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成亲

    凌老爷无动于衷,转身便离开。

    凌元尔从小树后走了出来,把她娘扶了起来,镇定的说道:“娘你别这样,是我自己愿意去的,不关爹的事情,我宁愿在天空翱翔,也不要暗天无日的在在呢个小屋子里。“”

    凌氏哭的就像泪人样,“都是娘不好。”

    凌元尔扑在凌氏的怀里,摇了摇头,再次感受母亲的味道,或许以后就没有机会再见到了。

    出嫁那天凌氏依然把凌元尔美美的打发了番,红纱帐缠绵的梳妆台前,方葵形铜镜衬映出人儿的倒影,凤冠霞帔,红唇皓齿,纤腰犹如紧束的绢带,十指好似鲜嫩的葱尖鲜红盖头,能盖住的是泪千行,盖不住的是如丝线般缠绕心脏的悲伤。

    引用“两姓联姻,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凌元尔不知道自此刻走出了大夏会是怎么样的番情景。

    红红的盖头遮住了外面的场景,只知道这场婚姻的是那样的盛大,远远比当初嫁给容衔的境况要庞大得多。

    用句话说,那可是“十里红妆,”看来爹在这场婚礼上下够了成本,凌元尔不觉的笑。

    早早的,市井便开出条无人通行的大道,声比声响亮,点点晕开,不停的奔跑着,口中还不时传来如银铃般的笑声,恐怕在上面扯块布角就足够自己吃几个月了,紧跟着轿子后面的还有护送嫁妆的家丁和保护队伍的士兵。

    女儿出嫁最伤心的摸过去母亲了,凌父也有些忧伤,不管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女儿,就是为了不让她在边塞吃苦,才给准备了这么多嫁妆。

    凌父也算是个说的过去的人了。

    凌氏看着远去的婚轿,越来越远,哭的晕倒在了凌大人的怀里。

    从上京到边塞走了差不多个月才到达,而边塞的容衔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见见姬茶茶了,为了娶姬茶茶他下了不少功夫,让人打听到,前阵子凌父亲自娶南下接姬茶茶。

    如今可能家里还没有坐稳,又被自己娶到了那鸟不拉屎的地方。

    他微微的笑了笑,轻轻的说道:“以后会好好的补偿她的。”

    婚礼的马车刚来到边塞容衔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见见了,还是被人拦了下来,说是不合规矩。

    凌少峰在见到容衔的那刻也无比的惊讶,没有想到边塞的千户大人竟然是容衔。

    身大红色的喜服是按中原那样穿的。

    原本干了这么久的马路,按理说新娘应该再歇两三天在拜堂的,可是容衔已经急的不行了。

    非要在当天就拜堂。

    拜完堂后,凌元尔坐在昏暗的新房内绣花的绸缎被面上居然铺着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寓“早生贵子”之意,竟铺成了圈圈的心形。

    这样的装扮怎么和中原模样,凌元尔有些好奇,不是说草原的人穿着服饰规矩和生活都不样吗?可是这位千户大人却又些与众不同了。

    她不免有些好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