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丈母娘的到来

    小厮赶紧逃似的跑了出去。

    凌元尔摸了摸肚子,感觉到刚才的怒气好像影响了腹中的胎儿。

    她赶紧坐在来,平息自己的愤怒,管事麽麽在她身后一边帮她顺气,一边安慰她。

    “麽麽在屋嘛?”一个身穿穿着藏青色衣服的丫鬟在屋外喊道。

    管事麽麽走了出来,语气不善的问道:“何事,夫人正在气头上你还来打扰真是不长眼睛的东西。”

    那丫鬟被管事麽麽骂的脸一阵红一阵青的说道:“回嬷嬷的话,是夫人的母亲来了来了!”

    管事麽麽惊讶的问道:“你说太太来了?”

    丫鬟点了点头。

    管事麽麽双眼一亮,脚下步子忍不住加快,穿过一道墙有一道墙,来到了牡丹亭,只见凉亭的软登上坐着一个皮肤光滑紧致,神态可亲身蓝色流星闪裙,,一副高傲立刻凸现出来,淡蓝色丝带,漫天飞舞着,好似天仙,飘飘洒洒,实是迷人眼,蓝色扑蝶扇,轻摇着,头梳流月髻,如弯月,戴一侧流苏,插一支宝蓝色朱钗,面露喜色,一身宝蓝,竟显素洁,高雅,鹤立鸡群之态着。

    看起来富贵逼人,极是贵气。

    “老奴拜见夫人!”

    见着妇人,管事麽麽神色有些激动,立马就跪了下来,行了大礼。

    妇人也就是凌元尔的母亲,凌夫人,温和一笑,说:“管事麽麽怎么如此多礼?她吩咐了身边的麽麽把管事麽麽扶了起来。”

    管事麽麽谢了恩,从地上站了起来,凌夫人说道:“你是元尔的奶娘,何须这么大的礼,要是被元尔知道了,肯定要说我这个做娘的怠慢你了。”

    管事麽麽兢兢战战的说道:“夫人,哪里的话,“能伺候小姐,那是老奴的福分,岂有怠慢一说?要不是夫人的准许我怎么可能还能伺候夫人。”

    凌夫人问道:“麽麽,最近我闺女把可好?”

    管事麽麽看了看四周,悄悄的在凌夫人耳边说了几句。

    凌夫人点了点头。

    “这样也好,说起女儿我倒有些日子不曾看见她了,如今倒是怪想念的。凌夫人说道。”

    管事麽麽把凌夫人带进了西苑。

    凌元尔看见自己的娘来了,高兴地从软榻上站了起来。

    走过来,迫不及待拉住凌夫人的手,轻轻的喊道:“母亲。”

    凌夫人即温柔又担心的说道:“你说你这孩子,都是做母亲的人了,怎么还这样急急躁躁的,伤了孩子可怎么办?”

    凌元尔她微微颔首,脸上略带一丝笑容说道:“娘,这不是好久没见到你了嘛?女儿都想念你了。”

    管事麽麽也在一旁附和道:“夫人,每天都在念叨你了。”

    凌夫人听了笑的合不拢嘴,她说:“嬷嬷自是好的,把我儿交给你,我也放心。”

    最近府里忙,我早都想来看你了,可是一直脱不开身。

    刚好今天是端午节,老爷本来打算和我一起来的,可是临时有事一直走不开了。

    随便带了一些东西来看望我的外孙。

    凌元尔娇羞的一笑:“娘,你怎么知道是外孙?”

    “要是不是怎么办?”

    “侯爷也对我肚子里这个爆了很大的希望。”

    凌夫人说道:“你要对你自己有信心,就算不是男孩子,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管事麽麽连连点头,面露赞同:“太太说得有理!”

    凌夫人环视了一周四周,问道:“今天是端午节,怎么不见侯爷?我听老爷说宫里的宴会早都结束了。”

    侯爷还跟老爷打了招呼的。

    我听老爷说他身边嗲了一个女子,是不是新招来的姬妾。

    管事麽麽一听,气的鼻子囱上天。

    “太太,你不知道就是那个贱蹄子,让我们夫人这会儿独守空房,等到现在都不见侯爷回来。”

    凌夫人看着以前如花似玉的姑娘如今却是神色憔悴,凌夫人心里忍不住疼惜,说:“你倒是受罪了,不过只要忍着,何况你肚子还怀了孩子,这姬妾上不了台面,等你生了孩子又的是机会慢慢收拾她,一切都会好的!凌夫人看了桌子上的菜肴看样子是还没有动过筷子,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没有胃口,可是这时候,在吃食上,是半点也不能马虎的,就算吃不下,也得硬塞进去,当初的侯爷可是再三求亲老爷才把你嫁给他的,我看得出来他也是真的喜欢你。只要你生了这个孩子,男人嘛多哄哄,对他再好些,新自然都在你这儿来了。如果不喜欢你,相比府上的庶子都有好几个了。”

