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好吃的豆腐脑

    她硬是努力的把这些东西给吃完了。

    天色很晚,窗外的雨依旧没有停下来,房内烛火通明,碧荷要伺候姬茶茶梳洗,都被姬茶茶被挡了回去。

    这一夜,注定了姬茶茶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外边雨已经停了,天际是一种白白的颜色,房檐滴滴答答的滴着水,今天她穿着一身飘廖裙袄裹紧绸缎,显出玲珑剔透的诱人身姿。蓝蝶外衣遮挡白希肌肤。周旁蓝色条纹,细看却现暗暗蓝光。晶莹剔透的倒坠耳环垂下,摇曳。散落肩旁的青丝用血红桔梗花的簪子挽起。斜插入流云似的乌发。薄施粉黛,秀眉如柳弯。额间轻点朱红,却似娇媚动人。纤手将红片含入朱唇,如血。慵懒之意毫不掩饰。举止若幽蓝。那漆黑的眼眸里,藏着一份忧伤。

    辛姨娘很少来姬茶茶这里,不知道今天什么风把她给吹来了。

    姬茶茶说道:“辛姨娘,今天突然到访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辛姨娘妖媚的一笑,“姬姨娘难道没事情就不能来你这里坐坐吗?”

    姬茶茶扬起笑容说道:“姐姐来了,哪有不欢迎的道理。”

    快请到屋里坐。

    “碧荷快去给辛姨娘倒杯茶。”

    辛姨娘从刚才进屋的第一眼,就看出了姬茶茶的心情不是太好,她问道:“妹妹,怎么了看起来心情不好?”

    姬茶茶摇了摇头,“姐姐多想了。”

    “我只是有些想念远方的娘了。”

    辛姨娘握住了姬茶茶的手温和的说道:“妹妹不要多担心,你可比我强多了。”

    有个孩子傍身多好呀!还有个远方的娘在思念你,可是我了什么都没有。

    姬茶茶连忙说道:“姐姐,真是不好意思让你想起了一些不高兴的事情,要是妹妹愿意的话,也是常到我哪里坐坐。”

    姬茶茶点了点头,她也深刻的感觉到了,自从上次容衔让她自由选折的那一刻,如今看起来她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不管是衣着上,还是气质上,都略微的发生了改变。

    辛姨娘眉色微皱,这么久了,她也知道,容衔心里只有凌元尔一个人,可是以前这后院除了容凌氏这个主母,也只有她一个女人,在府里的时候有时候还能来自己这里几次,可是姬茶茶进府之后,眼看容衔踏进她院子的时间几乎没有了,她以为不争不抢就算没有孩子也能安然的在这个侯府里生活到老,可是现在了容衔竟然要把自己赶出去,说的话好听让自己自由选折,可是哪有比他还强一点的人,就算有像那样的人也会嫌弃自己,可是现在她心里也急了。

    她还是听说现在侯爷竟让会让姬姨娘进书房伺候了。

    姬茶茶看到辛姨娘的脸色不对问道:“姐姐怎么了?”

    辛姨娘愣了一下,咬了咬唇,说道:“像我们这样的若是有个孩子就好了,这样她的后半辈子也就有了依靠了。可是我连个蛋都下不出来。”

    妹妹你比我,虽然你那个不是男孩子,可好歹也是一个郡主,我这是什么都没有。

    姬茶茶安慰道:“姐姐,别伤心,说不定以后孩子就有了。”

    辛姨娘说道这里眼睛都红了,“侯爷已经好久都没有来我这里了,怎么可能会有孩子了?”

    姬茶茶也不知要说点什么,包括她现在自己的心情都不是太好。

    碧荷提着午饭走了进来,碧荷说道:“姨娘今天奴婢从厨房拿来了豆腐脑用通体洁白的瓷器装着,盖子上边是一个圆圆的凸起,揭开盖子,里边的豆腐脑白嫩嫩一片。

    “奴婢也不知道姨娘您喜欢什么口味的,便拿了调料过来,您喜欢什么味道,就调什么味道!!”说着,便把食盒里的小碟子装着的调料一一拿了出来。

    辣椒酱,芝麻粒,白糖等,想吃咸的甜的都可以自己调制。

    姬茶茶看了一眼,转过头对说辛姨娘说道:“姐姐,你也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吧!”

    辛姨娘摇了摇头,“不了,我们这都是丫鬟自己去厨房领饭,哪有多余的吃的。”

    我们这些做姨娘吃得饱,吃不饱都还是两个字,不过这侯府的夫人在吃的上面从来都没有亏再过。

    姬茶茶点了点头。

    辛姨娘站起来准备离开,姬茶茶也不好在挽留,把她送到了门口。

    回到屋里,碧荷问道:“姨娘,她来干什么?”

    姬茶茶说道:“碧荷你想多了,我还记得第一我进侯府生病,还是她帮忙通知了侯爷请来了大夫。”、

    这次不过是来我这里坐坐,聊聊天而已。

    碧荷摇了摇头,“姨娘,不管怎么样还是不要太过于相信别人,何况我总觉得她没有安好心,而且嫉妒姨娘。”

    姬茶茶莞尔一笑,“薄荷你想太多了吧!我有什么好让她嫉妒的,就算要嫉妒也只能嫉妒夫人吧!”

