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凌大人心虚

    听了来人汇报之后,空气凝聚。

    凌大人翻书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他大呼声,“那个可怜的孩子还不够可怜?”

    走到院子门口,那刻凌大人看着这么多年熟悉的院子,只觉得这些天波涛汹涌的怒火烧的他双目通红。

    “凌氏,这就是你放纵的结果吗?”

    凌元尔此刻正心情暴躁,没有想到派出去的人没有个回来,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凌元尔跺了跺脚在房里走来走去的。

    凌氏说道:“女儿别走了。晃得我头疼。”

    凌大人脚把房门踢开,走上前去,巴掌把凌元尔的脸大的淤青可见力气有多大。

    凌元尔眼睛睁的大大的不可置信的看着凌大人,从小到大爹都没有打过自己,这次竟然打自己。

    凌氏心痛的说道:“老爷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打我们女儿。”

    凌大人怒的脸扭曲成暴怒的狮子:温文尔雅惯了的面庞,燃起火来隔外地可怖,如同优雅的猫忽然尖叫着露出尖利的牙。不错!就是你错了,不然他的温柔哪里去了;就是你错了!不然他如何燃烧着,引燃着周身的空气,惊人的安静,却让空气怒吼着撕扯你的心跳。

    他怒火中烧嘲讽的说道:“你还知道她是我们的女儿,你助纣为虐,你看看你干的好事,你以为我不知道要是没有你的允许她会有钱收买人嘛?我这么冷淡你,你还不知道悔改。”

    凌氏听了这话,差点没把自己梗死,他还好意思说,我犯了什么错,要这样冷落我。

    被丈夫训斥,凌氏恨及了,姬茶茶因为那个贱人,如今她娘都死了还要来缠老爷,手中的帕子被她紧紧的绞在手里。

    “老爷,刚想反驳什么,”被凌大人眼瞪了回去。

    凌元尔!谁给你的胆子敢动姬茶茶?”

    虽此刻染上了愤怒,与前几日冷漠平静有些不同。

    凌元尔捂住受伤的脸,破罐子破摔,从来不敢反抗他爹,今天这次她就像发了疯般,想起最近发生的事情满脸的泪水,受了那么大的打击,没有句关心,自从知道姬茶茶是自己的女儿之后,是那样的关心她,她嫉妒了。

    她怒从心头起大声的吼道:“我就是见不得她怎么了?我就是想她死怎么了?”

    “你有种杀了我?你敢吗?你要是敢,这么多年以你的实力你不可能查不到姬氏的下落,让她们母女两个自生自灭,我告诉你,你怀怀疑她肚子不是你也种,所以你听信面之词,懒得尽心尽力去查她的下落,你就是个胆小鬼,没用的废物!从前你保护不了那姓姬的贱人,如今你也护不住她女儿!纵然你百般阻挠又如何?她还不是差点死在我手里。

    凌大人被她气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闪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头被激怒的狮子.怒不可遏地吼叫着,这声音像沉雷样滚动着,传得很远很远。

    刚准备抬起手在次打像凌元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