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只愿君心似我心

    孟樊打算多派几位姑娘去伺候姬茶茶的但是都被她拒绝了,只要了菊花。

    在大宅里,姬茶茶觉得特别的无聊,每天孟樊都会过来看看她,可是姬茶茶感觉到每天都过的很无聊,旦空闲下了时候都会忍不住的想想募阑,想想孩子又大了两月,她每天只要空下来就会思念。

    场秋雨场寒,秋雨唰唰地下着。细密的雨丝在天地间织起张灰蒙蒙的幔帐。叶子渐渐黄了,飘落的树叶像只只金黄的小鸟,上下翻飞,如烟如雾,无声地飘洒在那空地上的瓦砾堆里、枯枝败叶上,淋湿了地,淋湿了房,淋湿了树。

    下雨天更加的无聊,走廊下菊花打着伞顶在姬茶茶的头上,走到书楼菊花收了伞,姬茶茶提起被雨水沾湿的裙摆抖了抖,走在书房门前敲了敲门,屋里的人声音无比清冷,“谁,”孟樊是不喜欢自己在看书的时候有人来打扰。

    “是我。”

    孟樊的声音缓和了不少,打开了房门,问道:“有什么事吗?”

    姬茶茶不知道孟樊会不会把书借给他看下,有些小声的说道:“我想借几本书看看。”

    孟樊侧开了身子温和的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子呀!进来吧!”

    屋外灰蒙蒙的片,屋内光线不是太好,姬茶茶睁大了眼睛打量了番。

    孟樊说道:等等,我去吧蜡烛点燃,我平时个人白天看书不需要点。

    姬茶茶说道:“不用了,虽尬光线暗,但是还是能看的清楚的。”

    房内当中放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般。那边设着斗大的个汝窑花囊,西墙上当中挂着大幅清枫画,左右挂着副对联,其词: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姬茶茶抬起头看了看这首诗,这几年孟大哥定是有心仪的女子了吧!要不然也不会把这首诗挂在书房日夜盼望懂他心思得人。她有些好奇是怎么样的女子能够深的他的心,她摇了摇头,管她什么事情。

    卧榻是悬着葱绿双绣花卉草虫纱帐的拔步床。给人的感觉是总体宽大细处密集,充满着股潇洒风雅的书卷气。

    孟樊见她有些出神问道:“有哪里不好吗?”

    姬茶茶摇了摇头,温柔的说道:“很好,”他的书房虽没有以前容衔书房繁华,这里却比那里书卷气息很严重。

    姬茶茶走到书架上认真的巡视了番,找出了本史记,她对以前的那些事情有些好奇。不免的第眼救看上了这本书。

    她高兴的说道:“孟大哥,我喜欢这本书,可以那去看看吗?”

    孟樊被她喜悦的心情感染到了,点了点头。

    随后说道:“要是又不认识我的字可以来问我。”

    姬茶茶点了点点,闽闽的说道:“以前在侯府我认识了些字,但是不是太多。”

    孟樊有些窘迫的点了点头,还好屋子他站的那个角落光线比较暗,姬茶茶没看见他脸上的红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