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吃货一只

    凌夫人进门后,一直把把后院管得紧紧的,每次去他喜欢的哪位女子哪里还得经过凌夫人的同意才行,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哪位女子在怀着身孕的时候,离奇失踪,下落不明,凌大人派了很多人找都寻找不到,以为那个女子死了,结果就只好不了了之。如今的夫人和凌大人看起来倒是合合美美的,实际上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凌元尔说道:“谢谢母亲了,待我像爹爹,大哥二哥问好。”

    凌夫人高兴的点了点头,“元尔,时间不早了,我也得回府了,记住我的话,先把手里的事情放一放,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凌元尔点了点头。

    “侯爷回来了!”

    母女正说着话,外边突然传来管事麽嬷的声音,母女二人顿时一惊。凌元尔放开了凌夫人的手去迎接快要进门的容衔。

    很快容衔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见凌夫人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小婿拜见岳母大人!”容衔对凌夫人拱手,举止间没有丝毫的轻慢,就算归贵为侯爷但在岳母的面前他一地那都有没怠慢。

    凌夫人赶紧说道:“侯爷行如此的大礼,叫我怎能承受得住,理应我给你行礼才是。”

    容衔不削一顾的说道:“母亲大人,含辛茹苦的元尔养大,还嫁与我,我感激都来不及了。”

    行这个礼也是应该的。

    凌夫人对这个女婿是千万个满意,对他点了点头,笑说:我听说元尔怀了身孕心理放不下忍不住的就过来看看,如今看到元尔气色红润,实属侯爷的辛苦了!”

    容衔看了一眼凌夫人,,只是说:“岳母放心,如今元尔肚子里怀的可是侯府的嫡长子我理应照顾她,何况屋里丫头麽麽,都能把元尔照顾的很好,我也不怎么辛苦。”

    凌夫人被容衔的话语堵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容衔的骨子里其实还是见不得凌夫人的太过于做做的,早些年的那些传闻,他也多多少少听到过一些。

    容衔在凌夫人也不好多待,稍坐一会儿便起身告辞离开,刚才的行礼,看得出来容衔已经做到了极致,这会儿脸色不大好。

    她自己也不是多愿意待,看了看女尔气色,只要姑爷对元尔好就行了。

    凌元尔见走到容衔的身边,轻轻的问道:“侯爷,吃了饭没有?如果没吃我这就让厨房再去做一些”,容衔扫了一眼桌子上的一片狼藉。也吃到凌元尔吃过饭了,他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刚才在外面惦记着凌元尔会在家里等自己急急忙忙还没有等姬茶茶睡醒就把人叫了起来。“

    他缓缓的说道:“夫人,我已经在外面吃过了。”

    凌元尔说道:“既然侯爷吃过了,臣妾想送送我娘。”

    容衔点了点头。

    凌元尔挽着凌夫人的手,将她送出西苑,神色有些不舍,说:“娘,我在陪你到凉亭多坐一会儿吧!”

    凌夫人拍拍她的手,说道:“你向来是个明白的,姑爷不是太喜欢我,我留在这里不是自找罪受吗?”

    凌元尔双目微湿,说:“娘说的我都明白!”

    只是我好舍不得娘。

    凌夫人说道:“傻闺女,你又不是见不到我了。”

    侯爷喜欢你,你的要求他自然会应的。

    凌元尔拉着凌夫人的手,再三叮嘱的说道:“娘,你平时少我和爹闹些,好好的过日子吧!”

    凌夫人摇了摇头,这都十几年了,你爹心理的女人也该忘的差不多了,现在娘也是只想和他好好的过孺子,闺女怒不要担心,最近我和你爹都过得很好,虽说是相敬如宾,但是现在的生活却是我想要的,你爹没有什么姨娘,如今我很知足,何况你爹现在每晚都来我房间,不在睡在书房了。”

    凌元尔听到凌夫人这么一说,心理的石头也落下了不少,以前虽说爹对我们三个儿女很好,但是对娘总是冷冰冰的,如今看到爹比以前对娘好了些,她的心理也安心了不少。

    凌夫人摸了摸凌元尔的手,说:“行了,就送到这吧。嬷嬷,好好照顾你们夫人。”

    管事嬷嬷矮身说:“老奴明白!”

    凌元尔看着自家母亲的背影,有些怅然若失,但愿娘说的是真的吧!

    管事嬷嬷说道:“夫人,回去吧!”

    凌元尔回到西苑的时候,见容衔还没有走。

    也是比较惊讶的。

    容衔问道:“岳母大人回去了?”

