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鸡蛋里面挑刺(提前祝大家平安夜快乐)

    姬茶茶有些哭笑不得:“你这是把我当小孩子啊!”

    自从来了这里,你一直把我当小孩了。

    碧荷说道:“姨娘,哪里的话,能为姨娘做事情是奴婢的福分。”

    姬茶茶问道:“碧荷,我让你写的信,你可写好了?”

    碧荷点了点头,姨娘信早已经写好了,就等着你吩咐送往驿站了。

    在京城想要把信送出去都得去驿站。

    姬茶茶说道:“碧荷,明天就麻烦你亲自跑一趟把信送出去。”

    碧荷摇了摇头,姨娘这可能行不通。

    姬茶茶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碧荷说道:“姨娘,难道你忘了,我们平时不能出府的,想要出府都要到管事麽麽哪里报道一声才能出去!”

    姬茶茶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情我亲自去做,对于京城我不是太熟悉,等一切准备好了之后,你在替我跑一趟。”

    碧荷点了点头。

    这一夜,姬茶茶带着美好的愿望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在姬茶茶去给凌元尔请安的时候,姬茶茶把这件事情说给了凌元尔。

    凌元尔不耐烦的说道:“这点小事情你看着办就行。”

    虽然凌元尔并没有给她好脸色,但是姬茶茶还是感激的,有了凌元尔的开口,办起事情来好多了。

    还没有到响午的时候,姬茶茶就吩咐了碧荷去替她送信。

    她的心情带着写激动和忐忑,这样的心情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那其中的想念,也只有自己能懂。

    到了黄昏的时候碧荷从外面风风火火的送来了。

    还没有走进屋里,姬茶茶就把她接到了,她连忙问道:“碧荷信送出去了吗?”

    碧荷说道:“姨娘,我办事情你还不放心吗?”

    当然送出去了。

    上书房容衔坐在书桌前看一些奏折,这时候只听见一个侍卫说道:“侯爷,有件事情事情不知道该不该报给你。”

    容衔看着手上的折子,头都没有抬一下只是冰冷的说道:“说吧!”

    那侍卫说道:“我查到姬姨娘最近送了一封信到了驿站,信的方向好像是送往南下的。”

    容衔听到姬茶茶是写给她娘的信神色一惊,沉思了一会儿,眉头金硕的说道:“你把信给我拦下来,送到我的书房来。”

    只见那侍卫从离开再回到侯府的书院用了不到半个时辰。

    侍卫把信给容衔呈了上去。

    容衔打开信一看,上面的语言并不多,“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娘亲勿念。”

    这几句简短的语言豆都表达出了姬茶茶思念她娘,容衔鄙夷的眼神看着上面的这些字,谁手往火烛上一扔,小小的火焰瞬间烧毁了姬茶茶的的愿望,桌子上只留下一些白色的成灰,一阵风从窗户吹了进来,那些成灰被吹的连痕迹都找不到。

    低下的侍卫看着这一幕幕也不懂,侯爷是个什么意思,只能低下头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等容衔做完了这些事情之后,阴冷的说道:“以后只要姬姨娘写的信,通通送到我这里来。”

    那侍卫回到:“小人遵命。”

    徐胥一副嬉皮笑脸的走了进来,容衔一抬头冷冷的说道:“徐大人,找我何事?”

    徐胥并不怕容衔的冷脸也是一副习惯了的样子,“没事情我就不能来看看你了?”

    我这不是听说你好不容易才有了嫡子了嘛!“是专门过来向你道喜的。”

    “看你,脸黑成这样子,不知道是谁把我们家人见人怕的掌掴候给惹了。”

    容衔说道:“依然你来都来了,我刚好有事情和你说。”

    “坐吧!”

    容衔神色凝重的说道:“徐兄,我真有件事情帮找你帮忙。”

    前段时间不是我府里的姨娘遇刺了吗?

    我让手下去查探,这都一两个月过去了,连点头绪都没有。

    徐胥说道:“是不是南下带回来的哪位,她才来上京,不知道招惹到了什么人物要治她于死地。”

    容衔没没想起那天要是自己在去晚一点那不是姬茶茶就死了?想到这处的时候他都无比的暴怒。

    徐胥看着容衔的这幅表情,明明就是喜欢上了人家,还不知之。

    他摇了摇头,算了人家的家务事还是不要管了,正事要紧。

    徐胥说道:“大哥,请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为你办好。”

    容衔点了点头。

    徐胥正往回走的时候,碰见了姬茶茶和容衔的女儿,

    徐胥上下打量了一遍,姬茶茶,没想到这个女人来到这里之后变化会这么大,差一点自己都认不出来了。

    这样的的女子大哥迟早会陷入她的感情漩涡里,只是到那时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想必现在的她还不知道她的娘,已经被她最喜欢的人给杀了吧!