    凌夫人拍了拍凌元尔的手,示意她放宽心些。

    凌元尔听到凌夫人把这么私密的事情都难呢过说出来,感觉很不好意,脸色都变的绯红。

    凌夫人笑了笑:“闺女,我都是过来人,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凌夫人转头对管事麽麽说道:“麽麽,这事侯府的第一个嫡子,你做什么都要仔仔细细的,不敢有丝毫马虎。”

    管事咬牙切齿的说道:“太太尽管放心,就算拼了这条老命我也会保全夫人的。”

    凌夫人安心了不少,点了点头。

    古人云妇有七出:不顺父母,去;无子,去;淫,去;妒,去;有恶疾,去;多言,去;窃盗,去。这要是犯了七出之条其中一条无子,可以知道,妇人不能给丈夫生儿育女,是何等的罪过,凌夫人怎么能不担心。

    如今倒是好了,你终于是有了,我这心,也放下了!”

    凌元尔把她娘拉在了桌子边说道:“娘,我们娘俩只顾着在一旁说话,倒是怠慢了娘,这都几个时辰过去了,相比娘的肚子也饿了。我们一边吃,一边聊天。”

    管事麽麽在一旁给布菜。

    凌夫人也有些饿了,吃了几个粽子,凌元尔见到了自己的娘,心情也好了许多,自然比平时吃多了一点。

    凌元尔看了看四周,对管事麽麽说道:“麽麽你先去门外守着,有任何的风吹草动,立刻来通知我一声。”

    管事麽麽点了点头。

    两母女吃完了饭,挨在一起说起了悄悄话。

    凌元尔神色紧张的问道:“娘,那次派来的杀手,怎么会是宏康。”

    凌夫人也对宏康的死有些惋惜,不过那孩子对凌元尔的心意,就算隐藏的再好,也逃不过她的那双眼睛。

    凌夫人说道:“元尔,逝去的人,就不要在闵怀了,如果被侯爷看出了什么,对你也不利,对我们家也不利。”

    凌元尔点了点头。

    凌夫人唉声叹气的说道:“那孩子也是心甘情愿的。”

    不知道他从哪儿得来的消息,非要老爷把这次机会给他已做报答。

    “没成亲前,我都知道你这孩子的心意,心系你表哥裴邵恒,可惜妾有情,郎无意,女儿何必把心意浪费在一个认得身上,抓住眼前人才是最重要的。”

    凌元尔雅致的玉颜上雕刻着绝美的五官,水色的双眸清澈见底又不失明媚,但却带着淡淡的微笑,似乎能看透一切,小巧精致的鼻子,如樱桃般轻薄如翼的小嘴,“娘如今我早都喜欢上容衔了,正是因为看清楚了自己的心,所以彩容不下她人的分享。”

    凌夫人说道:“经过今天这么一出,我也看出来了,这为姨娘其确有两把刷子。”

    凌夫人唉声叹气的说道:“闺女,作为侯府的夫人,按理说你应该出席宴会,怎么会是姨娘去了?”

    凌元尔说道:“娘,不是我不想去,我这肚里的孩子闹的实在太折腾,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凌夫人说道:“如今也只能这样了,等你以后生了孩子在慢慢的收拾那为姨娘,不过收拾归收拾,但是也要有的度,明理不行,只能暗里。”

    正要惩罚一个人没有必要经过,自己的手,有时候经过别人的手就行了。

    凌元尔听了凌夫人的一番话之后,顿然茅塞顿开。

    凌元尔问道:“娘,我大哥,二哥爹她们都还好吧?”

    凌夫人点了点头,都还好,听到我今天要来看你,都拿了礼物让我给你送过来、

    凌夫人从衣袖里拿出一个长命锁,说道:“这是你大哥给他的侄子准备的。”

    这个玛瑙翡翠是你二哥为你准备的。

    还有你爹爹让我把这副书画带过来,你也一直都知道,你爹爹有这个爱好。

    想到自己的外孙子,自然会拿出他心爱的东西。

    凌夫人是个有手段的人,凌大人身边除了一个膝下仅有的一个侍妾之外,而且那个侍妾还没有孩子,凌大人就便再无旁的女人了,两个儿子和凌元尔一个女儿,都是从凌夫人肚子里边出来的,这凌夫人的娘家也是既有势力的人。当时比凌大人的势力还要大的多,凌大人自然不敢得罪凌夫人,听说在凌夫人还没有嫁给凌大人的时候,就有一位他及其喜欢的女子,本来扶正的,谁知道家里的老太太一直不同意,就娶了现在的凌夫人,凌夫人进门后,一直把把后院管得紧紧的,每次去他喜欢的哪位女子哪里还得经过凌夫人的同意才行,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哪位女子在怀着身孕的时候,离奇失踪,下落不明,凌大人派了很多人找都寻找不到,以为那个女子死了,结果就只好不了了之。如今的夫人和凌大人看起来倒是合合美美的,实际上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