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不眠之夜

    姬茶茶咬了咬红润的嘴唇,沉思了一会儿,浅浅一笑,多谢“侯爷的关心,胳膊上并没有留下什么疤痕!”

    容衔听见姬茶茶说没有留下疤痕!心里才放心了。

    容衔拉下来姬茶茶轻柔的小手,温和的说道:“姬姨娘,有没有吃今天送过去的葡萄。”

    姬茶茶点了点头。

    容衔看着姬茶茶低头顺眉的样子,伸出了了两个指头捏住姬茶茶的下巴,看在你刚才为我辛苦的份上,我教你写字。

    刚才姬茶茶是站在容衔的身后,给他揉的,这会儿姬茶茶被容衔抱在了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虽然说两个人夫妻之间该行的事情,都行过了。

    可是这大白天的,姬茶茶坐在容衔的怀里感觉到很别扭,脸上的燥热,让姬茶茶心里慌慌的,她在容衔的怀里动了动。想要找个好一点的姿势,这样才不免尴尬,哪知道姬茶茶不动还好,这一动,容衔一把抱住了姬茶茶让她坐在了他的大腿根部,姬茶茶感觉自己的屁股下下面有个东西蠢蠢欲动,吓得再也干不动作了。

    容衔喷洒的热气全都扑在了姬茶茶的耳旁,“这才知道怕了,刚才让你别动你非要动。”

    姬茶茶抬起头看了一眼容衔,见他眼里的浴火乱冒。

    她下意识的低下了头。

    容衔拿出了一张白纸,握住姬茶茶的手,一笔一划的教姬茶茶写着自己的名字,写好了之后容衔问道:“你知道我写的什么吗?”

    姬茶茶看着白纸黑子上的字,拿了起来,眼睛里闪着耀眼的星光,嘴角微翘,“侯爷,这是我的名字。”

    在书房里这么久了,姬茶茶也认识了很多字,就是不会写。

    姬茶茶看着这几个黑黑的大字,苍劲而有力。

    侯爷写字跟他的人一样好看。

    容衔看着姬茶茶的笑容,也深深的被她感染了。

    嘴角也不自觉的跟着他笑了起来。

    容衔对着姬茶茶说道:“以后你每天来书房,我每天教你写几个字,时间久了你就会写了。”

    姬茶茶兴奋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书房的们突然间被打开了,一道白光照射了进来,姬茶茶下意识的用手挡了当刺眼的光芒。

    管事麽麽进来的时候,大惊了一跳,只看见贱蹄子正坐在侯爷的腿上,一点都不知道害臊,真是不要脸,姬茶茶被管事麽麽突然的到来也是弄的手慌脚乱的差点从容衔的腿上摔了下去。

    还好被容衔一把给接住了,才没有闹出笑话。

    姬茶茶局促不安的从容衔的怀里退了出来,怀抱的温度突然间消失,一时间让容衔很不适应,他皱了皱眉头。

    一双眼神阴冷的看着这个外来打扰了她们的人。

    管事麽麽被容衔的眼神吓的手忙脚乱,差点把手里端的莲子粥给打碎了。

    她诚惶诚恐的地上,哭啼流泪的说道:“侯爷饶命,夫人见侯爷都这个时辰了还不见侯爷这个时辰了还不见侯爷去西苑用膳就让老奴把莲子粥端过来让侯爷垫垫肚子。”

    老奴在门外叩了好几声,也不见里面有人回答,老奴就自作主张的进来了。

    侯爷要是责罚,老奴也心甘情愿的接受,“但是请侯爷喝了这玩莲子粥,这是夫人一定要让老奴看着侯爷吃下去,夫人才能放心。”

    容衔被管事麽麽弄的一阵心烦,摆了摆手说道:“你把莲子粥放下吧!我等会儿再吃。”

    “我也不责罚你了,免得责罚了夫人身边的人,竟然饶了她肚子里的胎儿,不过本候不希望管事麽麽下次不要在这河阳冒冒失失的。毕竟麽麽可是这个侯府的管家。”

    管事麽麽被容衔训的火冒三丈,她抬头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姬茶茶,都是这个不要脸的贱蹄子,想抢侯爷不说,还妄想取代夫人的位置,这会儿竟然让自己无缘无故的被臭骂一顿。

    姬茶茶一抬头,对上了管事麽麽阴狠的眼神,不自觉的倒退了一步,刚平静的风波是不是又要来暴风雨了。

    这不是她想看到的。

    容衔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管事麽麽,说道:“你起来,退下吧!不过我的说一句今天的事情要是敢说出去一句小舌头。”

    姬茶茶这时候也是心烦意乱的,容衔也是心情不好,他看了看姬茶茶说道:“你也别多想,这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不必放在心上。你先退下吧!”

    姬茶茶在猜想这会儿容衔呈现出了心烦的表情,怕是在担心刚才的事情被麽麽看见了告诉凌元尔,怕她伤心吧!

