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孺子可教也

    管事麽麽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嘲讽一番姬茶茶,说道:“这可是北方上好的葡萄都是绿皮绿肉,葡萄一颗颗也不大,而秋月端上来的葡萄却是紫皮紫肉,一颗颗像珍珠一般大小,皮薄肉多,里边的核也只是小小的一颗,想必姬姨娘定是没吃过吧!“

    姬茶茶抬头故意在麽麽的面前摘了一颗洗都没有洗直接吃了下去,当即脸上就亮了,说:“麽麽这葡萄可真甜!”

    管事麽麽给姬茶茶一个白眼鄙视了一番,真是上不了台面的姨娘,一点都不讲卫生。

    姬茶茶被又被麽麽说的话给打击到,反而略带调皮的一笑摘了一颗,“麽麽你要不要吃?”她看着手里的青葡萄,麽麽你还不知道吧!在我们那地方,像这样子的葡萄满山遍野都是。

    管事麽麽本来想数落一顿姬茶茶的,没有想到被姬茶茶的话呛的一阵脸红。

    她恨狠的瞪了一眼姬茶茶就开了。

    碧荷这还是第一次发现姨娘整人的手段是这样的机智,她笑呵呵的说道:“姨娘,刚才你好棒呀,那凶神恶煞的管事麽麽被姨娘气的两个鼻孔出气了。”

    姬茶茶一笑,我早都看她不爽了,狗仗人势。

    姬茶茶对碧荷说道:“碧荷,多洗一点葡萄,你和雪儿好吃。”

    碧荷说道:“姨娘,这不好吧!”

    姬茶茶说道:“碧荷我又没有把你当外人,这么多的葡萄我一个也吃不完,再说了这夏天的葡萄也不经放,除非放在冰窖里,你那冰窖有我们的位置吗?”

    这葡萄呀放一晚上都不好吃了,何况夏天的蚊虫比较多,这类的甜食比较招惹小虫虫,剩余的就拿去厨房给姑姑们吃一些。

    碧荷连声说道:“谢谢姨娘。”

    小家伙也喜欢吃酸酸甜甜的东西,一听到有葡萄吃了,赶紧跑过来皮都没有薄直接放到了嘴巴里。

    姬茶茶说道:“雪儿,慢点吃,没人和你抢,你人还小少吃点,吃多了就会肚肚疼。”

    容雪儿看了桌子上的葡萄看都没有看她娘一眼,点名了点头。

    姬茶茶摸了摸容雪儿的柔软的头发。

    三个人一上午大约吃了十斤左右的葡萄,都吃得撑的不想动了。可能连晚上晚饭也不想再吃了。

    这么热的天也不能出去消消食,姬茶茶和容雪儿躺在凉椅上舒舒服服午睡了起来。

    等她们娘两睡着了之后,碧荷才吧剩余的这些葡萄拿到厨房去了。

    管事麽麽一路上唧唧咕咕的抱怨着。

    一走进南苑的一品轩凌元而就看出了管事麽麽的不好的脸色,便问道:“麽麽,我不是让你给姬姨娘和辛姨娘送葡萄去了吗?”

    怎么么么还是一副气冲冲的模样。

    管事麽麽没有闲着,一边跪下来给凌元尔按摩有些发酸浮肿的退,嘴里还嘀咕道:“读了那个贱蹄子还能有谁能把老奴气成这个样子,夫人刚才你是没看见那姬姨娘嚣张的样子。”

    “夫人好心好意的给她们送一些葡萄过去让他们尝尝,哪知道姬姨娘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还把老奴数落了的一顿。”

    凌元尔一听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好你个凌元尔我好心给你送些葡萄,没想到你竟然不知好歹,打狗也要看主人,竟然敢这么轻贱麽麽。”

    管事麽麽眼里的阴狠一闪而过,抬头对着凌元而一笑《“夫人,不要为了这等奴才气坏了身子。”

    凌元尔把管事麽麽拉了起来说道:“麽麽,从小到大除了我娘亲之外我就把你当亲人了,没想到我连麽麽都保护不好,竟然让麽麽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管事麽麽刻意的从眼里挤出了两滴眼泪,凌元尔看到麽麽这么伤心,连忙安慰道:“麽麽,你别伤心了,这件事情我不是这么容易就算了的。”

    管事麽麽说道:“夫人,现在还是暂时不要动姬姨娘,上次的差点流产的事情,着实吧老奴吓了一大跳,等夫人把小公子生了下来,我们在想办法慢慢的收拾她,现在就让她逍遥一阵子。”

    姬茶茶抱着容雪儿躺在凉椅上睡的正香,迷迷糊糊听见外面有个男的声音喊道:“姬姨娘在吗?”但是她以为是做梦,翻了身又睡了过去。

    碧荷一看是侯爷的身边的侍卫,连忙把姬茶茶喊了起来,说道:“姨娘,侯爷身边的侍卫正在喊你了。”

    姬茶茶因为在睡梦中被碧荷给摇醒了,她朦胧的睁开眼睛问道:“碧荷怎么了?”

