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颠鸾倒凤

    姬茶茶对着碧荷说道:“碧荷你别站那儿,快过来吃豆腐脑。”

    碧荷见姨娘没有那么失魂落魄心才放下了。

    西苑青纱帐子外边的烛光朦朦胧胧的照了进来,凌元尔坐在容衔的身边。

    容衔握住了凌元尔的手谁也没有提昨天发生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

    凌元尔也知道像容衔那种人,不会轻易给别人认错。

    但是她能怎么办了,难道质问她?

    她自己也做不到,一个女人怎么能质问自己的主宰?

    可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容衔竟然像她亲自坦白了。

    容衔微微一笑,“夫人昨天的事情大约你也听说了,我不想因为昨天的事情会影响你我之间的感情。”

    就算我对姬姨娘有几分热爱的程度,可是在我心底她是怎么也比不过夫人你的。

    我对她只有*上的感情,可是对你是那种男女之间的喜欢。

    凌元尔听容衔这么一说心里虽然有些不高兴,可是作为主母的嫉妒不能露出面,她莞尔一笑,“侯爷,说的我都懂。”

    只要侯爷心里有我就是了,她脸色绯红的低下了头,眼里一闪而过的狠毒瞬间消失不见。

    容衔故意露出严肃的表情说道:“元尔上次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不要叫欧文侯爷。”

    凌元尔低下头,轻轻的喊了一声:“夫君。”

    这声夫君把容衔叫的心花怒放。

    容衔见她如此,心情也是大好,调笑问:“这些日子,元尔可能时时刻刻想我?”

    凌元尔脸色微红,一双星眸盈盈的望着他,里边带着羞涩,态度却是丝毫不扭捏,说:“夫君,我自是想您的!”

    “你都不知道,我昨天听麽麽说的那些话,我心里有那么的难过。”

    容衔眼里一闪而过的阴霾,“麽麽昨天是怎么说的?”

    凌元尔看出了容衔不高兴的表情,暗自觉得自己有些愚蠢,这不是把麽麽推向了深渊吗?“

    凌元尔倒在容衔的怀里,眼里红红的,就像受了极大的委屈。

    容衔见看见凌元尔的眼泪,心里心慌急了。

    连忙安慰道:“元尔别伤心了,为夫没有怪你。”

    凌元尔拿起手帕擦掉了眼角的泪珠,“我知道侯爷没有怪我意思。”

    可是刚才哦我明明看见夫君不高兴了,夫君是不是在责怪麽麽。

    容衔也没有回答。

    凌元尔掩面哭泣,从容衔的怀里起身而立,“夫君,你不要怪麽麽,昨天她回来什么都没说。是我自己猜测的,不管麽麽的事情。”

    “夫君要罚就发臣妾我吧!麽麽年龄大了,经不起折腾,而且这么多年,臣妾早就把麽麽当成自己的当成自己的亲人了。”

    容衔见凌元尔哭的这么伤心,他也不忍心像她身边爱的人下手,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闭了闭眼睛,无比沉重的说道:“元尔,谁说我要处罚麽麽了。”

    本候刚才的确是有些生气,可是本候更不愿意看到元尔这么而伤神。

    凌元尔听到容衔这么一说,一颗提心吊胆的心总算落下了。

    她给容衔微微了行了一个大礼。

    可能是"qing ren"眼里出西施,就算一个小小的礼仪,在容衔的眼里却有另一番姿态。

    凌元尔看到容衔看自己的表情心里更是大喜,一双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容衔,娇声娇气的说:“夫君,您真是好,以前对夫君不好,都是臣妾眼拙!”

    这世间怕是在难找到像夫君这样的人了。

    在几句赞美的话从凌元尔口中说出之后,容衔更是觉的她模样娇艳,平时冷若冰霜,撒娇起来,更是让人受不住,恨不得将世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捧到她面前来。

    容衔反手握住她的手,素手宛若暖玉,笑着说道:“本候,吃了这么多年的苦头,这算不算算是元尔给本候的回报了?”

