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在流星面前许个心愿

    一路上两人双手紧握,没有跟分开过。

    身后的丫鬟自然不敢靠太近,大约离了10米远。

    两个人走到了牡丹亭,找了地方坐下。

    容衔让凌元尔靠在自己的身上,看像漫天繁星的星空。

    漆黑的天空中布满了璀璨的星星,突然天空滑过一颗流星,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悄无声息地落在空旷的原野中,接着,许多流星飞快地从眼前滑过。

    凌元尔见到第一颗流星的时候就坐不住了,放开了容衔的手走在围栏旁,仰望变幻莫测的星空她十指交握悄然许下心愿。

    容衔怕凌元尔太过于兴奋踩空围栏,从上面掉了下去,他起步走到的身边,托着她的腰道:“许了什么愿?”

    凌元尔回眸迎向他不太冰冷的目光,眼中的喜悦表露无疑。“臣妾当然希望自己生个嫡子好为侯爷传宗接代。”

    容衔温和的说道:“元尔,难道就没有为自己许下设么么心愿吗?”

    凌元尔要了摇头。

    她回眸看着容衔漆黑的眼睛在黑夜中看起来亮的发光,“臣妾没有为自己许愿,臣妾唯一的心愿就是为侯爷开枝散叶。”

    容衔感动的收紧了放在她腰上的手,用一种非常肯定的声音说:“本候相信元尔一定会为本候生个儿子的。”

    到那时元尔想要什么,我就努力为你做到。

    凌元尔被容衔逗弄的心花怒放。

    她反问道:“夫君说的是真的吗?”

    只要我想要的你统统答应?

    容衔阴沉的眼眸,说道:“难道这么久了元尔还是不相信本候?”

    凌元尔摇了摇头,“夫君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自然是相信你的。

    容衔点了点头。

    凌元阁内,姬茶茶还坐在凉椅上,一针一线的秀着小孩子的衣服,这箩筐的布料也是上好的,那次管事麽麽送来上好的布料她自己都没有舍得做一件像样一点的衣服。

    碧荷看着姨娘手上的衣服很是奇怪,便问道:“姨娘,你手上的衣服小郡主怎么看都是穿不了的。”

    姬茶茶摇了摇头微笑道:“我这不是给雪儿做的,眼看夫人生产的日子就快到到了这都七个月了再有几个月就快要出生了,我想做件肚兜送给他。”

    碧荷憋了瘪嘴不屑的说道:“姨娘,何必花费这么大的功夫,夫人未必看得上。”

    就算是肚兜自然要上好的布料,上好的手艺才能夫人才会给自己的孩子穿。

    我知道姨娘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可是这布料……。

    姬茶茶摇了摇头说道:“碧荷,你想的也太多了吧!这只是我的一番心意而已。”

    我想夫人应该没有那么嫌弃吧!

    碧荷说道:“姨娘,事情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夫人在侯爷的面前可是装的一本正经的,可是在姨娘你的面前了,竟然是心胸狭隘,容不下人,她不就是见不得你跟到侯爷要好嘛?”

    “姨娘你竟然还一心一意的为夫人的孩子着想。”

    姨娘我觉得你最重要的就是拉拢侯爷的心思。

    姬茶茶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心不在我这儿,我做的再多也是无用的。”

    碧荷反驳道:“我看未必,侯爷还是对你有几分意思的,只是现在还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

    “那就需要姨娘多多找机会在侯爷的面前晃悠了,可是姨娘你每天都宅在家里,哪有时间会遇上侯爷。”

    姬茶茶一双双凤眸透着股淡漠,她自己觉得就算人不在自己这里,不管怎么努力也是一场空,可是她却没有想到然要是不能努力那最后什么也不会得到。

    在碧荷眼里姬茶茶一头致乌黑的长发,常常披于双肩之上,略显柔美,有时松散的数着长发,显出一种别样的风采,突然由成熟变得可爱,让人新生喜爱怜惜之情,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而现在端正的坐在这里似是能勾人心魂,让人沉迷、让人沦陷,让人不敢直视。琼鼻之下,圆润、且颜色淡浅的嘴巴轻抿,让人有股想去拿海棠花瓣涂涂的冲动。

    她就是不明白了,姨娘虽然言行举止内涵自然比不过夫人,可是轮外貌有过之而不及。

    都是男人不是天生都爱美丽的女人吗?可是在侯爷这里明明每次再看姬姨娘的时候眼睛总是充满了含情脉脉爱慕的眼神,府里都传说他喜欢凌元尔,进侯府之后他也确实看见过侯爷对凌元尔比谁都好,可是那种感觉不对。

    只有在姬姨娘这里她自己才感觉到这是一个男人喜欢女人的神情,在凌元尔哪里刻意的太好,让人看起来是不实的爱情,反而是有些做作过头了。

    姬茶茶在烛光下一针一线的缝着,她感觉眼睛有些发酸,放下了手里的衣服,抬起头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刹那间她看见窗户外一闪而过的星星。

    那是流星嘛?

