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坐船

    正在这时候,织染端了两份上好的银耳花生粥,“大人,夫人,时候不早了,吃点粥点下空腹的胃。”

    她们在阊州逗留了段日子,自然少不了在城中走走逛逛,路边的的高树遮天蔽日,天气也不热了,走在树荫下感觉十分凉爽宜人。

    姬茶茶不由的而感叹道:“爹这真是个好地方。”

    凌父点了点头,难怪大夏建都原本选在南下,可惜那时候北方的还没有平定,如果旦定都在南下,北上就会揭竿而起。

    阊州距离帝都还有十几万公里,自古以来江南都是人杰地灵,商贾云集,码头上的船只都要在此处停靠在开拔。

    运河的码头上都是来来往往的搬运的苦力,姬茶茶不解的问道:“爹我们来这地方干什么?”

    凌大人哀声叹气的说到:“这路上我不能保证能把你照顾的并无后顾之忧,我是这样打算的,我让严啊三保护你的安全,你我带坐织染和孩子走大道。我们分开走,这样的成功率可能会大点。”

    姬茶茶看着织染怀里的孩子,真是分钟都舍不得分钟。

    织染说道:‘夫人放心,就算我拼了命也会护小公子的周全。’

    姬茶茶也只好点了点头。

    凌父叮嘱道:“水路盗匪比较多,你们路小心。”

    严啊三拱手道:“请大人放心我定平安吧夫人送到上京。”

    凌大人拍了拍严啊三的肩膀,“嗯。”

    这路的分别有些伤感。

    姬茶茶抱了下怀里的孩子,狠下心,转过身进了船舱里。

    站在船头看着月光光照在波纹细碎湖面上,像给水面铺上了层闪闪发亮的碎银,又像被揉皱了的绿锻。湖面上水波不兴,船像在面玻璃上滑行。粼粼水波,像丝绸上的细纹,光滑嫩绿。往远处望,颜色点深似点,渐渐地变成了深碧。仰望天空,云片悠然地在移动,低视湖心,另有个天,云影在徘徊。两岸的峰峦倒立在湖里,色青青,情意谴络的伴送着游人。眼看到了尽头了,转个弯,又是同样的山,同样的水,真想来点变化呵,可是走过南北百二十里,仍然是同样的风姿。

    严啊三站在姬茶茶的背后说道:‘夫人,外面风大,进去休息会吧!’

    姬茶茶摇了摇头,我站这儿吹会儿风,心里乱糟糟的。

    严啊三问道:“夫人是在担心吗?”

    姬茶茶点了点头,边担心他们的安全,边想念孩子。

    “爹爹的安排没错,最起码孩子跟着织染会减少些危险,到是又要跟我起冒险了。”

    到了后半夜姬茶茶都睡不着,只听见刷的声。

    严啊三脸色沉重的说道:“夫人不好了,有刺客。船夫已经死了。”

    听了这话之后姬茶茶听了这话之后脸色苍白,噗呲的笑了声看来这些人是定要我不能活着回到上京。

    严啊三神情严肃的说道:“夫人,就算我死,我也要你活下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