    容衔此刻的心烦意乱是有一半是因为姬茶茶,有一半是因为凌元尔。

    看到麽麽让他感觉到了他有些对不起凌元尔,可是每每靠近姬茶茶的时候自己总是不自觉得有些被她吸引,想要靠近她。

    姬茶茶走在路上酸酸的感觉溢出了眼,化做水汽消失在蒸腾的水雾中……。

    她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为容衔一个简单的动作而伤心,自己怕是爱比不爱多一些吧!连她自己都要控制不了她自己的心。

    姬茶茶走在路上魂不守舍的,根本就没注意到从前面穿出来一个人,只看见地上黑黑影子,她被吓了一大跳。

    抬头一看竟然是管事麽麽,管事麽麽讥讽的一笑,“怎么心虚了,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那明明是我们夫人的位置,你也要和她抢。”

    管事麽麽脸涨得通红,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这贱蹄子,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你休想越过我们夫人。”

    姬茶茶一瞬间的委屈上来了连串泪水从她悲伤的脸上无声地流下来,姬茶茶没有一点儿的哭声,只任凭眼泪不停地往下流。

    嘴里 呢喃细语的说道:“我也没想和夫人抢什么?”

    管事麽麽两眼通红 哑然失笑,“没抢什么?”

    “你敢昧着良心问自己吗?”

    姬茶茶被质问的哑口无言,麽麽只是莞尔一笑。

    姬茶茶回到凌原阁的时候,小丫头已经睡着,碧荷不在,赤足单衣的姬茶茶独身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正望着没有星星的夜空发呆,环膝而抱的她看起来好生凄凉,六七月的天气本来是闷热的可是,她却在这样的夜晚感觉到无比的寒冷。

    碧荷回来的时候,看见姬茶茶端坐在台阶上,“姨娘,你怎么连鞋都不穿就跑出来了,地上凉得很!”

    姬茶茶只是呵呵的笑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眼泪就像绝提一样直往下溜。

    “姨娘娘!”碧荷心疼地叫着,把姬茶茶抱进了怀里。

    姬茶茶把碧荷紧紧的抱在怀里,哭的就像个孩子。

    碧荷,也不知不觉的留下了眼泪,为这么好的姨娘不值得。

    她拍了拍姬茶茶的后背,轻声的问道:“姨娘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姬茶茶结结巴巴的说道:“没什么事情,就是我心里难受的狠。”

    碧荷知道姨娘心里有心事,要不然也不会哭的这样厉害,自己有多久没看到姨娘哭了。

    肯定是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今天不是去侯爷书房吗?

    难道是侯爷,碧荷叹了叹气,她知道姨娘不想说的不管怎么问她她都不会说。

    碧荷看了看天空,今晚的夜空,天空狠黑暗,一点亮光都没有,看下有点害怕,白天的时候,小郡主看到好多蚂蚁在搬家了,说不是那是要下雨前的征兆。

    不一会儿就狂风吹的呼呼的作响,碧荷说道:“姨娘,看样子是要下雨了,我们先进去吧!”

    姬茶茶点了点头。

    刚走进屋里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往玻璃窗上抽,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碧荷赶紧关上了被狂风吹得东摇西摆的窗户,看样子这场大雨会把外面的花瓣大落下来好多。

    碧荷问道:“姨娘,你还没有吃饭吧!奴婢这就去给你弄点吃的。”

    姬茶茶抬起头看了看外面的狂风暴雨,天空有这黑,就算罩上火烛也未必不会被扑灭。

    她摇了摇头说道:“碧荷,我不饿,你别去了,外面这么大的雨。”

    碧荷说道:“姨娘不要担心,我总不能让姨娘饿着肚子。”

    姬茶茶话还没说完,碧荷冒雨冲了出去。

    “碧荷,碧荷……伞。”

    碧荷早都跑的没人影了,那还需要三伞呀!

    不一会儿碧荷,被雨淋的落汤鸡一样,但是怀里紧紧的抱着自己给姨娘拿的食物。

    姬茶茶肯着碧荷无声胜有声,但是那担心的眼神碧荷也看在眼里,她觉得做着一切都值了。

    她嘿嘿一笑,“姨娘我拿莲子粥和一些乳酪,姨娘就将就到吃吧!”

    “傻丫头,傻丫头,姬茶茶有笑又哭的说道。”

    碧荷只是轻轻的一笑。

    姬茶茶说道:“碧荷快去把头发擦干,衣服换了不要感冒了。”

    姬茶茶吃了两块乳酪,怎么也吃不下去了,但是不能浪费了碧荷的一番情谊。

    她硬是努力的把这些东西给吃完了。

    天色很晚,窗外的雨依旧没有停下来,房内烛火通明,碧荷要伺候姬茶茶梳洗,都被姬茶茶被挡了回去。

    这一夜,注定了姬茶茶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