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凌募阑

    凌父转过身脸色苍白的对姬茶茶说道:“孩子没事了,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姬茶茶捂住自己的嘴巴,泪水从眼眶中流出,轻轻地滑落到嘴边,可是,她尝尝这甜甜的泪,笑了...。

    它犹如股温泉,慢慢地流入我的心田,流遍她的全身。鼻子发酸。

    凌父安慰道:“好了没事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姬茶茶点了点头。

    这边的侍卫死了几个,那边的黑衣人被打的溃逃。

    她们还是转回了大道上,如今凌父受伤,只能暂且停下来,找了家较好的客栈安顿了下来。

    凌大人的伤不要紧,只需上了药,缠了绷带,可是凌父还是愁眉苦脸的。他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全,他是担心姬茶茶的安全。

    看来这群人是不会善报甘休的,他现在人手不够,切只有等回了京在做打算,现在唯要解决的就是怎么把姬茶茶平安的回到上京。

    凌父现在每天都想抱抱自己的孙子,孩子抱着抱着他就熟了,前几次抱他,他还不怎么乐意还是几个月大的孩子就学会了看人,可是这次却是在凌父的怀里就睡着了,这就是血浓于水,祖孙天乐。”

    把凌父嘚瑟的哈哈大笑粗狂的语气:“看,我的孙儿跟我多亲。”

    织染说道:“夫人,你看凌大人对你和孩子多用心。”

    织染说的话,凌大人心在耳里。记在心里,面上若无其事的问道:“闺女可给孩子取了名字了?”

    姬茶茶摇了摇头。

    凌父看着姬茶茶的眼睛说道:“如果不介意的话,我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也好,我书读的少,有劳父亲了。”

    这是第次姬茶茶说父亲,虽然没有喊爹,最起码在她心里面已经承认他是自己的爹了。

    这路上凌父对姬茶茶的照顾姬茶茶看在眼里,或许以前有些恨意,慢慢的凌父的作为划开了她心里的心结。

    姬茶茶抬起头喊了声“爹,如不果不嫌弃的话,请爹给孩子赐个名字。“”

    原来叫出口,并没有多困难。没有谁,能真正的拒绝个真正喜爱自己,为自己好的人,更何况,这人,还是与自己血脉相连,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凌父抬头看着漫天的星空,想起了和姬氏的相遇“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就叫凌募阑吧,可好?”

    姬茶茶想到那句诗爹在是感怀以前和娘的事情吧!

    娘这辈子死了,却永远活在了爹的心中,得到了辈子的追忆。有些人可能活着也只会让人越来越厌恶。

    “凌募阑,凌募阑,谢谢爹赐的好名字。”

    其中的意思虽然她书读的少但是却懂了其中的意思。

    正在这时候,织染端了两份上好的银耳花生粥,“大人,夫人,时候不早了,吃点粥点下空腹的胃。”

    她们在阊州逗留了段日子,自然少不了在城中走走逛逛,路边的的高树遮天蔽日,天气也不热了,走在树荫下感觉十分凉爽宜人。

    姬茶茶不由的而感叹道:“爹这真是个好地方。”

    凌父点了点头,难怪大夏建都原本选在南下,可惜那时候北方的还没有平定,如果旦定都在南下,北上就会揭竿而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