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攻入大夏

    容衔抬起头傲慢的看了看凌元尔语气冰冷的说道:“这切都是你爹和你的阴谋你说的话我根本就不会再相信,当初都是你害得姬茶茶离开,你眼里容不下她,然后在伙同你哥哥起陷我于不义,你以为你还能跟我起过日子,你想都别想。”

    容衔捏着凌元尔的下巴,嗤笑的说道。

    “我会让你好好的在边塞过日子的,但是我不定。”

    “来人。”容衔冰冷的说道。

    凌元尔不由得眼睛睁得大大得,慌张的跑道容衔面前,颤抖的问道:“你要做什么?”

    容衔冷笑的追问道你说:“我要做什么?”

    只见几个高大的犬戒人走了进来,粗狂的说道:“大人何事?”

    容衔冰冷的说道:“这个女人就赏给你们哥儿几个人了,你们好好的伺候她。”

    几个犬戒人你看看我看看你。无动于衷,都丈二摸不到头脑。

    容衔生硬的说道:“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行动?”

    几个人听没想到咋们的千户大人竟然来真的。

    几个人搓了搓笑的往凌元尔身边走去。

    凌元尔恐惧地畏缩在床角,周围的切仿佛都要把她吞噬掉,迎面是无尽的黑暗。

    她神情悲哀的嘶吼着,“不要,不要容衔不要这样对待我。”

    可是容衔只是冷漠的转身而走,只听见房里女人的惨叫和男人的狂笑声。

    凌元尔无助的躺在床上,就连平时看来很温暖的东西现在好像也变成了魔鬼,狞笑着。

    她多么希望出现奇迹,可是浑身的痛苦时刻提醒着她在经历着些常人不能忍受的事情。

    此刻她好恨恨容衔,恨姬茶茶,可是的是这辈子注定回不了上京了。

    千户大人的新婚夜传遍了整个草原,而这样的个女人只能沦为让人践踏的军妓。

    容衔忘着望无际的草原,心里空虚到了极点,身边最好的朋友徐胥走了过来。

    他豪狂的叹了叹气,拍了拍容衔的肩膀却不知道说点什么。静静的陪着他看着夕阳的黄昏。

    对于那样个女子他还是有些惋惜的。却有些可怜容衔。

    十月腊冬天大雪随着寒冬来了,街道仿佛是银子铸成的,那么亮,那么有光辉,长长的冰柱像水晶的短剑挂在檐前,行人的呼吸也化作了股股白烟。

    “呼呼”,狂风呼啸,大树在狂风中摇晃,条条树枝就像条条狂舞的皮鞭在空中抽打着。

    容衔的声令下,犬戒攻入了大夏,这个看似宁静的大夏也是在这天被这场战争破坏了该有的宁静。

    “冲锋,攻入大夏的帝都,以后我们犬戒人就不需要吃了上顿没下顿,大夏的女人也个比个漂亮。战士们全身的血液奔腾着。”

    战场中,乌云在天际嘶鸣着划破雷电,血红色的腥味弥散在死寂片刻又喧闹的废墟之上。刚刚消散的哀鸣和剑影又在风中绽开,堆积的残体狰狞而可怖,浓重的气息让人几乎窒息。此刻,双方的余兵都已陨半,两边阵前对峙着的头领疲惫而决绝,大夏拼死抵抗,已是血流成河的惨烈和劫难。

    在天幕倒映之中的那些士兵,已经是片破碎的残体的中原原,余下的人已然忘却了生的眷恋,忘了襁褓中的嗷嗷待哺的孩儿,耕作在田间勤恳的妻子,和渐渐的枯萎了年华的老母亲。他们眼中什么也没有留下,已然困兽般咆哮,要与那恶敌同归于尽。也不知已有多久,烟尘四起间,残留的烽火终于在那场倾盆大雨之后默默熄灭了。

    在大夏的拼死抵抗中容衔被没有顺利的攻入大夏,残兵太多他能在在邱邻带停留暂且修正部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