    凌元尔眨巴着眼睛看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还是不是。

    只能做出一副娇羞的表情。

    容衔被她取悦,一把把凌元尔把她抱在自己的腿上,捏着她的下巴含住她的樱唇就开始亲,舌尖探进去百般勾缠。

    凌元尔被他亲得浑身发软,素手无力的抓着他的衣襟,眼睛微闭,鸦羽一般的眼睫微微抖动,宛若浓密的扇子,让人心里发痒。

    此时只是一个亲吻便觉得浑身火热,屋里的丫鬟麽麽自然识趣的关上了房门。

    衣裳褪尽,二人坦诚相见,一阵凉风吹进来,凌元尔睁开了刚才陷入情迷的*中。她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肚子,满眼的担心,却又不忍心拒绝所谓的夫君。

    要是换在以往,自己怕是早就拒绝了。

    可是现在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她怎么舍得拒绝这个她爱的男人,要不是因为怀孕,她怎么会把她推进自己无比厌恶的那个女人那里?

    容衔看到凌元尔的顾虑,他轻轻的亲吻了一下凌元尔的眼角说道:“元尔不怕,为夫会轻轻的。”

    不会伤到孩子,如今孩儿都快7个月了,太医也说了孩子成型了,房事还是可以的,只要动作不粗鲁就不会伤到孩子了。

    凌元尔被容衔说的恨不得当个缩头乌龟。

    这还是第一次在烛光中,赤luo相对,凌元尔羞涩极了,拿起白嫩的手臂护住自己最为私密的地方。

    这一遮一掩,在容衔眼里更是别有一番情趣。

    他温柔的掀开凌元尔的手臂,两手交叉相互窝在对方的手里。

    他迷乱的眼旁,在凌元尔的耳旁,轻轻的说道:“别遮,美极了。”

    凌元尔被容衔火辣辣的眼睛看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两个人都浴火浑身的时候,容衔还是没有忘记腹中的胎儿,一瞬间的功夫,容衔把凌元尔抱坐在自己的腿上,这样也不会伤到孩子。

    想要做的事情也决绝了。

    完事之后着含着她的唇亲了亲,一阵完事之后,两人的身上都流了很多汗水,自然要洗漱一番,凌元尔是一定也不想动,容衔披上衣服点了三四很火烛,屋里瞬间就变得亮亮的了。

    她又让几个丫头进来伺候把水倒进了大桶。

    这样的大的桶足够蹲下三四个人。

    等一些做好之后,容衔把几个丫鬟赶了出去,亲自为凌元尔把身上的淤泥洗掉。

    这是他第一次为一个女人洗澡,他的那样精细,就像最珍爱的东西怕轻易被碰坏了一样。

    就算以前那段时间和姬茶茶那样的好,两个人也不曾共浴。

    一番洗漱之后,凌元尔也清醒了过来。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切。正打算出去,却被容衔从身后抱住了。

    凌元尔六神无主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她本想掰开容衔困在自己腰间的大手,可是力气怎么也抵不过一个男人。

    容衔在她的身后哑然失笑,“元尔,该做的事情都做了。”

    我们本来就是夫妻,还有必要这样吗?

    凌元尔一副不知道怎么面对容衔的说道:“本来元尔来伺候夫君的。”

    这样都不合清理。

    容衔哪里管那些。

    他蛮恨的抱住了凌元尔,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我是侯爷,万人之上,两人之下。”

    “夫人难道不懂吗?”

    凌元尔现在是有些受宠若惊,她哪里还能思考到容衔说话的意思。

    她之恨不得让容衔松开她去穿衣服,免得被一会进来的丫鬟看见了。

    容衔见凌元尔有些忧愁的表情,决定不再逗她了。

    把她抱在了软榻上,吩咐了丫鬟进来侍候。

    他知道大家闺秀都比较面薄,刻意的去了后面的内阁。

    等一切结束后,容衔从内阁走了出来,凌元尔不知道还怎么面对他。

    只能低着头问道:“夫君,要不要吃些东西?”

    容衔拉住她的手,说:“我不饿,要是元尔饿了,我就让人下去做些吃的端过来。”

    凌元尔感觉刚才的一番运动之后,确实有些饿了。

    她点了点头。

    不一会了管事麽麽就端上了紫菜卷,南瓜饼,瘦肉粥。

    管事麽麽刚才也在门口听见了屋里的动静,她也为夫人高兴。

    自然就在那时候为两人准备了一些完善。

    容衔倒是没怎么吃,凌元尔也吃不完这么多,没吃几个就让人彻了下去。

    容衔说道:“想必元尔也睡不着,我们怒如到院子走走消消食。”

    她莞尔一笑,点了点头。

    一路上两人双手紧握,没有跟分开过。

    身后的丫鬟自然不敢靠太近,大约离了10米远。

    两个人走到了牡丹亭,找了地方坐下。

    容衔让凌元尔靠在自己的身上,看像漫天繁星的星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