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瓮中捉鳖

    “再过十几天就是中秋了,到时候会见到容衔吧?”她心里琢磨着,不过并没有问出来。

    虽然容衔好久都没有来了,可是自己还是忍不住的想他。

    中秋越来越近,府上慢慢的张灯结彩起来,红色的大灯笼挂着,透着一股子喜庆。而底下的丫头都换了一身簇新的衣裳,每个人脸上都有几分喜气洋洋。

    中秋佳节。

    早上外边空气带着一层薄雾,飘渺如烟,在路上走着,很快就感觉到了头发的湿润。

    碧荷拎着食盒从外边走进来,“姨娘。”

    “快来用早膳。”

    我刚才在半路上碰见了管事麽麽,她说中秋总归是阖家团圆的日子,便让人在北苑设了宴,让大家也聚一聚!”

    姬茶茶点头,说:“我明白了,待我梳洗一番便是,一会儿就过去。”

    碧荷说道:“姨娘先别急,等用完早膳再去也不迟。”

    姬茶茶点了点头。

    中秋佳节,府上的爷们太太姨娘都会去院子里,也算是阖家团圆了。

    姬茶茶问道:“碧荷,你说侯爷会去吗?”

    碧荷微微一笑说道:“姨娘莫不是想侯爷了?”

    我刚才在外面打听了,这会儿侯爷还没有下朝,作为一家之主这样的日子应该会来。

    姬茶茶见自己的想法被猜准了,娇羞的点下了头。

    姬茶茶身着淡蓝色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红梅,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一头青丝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支梅花白玉簪.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唇上也抹了口脂,却是明艳照人。

    “姨娘这么一打扮,真是漂亮极了!”碧荷笑着说。

    姬茶茶抚了抚鬓间的碎发,笑说:“就你嘴甜!”

    碧荷憋了瘪嘴,“本来就是。”

    等一切做好之后,见时辰也不早了,主仆两人带着容雪儿去往北苑了。

    西苑一品轩,凌元尔身穿淡蓝色的,白纱衣,简单又不失大雅,妩媚雍容,雅致的玉颜上常画着清淡的梅花妆,原本殊璃清丽的脸蛋上因成了女人而褪怯了那稚嫩的青涩显现出了丝丝妩媚,勾魂慑魄。似嫡仙般风姿卓越倾国倾城的脸,落凡尘沾染了丝丝尘缘的仙子般另男子遽然失了魂魄,但最另人难忘的却是那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明眸属于苍蓝色,月光皎洁、仿若一片海般湛蓝,倘若能迷倒千世浮华。浅浅一笑能吸引住千万人。身后总散发着淡淡的悠悠的清然的自然的薄荷香、要不是现在怀着身孕简直是美丽的无可厚非。从整体来看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如真正含苞吐蕊的牡丹一般,华丽又高贵大气,美丽极了。

    都说美人有毒一点都不假。

    管事麽麽说道:“夫人,你这身真美,好久都不见夫人用心打扮了,相比今天夫人也是为侯爷打扮的。”

    凌元尔莞尔一笑,“那是当然,我这做夫人的总不能被姨娘比了过去。”

    管事麽麽说道:“那些个贱蹄子怎能和夫人相比。”

    “夫人时辰差不多了,我们快出发吧!”

    凌元尔躺在软椅上莞尔一笑等等。

    管事麽麽一愣。

    凌元尔嘴角微微一笑,冷眸一转,似有一道寒光射出,眼神清冽的直视眼前之人,若有一种无形的压力,眼里闪过一丝玩味,不由细细的打量起眼前这人。轻微的冷哼一声。

    管事麽麽问道:“夫人,怎么了?”

    她明眸微动,,朱唇轻启;“麽麽上次请脉言其生产期约在9月份左右是不是”,淡淡的语气,却似有包含一切,冷淡中透出一股华贵之气。

    管事麽麽一愣不懂夫人问自己这话有何意思。

    她只是回答道:“是的,夫人,上次太医的确这样说过。”

    她嘴角勾出一个完美的弧度,道:“这就对了,我看这次姬茶茶能不能逃过我的手心。”

    管事麽麽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夫人我不懂你的意思。”

    凌元尔露出了阴狠的表情,“麽麽一会儿给你看一场好戏。”

    她两下击掌刚过只见一个身穿清衣的丫鬟出现在凌元尔的房中。

    只见那女子一副冷若冰霜的容颜,芊芊玉指似乎在拨动着寒风,步履间寒风凄厉,傍边的人看都没有看,只朝对方走去。

    “事儿办得怎么样了?”女子双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漫不经心的问着。

    “夫人一切顺利刚才在青瓷砖上洒下了少许的冰块”拿冰块明晃晃的一般人不易擦觉,夫人的座位哪里甚多,那女子的态度比在任何人面前都要来得恭敬。

    “是吗?”