    碧荷说道:“就算嫉妒夫人,那也没那个胆量在暗中对夫人做什么。”

    “俗话说得好,不好万一就怕一万。”

    姬茶茶让碧荷给自己调了咸的,她最喜欢里边放的葱花,豆腐脑鲜嫩,加上辣椒酱,还有切碎的带着酸味的小菜,好吃得让人想把自己的舌头吞下去。

    刚才那些不好的心情瞬间被美食一扫而过。

    吃完一碗,姬茶茶还有些意犹未尽,姬茶茶说道:“雪儿了一大清早,都不见他的人影子了,碧荷在调一碗给雪儿留着,雪儿爱吃甜的。”

    碧荷点了点头。

    姨娘过会儿我就去找小郡主。

    姬茶茶摇了摇头,这孩子最近是越来越皮了,经常在外面玩疯了。

    碧荷笑着说道:“姨娘,你别看小郡主玩的疯,可是她在外人面前可是规规矩矩的,而且每次给夫人请安的时候都规规矩矩的,仙子阿好不容易不去请安了,小郡主自然要好好玩一玩。”

    姬茶茶对着碧荷微微一笑:“这多亏了你这位姨姨。”

    碧荷被姬茶茶夸奖的脸有些红,她说道:“姨娘哪有,我倒是希望姨娘再生一个儿子。”

    姬茶茶说道:“生不生都无所谓了,何况就算我现在相生可能跟到辛姨娘一样没有机会了。”

    碧荷安慰道:“姨娘,别急我看侯爷对你还是挺好的,说不定那天就怀上了。”

    姬茶茶被碧荷说了脸一红,就你会那我寻开心。

    两个人正说的开心的时候,只见门外脚步声传来,姬茶茶转头一看,容衔已经进屋了。

    姬茶茶心里有些紧张,不知道刚才的哪些话,有没有被容衔听了去。

    她赶紧起身给容衔行了礼,结结巴巴的问道:“侯爷,吃饭了吗?”

    容衔冰冷的说道:“我刚下朝哪有时间吃饭,刚好过来看看你。”

    姬茶茶一听容衔还没有吃饭,便垂头说:“今日厨房做了豆花,妾尝过了了,觉得味道不错,要不侯爷也尝尝。“

    容衔嗯了一声。

    姬茶茶看了碧荷一眼。

    碧荷每次面对容衔压力也很大,见到姨娘的眼神,她赶紧跑向厨房,去给侯爷准备吃的。”

    到了厨房,碧荷才感觉到整个人轻松了不少。

    这次提饭用的餐具也跟到姬茶茶用的不一样,打开食盒便看见里边摆得整整齐齐的一溜调料碗,豆腐脑是用青花的大瓷碗装着的。

    姬茶茶知道容衔一向不喜欢吃甜食,便亲自给他调了咸的,也没有放辣椒。

    在北方一般人都不吃辣,吃了感觉受不了。

    今天专门有辣椒,是因为碧荷给了厨房的姑姑说道:“姬姨娘喜欢吃辣,厨房的姑姑才特意的在一个小蝶里放了辣椒酱。

    容衔吃了几口,就吃不了了,心里总有些心事。

    面对着姬茶茶总让他感觉到自己对不起凌元尔。

    昨天他大约也猜到,这姑娘可能一晚上都不能好好睡觉。

    因此今天一下朝就跑过来看看她怎么样。

    见她安然无恙,他心里也踏实了。

    他放下了手里的碗筷,说道:“这几天你暂时不要来书房了,要是想看什么书给我的侍卫说一声,我让他给你送过来。”

    姬茶茶听见容衔话,她觉得她的心像是被一把钝了的锉刀残忍地割开,悲痛从伤口流出,撒落一地忧伤,说不出的滋味,满嘴的苦涩,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她抬起头浅浅一笑,说道:“我听侯爷的就是了。”

    容衔不知道为什么见到姬茶茶的这种表情,却觉得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心里不是舒服极了,但是也无能为力,只能落荒而逃。

    碧荷把容雪儿刚领进屋里,便看到侯爷往门外走,容雪儿喊了一声爹。

    容衔摸了摸她的头发,也没说什么就离开了。

    在容衔和姬茶茶之间,她更加的喜欢姬茶茶。

    见爹不在这里她感觉没有那么拘束,自由多了。

    再说了现在爹也很少来这里,时间久了她也觉得没有什么了。

    容雪儿坐在圆椅子上,喊道:“娘”,姬茶茶微微失神。

    看了自己的女儿,她收起不该有的情绪,说道:“雪儿饿了吧!”

    “娘喂你好不好。”

    容雪儿摇了摇头,“娘,我自己吃。”

    碧荷看到姬茶茶不是太高兴,侯爷来了不到半个时辰又离开了。

    难道两人吵架了。

    姬茶茶对着碧荷说道:“碧荷你别站那儿,快过来吃豆腐脑。”

    碧荷见姨娘没有那么失魂落魄心才放下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