着看不见 。

    迷离的她这会儿只感觉到,面前抱着自己的这个人有点儿也不凶,比侯府的那个侯爷温柔多了。

    她在半醉迷离的情形下出现了幻觉,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容容,容容的喊着,姬茶茶抑了这么久,都在醉酒的这一刻爆发出来了。脑子里哪还能想到什么规矩礼法,就倚在他肩上痛快地大哭了一场。

    边哭边捶打,嘴里嘟嘟囔囔的说道:“容衔,你个大坏蛋只知道欺负我。”

    容衔被姬茶茶弄的哭笑不得。

    容衔看着姬茶茶这样子心里也一瞬间的抽痛,他不明白明明自己很爱凌元尔,可是为什么看到这个女人的眼泪,是这样的烦躁,心里还微微的有一些疼痛,他右手环住纤腰,帮她撑着身子,左手轻抚着如瀑的长发,柔声安慰:“别哭了,”心里暗想道以后还是别让她喝酒了,这幅样子要是被别人看到真是丢脸到家了,辛好是在自己这里。

    姬茶茶已经哭得嗓子哑了,身子不住的抖,在昏睡前还是没有忘记给容衔说一声,“端午节快乐。”

    容衔听见这声端午节快乐有一瞬间的失神。

    容衔抱起晕过去的姬茶茶,把她送回船舱。

    他轻轻地把她放到床上,看着那张哭花得小脸,容衔忍不住心疼地抬手想为她擦泪。又叫来船舱的妇人,帮姬茶茶脱了衣服,擦了脸,脱了鞋袜,温柔的给她盖上被子才从船舱里出去。

    站在船头,看像整个湖面笼罩在濛濛一片白光之中,放眼望去,碧波万頃,千岛竞秀,群山叠翠,若隐若现,朦朦胧胧。那湖水的蓝,群山的绿,融为一体,不是蓝,不是绿,又恰似蓝,恰似绿,好一个“春来江水绿如蓝”,谁的的心胸便也被荡涤的如这蓝绿的山水一样清澈。

    侯府西苑看样子热闹无比可是实际上却无比的冷清。

    凌元尔坐在桌子旁,桌子上摆满了各色的菜肴,她耷拉的脑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忧忧郁郁的。

    心里急切的盼望着某人能归来。

    管事么么在一旁说道:“夫人,你别着急我叫人去打听了。”

    看看侯爷能不能在晚饭的时候赶的回来。

    凌元尔点了点头。

    过了大约三个时辰,天色已快要接近黄昏了,有一个小厮过来禀报道:“夫人,小人已经打听清楚了。”

    宫晏在午时就已经结束了。

    凌元尔一听面色阴沉的说道:“既然宴会早早的都结束了,为何还没有看见侯爷的影子?”

    小厮结结巴巴的面色苍白的说道:“侯爷,侯爷跟到府中的姬姨娘在外面游玩,说是已经吃过饭了,叫夫人不用在等他们了?”

    她露出她的白牙齿在干笑,那整齐的牙齿好像会咬人。她脸上变了颜色,慢慢睁大了眼睛,皱紧了眉头,撅着嘴,动着鼻子,吱嘎吱嘎地咬着牙。一阵忿恨的烈焰在她心里直冒起来,泪膜底下的眼珠闪着猛兽似的光芒,“践人。”

    管事麽麽在一旁劝到;“夫人,何必和一盒贱蹄子置气,不值得肚子里的孩子要紧。”

    她怎么可能比得上夫人你。

    跪在地上的小厮,还是一次看见夫人露出了阴狠的表情,顿时他只感觉到全身的周围都发冷,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管事麽麽给小厮使了一个眼色。

    小厮赶紧逃似的跑了出去。

    凌元尔摸了摸肚子,感觉到刚才的怒气好像影响了腹中的胎儿。

    她赶紧坐在来,平息自己的愤怒,管事麽麽在她身后一边帮她顺气,一边安慰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