    她自己从来都没有见流星,只是听娘说过,流星是很难遇到的,百年一遇。

    如果遇到流星一定要需要心愿,那样就会灵验了。

    碧荷是读过书的,她一看见外面的星星,就能肯定那是流星,惊喜地看着那美丽的光,欣赏着那美丽的一瞬!

    她大喊道:“姨娘,是流星呀!”

    她高兴的对姬茶茶说道:“姨娘,我们出去看看,一定要在流星下面许愿。”

    姬茶茶赶紧穿好了鞋子,外面只批了一件单薄的衣服,把容雪儿叫了起来。

    在屋门口看向漫天闪耀的星空,双手交叉握紧许下自己的心愿。

    小丫头也学着娘亲的样子,有模有样的许愿。

    人小最多想的就是吃好吃的,玩好玩的。

    等姬茶茶许完了愿之后,碧荷说道:“姨娘不要说出来,那样就不灵验了。”

    谁也不知道姬茶茶许的是什么,只有一点可以肯定她依然忘不了容衔,不经意见还是把他放在了第一位。

    ……

    岁月极美,在于它必然的流逝。

    春花、秋月、夏日、冬雪。

    转眼间时间过得很快,立秋已过就进入秋天了。

    在这迷人的季节里,一片片树叶从枝头飘落,一群群大雁排着人字形队伍往南飞,一块块成熟的高粱好似无际飘来的晚霞,一朵朵金黄的秋菊在秋天里开得更加灿烂。

    姬茶茶想起了在乡下的日子,这时候的人们正忙着收割田地金灿灿的稻谷。

    这会儿的娘在做什么了?采茶的季节已过,自己走了之后不能在帮她的忙了。

    现在什么事情都得靠她自己了。

    给娘写的信,这都过去好几个月了还是相无音信。

    她看着窗外一片片枯萎的树叶被一阵风吹落下来,就像自己一样被舍弃了,容衔从上次在书房发生的事情之后,很久都没有来这里了。

    碧荷走进屋里看到姨娘一副多愁善感的样子。

    便问道:“姨娘怎么了。”

    姬茶茶说道:“我心里着急,我娘不知道收到了心没有。”

    碧荷说道:“姨娘要不这样吧!我在写封信,送往驿站。”

    姬茶茶说道:“也只好如此了。”

    希望这次我娘能收到我的信。

    她还叮嘱道,碧荷一会儿我那200银子,你信写好了之后,一遍送往驿站。

    碧荷点了点头。

    “一场秋雨一场寒”,午夜时分,窗外,秋雨,淅淅沥沥,清清冷冷,宛若跌落凡尘的精灵,曼舞轻歌,却又缥缈无着。立秋早已过了,前段时间,秋老虎无所忌惮的肆虐,闷热潮湿的气温让人不畅,期盼着能有一股凉爽的秋风拂面而来,将笼罩周身的热浪一扫而光,多好!终于等到了,阵阵秋风吹起,一股一股的凉意扑面而来,屋外的凉爽爽。屋内的闷热。沐浴着秋风,以前的自己讨厌这萧瑟瑟的秋天,现在从心底对秋风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亲切感。秋风袭过,凉意顿起,姬茶茶端起桌子上的一盏热茶,静静地看着一片片叶子在袅绕的烟雾中慢慢舒展身姿,嗅着淡淡的茶香,轻抿,热流驱散了丝丝凉意,思绪却随着这雨声,越来越密。或许是北方实在是太热了,有些受不了,夫人的屋里一整个夏季都有冰块,未作为姨娘的自然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了,就算有也是极少的,好药节约着用。

    白天用过度了,晚上就不好受了,会把人热的连瞌睡都睡不着。

    第二天雨已经停了,来得快去得快,一打开窗户,清新的芬芳随着泥土的飘香扑面而来,那意蕴仿佛诗歌般凝练优雅。碧荷走在被雨水冲刷过得红砖上一股花香扑面而来。

    碧荷从厨房里给姬茶茶端来了一碗牛奶,几个点心,这就是早膳了,刚开始的时候姬茶茶也不习惯,可是如今没有干活,饭量减少。吃这些东西也能饱肚子,不过这不是煮食,煮食稍微好一点。

    “再过十几天就是中秋了,到时候会见到容衔吧?”她心里琢磨着,不过并没有问出来。

    虽然容衔好久都没有来了,可是自己还是忍不住的想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