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愤怒无比

    原本干了这么久的马路,按理说新娘应该再歇两三天在拜堂的,可是容衔已经急的不行了。

    非要在当天就拜堂。

    拜完堂后,凌元尔坐在昏暗的新房内绣花的绸缎被面上居然铺着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寓“早生贵子”之意,竟铺成了圈圈的心形。

    这样的装扮怎么和中原模样,凌元尔有些好奇,不是说草原的人穿着服饰规矩和生活都不样吗?可是这位千户大人却又些与众不同了。

    她不免有些好奇。

    外面热闹非凡,屋里却有些冷清。

    凌少峰把凌元尔送到容衔手里亲自看他们拜完堂就带着队伍离开了。

    他自己也不知道凌元尔再次嫁给同个人会不会过上好日子。

    容衔心情愉悦,为了早日见到姬茶茶宾客给他敬酒都被他推掉了。

    他的脸微微泛红,嘴角含着笑意“茶茶。”

    凌元尔听到这个声音有些面熟,可是时间却记不起来。

    当这个男人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她心里紧张无比有些不安,手紧紧的抓住自己裙子。裙子都被他扭成团了。

    当男人掀开她的红盖头的时候,她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惊讶的喊道:“容衔。”

    当容衔掀开盖头的那瞬间原本脸幸福,如今整个脸上呈现出脸痛苦的表情,满脸惆怅愤怒的眉毛都能拧出水眼神的亮彩瞬间变得黯然。

    他下子涨红了脸,嘴唇不断翻动着,左手紧紧的握着,右手捏着衣角,眼中充斥着愤怒,尤其是他额头前侧的头发竖起,像极了头暴怒的狮子,在嘶吼着“怎么是你?”

    说完他把抓住凌元尔的衣服吼道:“是不是你和你大哥起耍的阴谋故意把姬茶茶藏起来了?”

    凌元尔原本刚才带着惊喜的心情被容衔的番话完全惊呆了,好像失音了般,好像麻木了般,既说不出话,也没有力量惊奇得像半截木头般愣愣地戳在那儿不知道说点什么。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雳当头击,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盆凉水,全身麻木。

    她惊呆了,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会儿,才摇了摇头说:“这是真的?我不信。”

    她自言自语的嘀咕道:“明明爹说的是我去和亲,嫁给边塞的千户大人,我不知道千户大人是你。”

    她站在来扯了扯容衔的衣袖说道:“容衔,如今我已经再次嫁给了你,说明我们有缘分,虽然我不是你想娶的人,但是我愿意跟你起生活在这枯燥的草原上。我们从新开始。”

    容衔抬起头傲慢的看了看凌元尔语气冰冷的说道:“这切都是你爹和你的阴谋你说的话我根本就不会再相信,当初都是你害得姬茶茶离开,你眼里容不下她,然后在伙同你哥哥起陷我于不义,你以为你还能跟我起过日子,你想都别想。”

    容衔捏着凌元尔的下巴,嗤笑的说道。

    “我会让你好好的在边塞过日子的,但是我不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