    碧荷说道:“姨娘,快起来梳妆打扮一下,侯爷的管事正在找你了。”

    姬茶茶一听是容衔在找他,连忙翻身爬了起来,碧荷的一番修整很快的把姬茶茶给打扮好了。

    打开了房门姬茶茶以为是容衔刚才幸喜的表情瞬间拜年了失落了起来,她整理好刚才的失落,嘴角上扬,问道:“小哥不知道侯爷找我何事?”

    那侍卫说道:“姨娘,按理说你是我主子,喊小哥可能不妥。”

    姬茶茶冲那那是侍卫的后背伸了伸舌头,这府中的侍卫成天都版着个脸真是跟容衔一模一样,也不知道累不累,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小人。

    姬茶茶刚才的动作在她的倒影中被这侍卫看的一清二楚,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一笑,侯爷的这位姨娘真是与众不同呀。

    姬茶茶跟在侍卫的身后上次的那个书房,这时候院子里的奴才们正在打扫从树上飘落下来的树叶。

    两个人都被这*无比的太阳嗮的汗水一颗颗的往下滴。

    姬茶茶看这这一幕不是没有同情心,是就算他想喊容衔让他们歇一歇等太阳落山了在来打扫,可是这些话可能还没有说出去,就被容衔一个眼神给瞪了回来。

    姬茶茶进屋看到的是这样的一幕,本来该大王看的折子,这会儿正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容衔的书鞍上。

    容衔没有抬头看姬茶茶,在她踏进得第一步就知道是她来了,从她的脚步声都能听得出来是她,一般的女子走路都是轻声细语的,只能听到少许的声音,而这位姨娘可能是自小在乡村长大,一时间走路的姿势也改不过来,走路的脚步声迈的稍微有点重,脚一放下都会有声音。

    对于这一点,容衔并没有责怪她,不淑女呀之类的。

    从进入侯府之后有这么大的变化也着实难为她了。

    容衔放吓手中的折子,靠在椅子上闭着眼道:“过来,给本候揉揉额头。”书房里除了他就只有姬茶茶在,这话自不会是对其他人说。

    姬茶茶走了过去,给容衔行了一个礼。

    她哭笑不得,平心静气的说道:“侯爷,我不会。”

    容衔眼睛一睁,漆黑了眸子倒映出了姬茶茶的身影,浅色罗裙缭姿镶银丝边际,水芙色纱带曼佻腰际,着了一件紫罗兰色彩绘芙蓉拖尾拽地对襟收腰振袖的长裙。微含着笑意,青春而懵懂的一双灵珠,泛着珠玉般的光滑,眼神清澈的如同冰下的溪水,不染一丝世间的尘垢,睫毛纤长而浓密,如蒲扇一般微微翘起,伸手点了点小巧的鼻子,一双柔荑纤长白希,袖口处绣着的淡雅的兰花更是衬出如削葱的十指,纷嫩的嘴唇泛着晶莹的颜色,轻弯出很好看的弧度。如玉的耳垂上带着淡蓝的缨络坠,缨络轻盈,随着一点风都能慢慢舞动。映红的小嘴轻轻开启。

    容衔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离我那么远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你,”一副笨手笨脚的样子。

    姬茶茶有些委屈,这个男人脾气真坏,好想念以前那个和蔼可亲的容容呀!

    容衔见她发愣,语气不善的,吼道:“快点。”

    姬茶茶步履蹒跚的走到容衔的身边。

    姬茶茶还没有动作,容衔就不耐烦的把姬茶茶的手拉起来放在了他太阳穴的两边揉了起来。

    如果不是姬茶茶单纯不动武功,他怎么会轻易的让姬茶茶进深揉这两个容易置人于死地的血位。

    姬茶茶站在到他后面,伸出手在他太阳血位上轻揉着,恰到好处的力道让容衔舒服地吁了口气!“孺子可教也。”

    “啊,什么?”

    等姬茶茶明白过来了容衔的话之后,才发现容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自己的大手放下了,这会儿正是自己一个人在给他揉。

    容衔没有说停,姬茶茶也只好忍着胳膊的酸痛继续手中的动作,此时两个人都能没有说话,都不愿意打破这份好不容易换来的宁静,屋内的鸦雀无声,可能连一颗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到。

    沉寂了一阵,那样的安静,被容衔给打破了容衔再问道:“你胳膊上的伤没有留下疤痕吧!再简单不过的一句问话却让姬茶茶心中泛起阵阵涟漪。”

    姬茶茶咬了咬红润的嘴唇,沉思了一会儿,浅浅一笑,多谢“侯爷的关心,胳膊上并没有留下什么疤痕!”

    容衔听见姬茶茶说没有留下疤痕!心里才放心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