    凌元尔点了点头。

    她靠在容衔的身边,跟他坐在一起。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

    凌元尔就算是怀孕了,面色暗黄可是她的笑容却是很感人。

    她依偎在容衔的身上,在桌子上拿了一个粽子,打算亲手抛外面的叶子,容衔按住了凌元尔的手,温言细语的说道:“夫人,这等小事让丫鬟做就是了。”

    凌元尔哑然失笑,“侯爷,今天是端午节,难道作为夫人的给侯爷抛开一个粽子都不行吗?”

    容衔看见凌元尔脸色有些不好,他搬过了凌元尔的头,让他面向自己,温和的说道:“夫人,我不是这意思,我舍不得你这双白嫩的手为我做这么粗燥的事情。”

    凌元尔听到容衔这么一说,发现是自己误解了。

    凌元尔说道:“侯爷,既然这么在乎臣妾,以后就不要在叫臣妾夫人了。”

    容衔睁大眼睛问道:“那叫什么?”

    凌元尔说道:“侯爷,叫我元尔吧!”

    容衔点了点头,“那夫人既然让我叫你元尔,那夫人是不是也要答应本侯一个条件。”

    凌元尔被容衔的话语吓的脸色一阵发白。

    容衔微微一笑,“元尔难不成怕我吃了你,你别紧张。”

    我是想说既然我夫人把我叫元尔,那么夫人以后不要再侯爷侯爷的叫了,也叫我容衔如何?”

    凌元尔她脸儿红得像熟透了的山柿子,忙低下头去,不敢再看容衔一眼。

    只是声如蚊一般的“嗯了一声。”

    姬茶茶回到凌源阁的时候,带着一身的酒气。

    小丫头意见自己的娘回来,连忙跑了过去迎接,还没有走到姬茶茶的身边,小丫头就闻到了姬茶茶身上的隆隆的酒味,赶紧捂住鼻子,笑呵呵的说道:“娘,你身上好臭呀,都快把雪儿熏晕了。”

    姬茶茶低下了头,在小家伙的鼻子上轻轻的捏了捏,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穷,如今雪儿到时嫌弃自己的娘来了。

    容雪儿笑嘻嘻的说道:“雪儿才没有嫌弃娘了,娘是这个世界上对雪儿最好的人,我才不会嫌弃。”

    姬茶茶见小丫头有些较真了,微微一笑,“傻丫头,我跟你开玩笑的。”

    容雪儿一听,笑得合不拢嘴。

    姬茶茶把今天买的零食从篮子拿了出来。

    容雪儿一见高兴坏了,“娘,有我最喜欢吃的冰糖葫芦,还有糖果。”

    姬茶茶说道:“我知道雪儿喜欢,这是娘今天特意在街上给你买的,你给姨姨那几个区。”

    碧荷听到姨娘时时刻刻的想到自己,心理也是暗自的高兴。

    她对说容雪儿说道:“小郡主,你吃吧,奴婢不吃。”

    容雪儿高兴地拿上了冰糖葫芦跑出了房门。

    姬茶茶有些不放心的说道:“雪儿慢点。”

    “这孩子,姬茶茶摇了摇头。”

    碧荷说道:“姨娘无须担心,雪儿一向都很乖的。”

    碧荷问道:“姨娘要不要洗洗?”

    姬茶茶闻了闻自己的衣袖,难闻死了,想起了自己喝醉酒耍酒疯的状态,恨不得自己找个老鼠洞藏起来。

    这次可是在容衔面前丢大发了,做了姨娘大半年,还没有想今天这么失态过的。

    不过她回来的时候特意的看了一下容衔的脸色,见他没有呈现出不喜的表情,心理着实好了不少。

    “姨娘,热水提来了!”外边传来碧荷的声音,姬茶茶走了过去见碧荷提着那么大一桶水摇摇晃晃的,水倒是没有洒出来,她赶紧走了过去找个棍子帮碧荷一起抬。

    碧荷连忙说道:“姨娘,这可使不得。”

    姬茶茶说道:“屋里就我们两个人,我也没有把你当外人,在乎那么多干什么?”

    碧荷伺候着姬茶茶泡了洗个热水澡,拿了干的帕巾给她擦拭着头发。

    姬茶茶有些哭笑不得:“你这是把我当小孩子啊!”

    自从来了这里,你一直把我当小孩了。

    碧荷说道:“姨娘,哪里的话,能为姨娘做事情是奴婢的福分。”

    姬茶茶问道:“碧荷,我让你写的信,你可写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