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孟樊

    龚珃说道:“冀州来信,家里的那位说是大王今年要增加旦的税收。”

    这几年南下的日子刚好过点,突然间又要增加税收,这让百姓的日子怎么过。如今容衔容侯爷的兵权被收,想必我爹的兵权马上也要被收了,容衔搞了那么出戏,夏赢兆救算在昏庸他也开始防备了。

    孟樊也听说了,湛江水灾,夏赢兆竟然说是那些人无用,浪费粮食,声令下,把湛江的百姓全部杀死。后来多乐容衔的兵权,也不清楚现在的容衔在哪里,就算容衔变成了穷困潦倒的人想必姬茶茶也愿意跟着他吃苦,可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容衔下落不明,姬茶茶如今这样子。

    龚珃说道“我们暂时不能再这里停留了。”

    孟樊抬起头看了看那间房迟疑了会了,说道:“你先走吧!这位姑娘还没有醒过来,路上实在不易颠簸。”

    龚珃问道:“我想问句不该问的话,这姑娘是不是你以前认识?”

    孟樊点了点头,龚珃自然清楚其中的道理了。

    龚珃愁眉苦脸的说道:“如今怎么办?你经商的身份不能让人查出来。”

    孟樊点了点头。

    冀州阊州经济脉连知府老爷都不知道背后的人是孟樊在操作,只知道冀州突然间冒出了个财富的人只知道姓孟,去不知道是哪家叫什么名字。

    孟樊做的这些自然有龚珃的参与,他早都清楚南方的侯爵有造反之心,只是在时机罢了,打仗自然需要钱,这当然不会让上面查出来,而龚世子表面上冰冷花心,实际上比任何位人都有心机,此人将来必成大事。

    上京凌府,凌大人知道姬茶茶遇害的消息气的大发雷霆。

    他走进凌氏的院子,就暴躁如雷的吼道:“徐芷。”

    他大步走进主屋,只见凌氏正悠闲的在喝茶,他走上前去,把把凌氏的拉了起来,凌氏的茶杯瞬间哐当的声掉落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凌氏娇媚的笑:“老爷你这是怎么?刚从南下回来就来到我屋里发脾气。”

    凌大人厉声质问道:“你说,你把姬茶茶弄哪儿去了?我听下属说姬茶茶在路上被人追杀,跳了海下落不明。我根本不相信那么好的姑娘就死了。”

    “是你,是不是,你把她藏起来了?”

    凌氏哈哈大笑:“老爷,我在家里待的好好的,再说了我个妇人那里有那个权力,老爷以前从来都没有凶过我,现在竟然为了你的庶女凶我。”

    凌氏眼里的泪水流了出来,凌大人看着这样的凌氏缓缓的放下了手臂。

    他恶狠狠的说道:“最好不要让我查到这些事情是你做的。”

    “要不然。”

    凌氏噗呲的笑了声:“要不然什么?”

    凌氏艳红的嘴闭得紧紧的,愤怒的看着凌大人。凌氏被激怒了。

    “凌霍斯,就算是我的,你要把我怎么样?”

    凌大人,看着这个同床共枕的二十年的女人突然间有点不认识她了,他脸上冰冷片,“我不希望是你做的。”

    凌氏问道:“为什么?”

    凌大人说道:“在我心中你还是那个善良的女人,我不相信你会做这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