    那女子点了点头。

    “我去做的时候,没人看见,而且北苑那些奴才已经打扫过了,不会在有人打扫了,等到夫人进场的时候那些冰块已经化为了水。

    话虽如此小心些总是好的千万别给我惹出什么乱子来要知道这件事万一被捅出来麻烦可就大了不止你小命不保可千万别连累我。

    那女子点了点头,说道:“夫人保证万无一失。”

    “你先退下吧!”

    那女子便转眼消失不见。

    女子一只手扶上了自己的肚子漠然笑着:“姬茶茶就算这一次整不死你,我也要你好看。”

    管事麽麽一惊一乍的,那个女子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

    凌元尔看了管事麽麽一眼娇笑道:“麽麽,你是不是很好奇,麽麽你是我最亲的人,我实话告诉你吧!“

    这次我会拿我的孩子做赌注。

    管事麽麽惊讶的连嘴都合不上。

    她神色紧张的说道:“夫人这样不可呀!”

    万一有什么闪失该怎么办?

    凌元尔并不在意,“听天由命吧!”

    可是,可是……管事麽麽担心的都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凌元尔从软榻上站了起来,拍了拍管事麽麽的手说道:“麽麽,不要担心。”

    “我最多摔一跤而已,孩子也快要出生了,最多就是提前一点时间而已。”

    每每想起那个女人我都恨的牙痒痒、

    管事麽麽见夫人如此的执着,也是好做罢,只是心里祈祷着夫人做好不要有事,最好那个连那个女人和她的女儿一并解决了。

    一切沉落爱定后,主仆两人人便往北苑而去,北苑的门口却是热闹极了,大红的灯笼高高挂起,没有等到女主人的到来姨娘丫鬟自然不能先进去,要等主子进了,这些做姨娘做奴才的才能进去。众人见到凌元尔,微微弯曲行了行礼。

    “姬姨娘”,辛姨娘喊道

    姬姨娘微笑着对她点了点头点头,辛姨娘笑道:“让她们先走,我和你一路。”

    姬茶茶点了点头。

    姬茶茶好奇的问道:“姐姐,过一个中秋节,怎么这么多人。”

    辛姨娘浅浅笑道:“姬姨娘,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侯府中秋节的这天丫鬟和小厮都可以参加,不过布置的地点不同。

    这丫鬟和小厮一起过,不过男女都是分开的。

    侯府没有那么多的亲亲我的恩爱戏码。

    只是以往听侯爷说,这府里的主子比较少,为了热闹才做杨做的。

    姬茶茶想了想也是,这府里就一位夫人,两位姨娘。

    我只是听说我们的侯爷是商人出生,按理说,士农工商,商人在众人看来地位低下,可是怎么看我们的侯爷也不会是商人出生的,大概是别人乱传的吧!

    姬茶茶也不好在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走着路,一路走来来,来往的丫头模样个个都是好的,其中的打扮不能说是富丽堂皇,但是举止有度,比起外边的小家碧玉,却也是不差的。

    真不愧是侯府调教出来的丫鬟。

    她本以为碧荷就是最好了,原来放眼望去大同小异。

    不过在她看来不管别人怎么好,还是自己身边的碧荷最好。

    走进北苑里面的时候,看见这样正式,姬茶茶还是有些紧张,却还是落落大方的朝夫人行了一礼,走到一个无人的椅子上坐下。

    这屋子极大,装扮极为富丽堂皇,里边热闹极了,此时里边摆了大约有十几张大桌子,有的上面摆放着碗碟热菜,而在屋里还有一扇屏风,将男女分隔开来。

    姬茶茶本以为是可以见到容衔的没想到竟然是一场空,这个帘子让人隔绝了起来,看不到那边的情况。

    姬茶茶炽热的眼光看向了那边,可能是因为眼光太炽热了些,容衔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像这边看了一眼。

    坐在旁边的徐胥说道:“侯爷咱两来喝一杯,你看今天这日子,我好不容易舍弃了家中的美人儿,专门过来陪你一次,看你怎么心不在焉的。”

    容衔冰冷的看了一眼徐胥没有说话,碰了一下酒杯就一饮而尽。

    徐胥看了一眼容衔,闷哼的想着,这是在干嘛了。

    找个陪酒的人没想到自己倒是喝的比谁都快。

    他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

    容衔也没理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