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路上遇险

    姬茶茶听到容衔在边塞,心里惊,边塞唯大夏的最北边,常年气候寒冷,每年的冬天天气格外漫长,更糟糕的是哪里粮食种不出来,大多以游牧为主,所以年下来攒不了多少粮食,所以以往每年都会骚扰大夏,以前大夏有容衔的把守,个个都害怕这虎狼之势,不敢轻举妄动,如今容衔去到了边塞,前有狼,后有虎,大夏可能过了不了多久就要被灭了。

    既然你不想在和容衔有半点瓜葛等回了上京,上了族谱你就姓凌,与那奸臣再无半分瓜葛。

    姬茶茶点了点头,就算她不姓凌她在不想和容衔在有瓜葛。

    九月十五日,晴空万里,匹高大的骏马拖着辆繁华的马车穿过康阳大道。来到了崎岖的黄泥路上,坑坑洼洼的路面摇的马车的车轮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

    姬茶茶坐在马车内打着瞌睡,马车个颠簸,她身子不稳,脑袋下撞到了车璧上,她个激灵醒了过来,揉着额头掀开了车帘有些疑惑的问道:“凌大人我们怎么不走大道?走小道远了很多呀!”

    凌大人抬头看了眼姬茶茶,你是我女儿什么时候喊爹呀!“走大路太招摇我怕遇险。走小路虽然路程远些,但是安全些。”

    姬茶茶杯那声爹说的不好意思。埋下了脑袋,时半会儿还真喊不出来。

    凌父摇了摇头。

    他们哪里知道危险就在前方。

    群来路不明的人拦住了他们的马车。

    那为首的人说道:“不想死的话,赶快交出车里面的姑娘。”

    凌大人从车里面走了出来,身的威严,语气冰冷的说道:“不交怎么样?”

    凌大人给了姬茶茶个安心的眼神,姬茶茶点了点头,织染有些紧张姬茶茶抓住了她的手,看着怀里的孩子微笑道:“没事的,我相信凌大人。”

    旁边个小罗咯说道:“首领不要跟他们那么多废话,直接杀了就是。”

    那首领说道:“只要交出车里面的女子,你们就可以保护自己的性命。”

    凌父也知道看来这群人是真的想要姬茶茶的命,就是因为她怕姬茶茶在路上有危险,才亲自来南下接她,而且他也想看下姬氏生活的地方来看下,祭拜她。

    看来这伙说不通只能应战了。

    凌父的武功和严啊三的武功在加上这些侍卫绰绰有余,可是保护两个女子和个孩子还是有些吃力。

    曾着他们那些人都在对付黑衣人的时候,突然间个矮个子冲向了马车,在哪危险刻,凌父个转身,挡在的姬茶茶的面前。凌父脚踢过去哪矮人飞了出去,但是凌父的肩膀也受了伤。

    姬茶茶看着凌父挡在自己面前眼睛睁得大大的。

    凌父转过身脸色苍白的对姬茶茶说道:“孩子没事了,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姬茶茶捂住自己的嘴巴,泪水从眼眶中流出,轻轻地滑落到嘴边,可是,她尝尝这甜甜的泪,笑了...。

    它犹如股温泉,慢慢地流入我的心田,流遍她的全身。鼻子发酸。

    凌父安慰道:“好了没事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姬茶茶点了点头。

    这边的侍卫死了几个,那边的黑衣人被打的溃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