    如果知道也不会这副天真的表情。

    姬茶茶被徐胥打量的有些不好意思,她轻轻了咳了两声。向徐胥行了行礼。

    徐胥回过神来,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姬茶茶,话也没说就离开了。

    姬茶茶在心里还是怕这个看似凶神恶煞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

    如果没有他的到来,想必自己还是无忧无虑的生活在终南山,只可惜平静的生活因为他的到来都被打破了。

    最近这段日子里她像及了那些富家女眷,锦衣玉食,养尊处优,过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安逸悠闲。原先这种日子是她无限期盼的,在终南庄的时候,她也幻想过能过上好日子,娘能轻松一点不要那么辛苦,可如今心愿已偿,她却没有半分的喜悦满足,写出去的信,这都快一个月了连点音信都没有。

    残夏,是一年中夏季转折点的时节。白天,依然烈日当空,土地依然被烤着,空气在灼人的阳光下依然闷热。成熟的谷物在炎热下弯着腰,低着头,和草叶一样绿色的蚱蜢,四处发出微弱而嘈杂的鸣声。天空带着那种即将变红的橙黄色,仿佛一大片金属接近炉火时一样。

    凌源阁院子里的花花草擦都被嗮的奄奄一息,好像快要折腰了。

    姬茶茶穿着一身粉白色的长袍、腰束紫色的宽边薄衫,外面套着一件半透明的丝制长衫,显出欣长高挑的身材。袖口和裙摆都有着莲花绣饰。脸上略施粉黛、气质若兰。举手投足间、尽是文雅,看起来比刚开始的那股土里土气的的姑娘一比不知道好了多少。腰间垂着一个紫色、绣着莲的香囊。手中握着一把折扇、轻轻煽动、头上,却依是布满细密的汗珠。乌黑的长发、垂至腰际、头上仅戴了一支莲花簪一袭粉色的衣服、腰间配着淡粉色流苏绢花,额前的刘海随意飘散。

    只要一打开房门屋外的热气就扑面而来,容雪儿倒是阁不怕热的主,这会儿还在外面一个人在玩了。孩子小还停不住。

    姬茶茶倒是有些担心这么热的天怕中暑了,赶紧让碧荷把她喊了回来。

    姬茶茶这会儿正逍遥自在的躺在凉椅上,碧荷在一旁拿着蒲扇给她散热。

    姬茶茶对着碧荷说道:“碧荷要是你手臂算了给我说一声,我自己来就行了。”

    碧荷摇了摇头,“姨娘,我哪里有那么娇气,以前还没伺候姨娘的时候每天的冬天不管天寒地冻的我都要你冷水拿冷水洗衣服。

    如今能伺候姨娘,我的日子辛福多了。

    姬茶茶听到碧荷这么一说,倒是想起了自己,虽说以前老是被娘亲骂,可是娘从来都没有在大寒冷的冬天让自己用冷水洗衣服,每每想到这里的时候,总感觉很懊悔,自己没有好好的孝顺过娘就离开了。

    碧荷看到了姬茶茶不高兴的表情问道:“姨娘,怎么了是不是我哪里说错话,惹姨娘不高兴了。”

    姬茶茶轻启薄唇,“没有,就是想我娘了。”

    碧荷说道:“姨娘不要担心,再等等说不定老夫人就来信了。”

    姬茶茶点了点头。

    姬茶茶正在郁闷的时候,就听见凌元尔身边的麽麽大声的在外面吼道;“姬姨娘在吗?”

    姬茶茶赶紧从凉椅上站了起来,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再让碧荷看了一变有何不妥之处,才打开门去迎接管事麽麽。

    姬茶茶微微颔首微微浅笑,“麽麽不知道找我有何事?”

    管事麽麽鄙夷的看了一眼姬茶茶,冷言冷语的说道:“这是按照侯爷的吩咐让我把这葡萄送过来。”

    姬茶茶只看见几个蓝衣小厮提着一楼楼葡萄走了进来走了进来。

    管事麽麽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嘲讽一番姬茶茶,说道:“这可是北方上好的葡萄都是绿皮绿肉,葡萄一颗颗也不大,而秋月端上来的葡萄却是紫皮紫肉,一颗颗像珍珠一般大小,皮薄肉多,里边的核也只是小小的一颗,想必姬姨娘定是没吃过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