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酿成大祸

    徐胥看了一眼容衔,闷哼的想着,这是在干嘛了。

    找个陪酒的人没想到自己倒是喝的比谁都快。

    他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

    容衔也没理他。

    姬茶茶因为没有见到容衔心里有些闷闷不乐的,碧荷看她郁郁寡欢的模样,拿起桌子上的月饼凑上前去,说:“姨娘,厨房做了好些月饼,您尝尝看!”

    白瓷盏花的盘子上边是叠得整整齐齐做成花型的月饼,月饼做得很小,一口大小,吃着很是方便。

    每个月饼口味都不同,有蛋黄的,枣泥的,豆沙的,冰糖的,肉松的,五仁馅的,姬茶茶每一种口味都尝了一个都感觉饱饱了,吃了月饼之后,她也不知道什么时辰才能离开,一个人默默无语的坐在这里,本以为能见到容衔看来又是一场空了。

    这时候突然听到管事麽麽说道:“今天是中秋佳节两位姨娘理所当然的要为倒上一杯桃花酒,以表敬意,可是现在夫人怀有身孕不能饮酒,就麻烦两位姨娘以茶代酒的给夫人斟上一杯茶。”

    第一个出场的自然是辛姨娘,碧荷她悄悄在姬茶茶的耳边说道:“姨娘,一会儿小心为妙,左眼皮一直跳个不停,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姬茶茶浅浅一笑,“碧荷你想太多了吧!”

    你看那辛姨娘已经斟完茶了,什么事情都没有。

    碧荷却不那么认为,这样的场面看起来平静宁和可是总觉得会有一场暴风雨的来临。

    姬茶茶走在凌元尔身边的时候,感觉红砖上滑滑的,为了不让自己摔跤,她无比的小心翼翼,正在倒茶水的时候不知怎么的脚下一滑 ,飞快地滑了出去怎么也收不住脚。

    原本安静的众人在看到这一幕后尖叫起来,而姬茶茶摔倒的方向正是凌元尔,管事麽麽用着一种类似于尖叫的声音叫道:““夫人,夫人。”

    碧荷站在哪里已经傻眼了,只是大喊道:“姨娘。”

    这边的屏障已经乱成一团糟了,到处一片尖叫声。

    容衔听见这边的声音,放下酒杯,掀开屏障看到这一幕已经傻掉了,他看见的是凌元尔被一个人重重的扑倒在地扑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姬茶茶。

    凌元尔坐的椅子已经四脚朝天,桌子的上的东西因为刚才的撞击滚落在地上零零碎碎的。

    凌元尔圆滚滚的肚子还有失措的表情在姬茶茶的眼中越放越大,她很想稳住自己倒向旁边那样的话最起码不会撞上她的肚子,可是凌元尔使使的抓住自己没有放手,自己和她一同滚到了地上,她整个人压倒在了凌元尔的身上。

    姬茶茶被这一幕吓傻了,碧荷连忙跑过去把姬茶茶拉了起来,姬茶茶站起来的时候还愣愣的她不知道自己要说点什么,眼眶里看见的是一片红色。

    凌元尔捧肚子惨白着脸倒在地上起不来断断续续的申银声从她口中逸出鲜红的血顺着大腿根部子一直流到地上。

    “ 元尔……”容衔看到凌元尔倒在鲜红的血液流了一地他几乎停止了心跳眼睛睁得大大的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用最快的度冲过去小心地将凌元尔扶起来,他看向姬茶茶的眼神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他的眼里充满了血丝。

    他怒不可遏地吼叫着,“姬茶茶”这声音像沉雷一样滚动着,传得很远很远,连北苑的每一个人都惊吓到了。

    姬茶茶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脸色有些苍白,原本一双明亮的眸子此时有些涣散,更多的是不知所云的惊惧,唇被他咬得发白,她就像一个濒临等死的人一样。

    自己也感觉自己舌头舌头僵住了,说不出话来。

    凌元尔从一波接一波的剧痛中缓过来她勉力睁开眼睛虚弱看了管事麽麽一样,随后可能是因为肚子无比的疼痛脸上的的表情都变型了。

    管事麽麽赶紧跪下来无比心痛的说道:“侯爷一定要为夫人做主呀,都是那个贱蹄子给害的,要不是她我们的夫人和孩子一定会平平安安的降生。”

    容衔狠狠的瞪了一眼姬茶茶。

    姬茶茶痛到极致,哭泣是发不出声音的,她看了容衔摇了摇头,本想说事情不是那样子的的,可是看着他那样狠自己的眼神胆怯了,就算说了他会信自己吗?

    看着这一幕幕姬茶茶要不是由碧荷搀扶了着,可能她自己早就坚持不住了。

    凌元尔虚弱地说道:“孩子!我的孩子!侯爷救孩子!我宁愿自己死掉也要就我的孩子!”额头上满是因痛而起的汗珠。

    容衔紧紧的抱住凌元尔,声音哽咽,从他的声音中都可以听出来他已经伤心到了极致,都说男儿有泪不轻流,可是看这这一幕,自己所爱的人在自己的怀里生死边缘挣扎自己却束手无策,他怎能不狠。

    他的眼眶红红的,但是他的眼泪却流出来,他只是看向了站在离他不远的姬茶茶,眼里的熊熊燃烧的怒火几欲射穿她的身子。

    他愤怒的咬牙切齿的说道:“姬姨娘。”

    姬茶茶听到容衔喊自己,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容衔的身边,跪了下来。

    他恶狠狠的看着姬茶茶说道:“元尔,我一定会让你和孩子平安无事的。”

    就算是死我也要让这个毒妇血债血偿,“你死了我怎么办?”

    我不会让你死的,死的应该是她才是。

    说着容衔还不解恨的手扬起然后毫不犹豫的落下重重地挥在姬茶茶脸上力量之大甚至于将她的嘴角也给打破了与凌元尔一样流出了鲜红的血。

    以前都是我看错你了,我本以为抱着你曾舍身就我的份上,处处维护与你,可是万万我没有想到,你的手段如此的残忍,竟然加害我孩儿。

    你这等女子就算死一百次也不足惜。

    姬茶茶看到了容衔眼里前所唯有的厌恶,虽然以前他对自己有些冰冷和鄙视可是从来都没有对自己动过手,看来这次是真的彻底的厌恶了自己吧!这样也好也好让他死了那份不该有的心思。

    碧荷看着这一幕,她为姨娘叫屈,不值得。

    姬姨娘这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故意去撞夫人的肚子。

    姬茶茶黯然无泪,“不是这样的……,她想解释可是却那样的苍白无力,在场的所有人都说她都看见了她撞向了凌元尔,就算有一百张嘴巴,也有理所不清。”

    她跪在容衔的面前,满脸的泪水吓的也不清,但是她还是站出来说道:“侯爷,请你听我说几句,事情不是你眼前看到了这样子的。”

    “姨娘不是有意撞像夫人的,是因为地上有水所以才会……。”

    容衔冷笑着看着这主仆两人一唱一和的,他的语气无比冰冷的说道:“有这样恶毒的主子,相必奴才也差不到哪里去。”

    “把姬姨娘身边的这个贱婢给我拖下去,乱棍打死拖到乱葬岗去。”

    碧荷听到这话,吓的六神无主,“她呵呵的笑着只要侯爷相信姬姨娘是清白的,就算让奴才死奴才也死不足惜。”

    姬茶茶扯着容衔的裤腿,便磕头,便求饶:“侯爷,碧荷是无辜的,侯爷要杀就杀我一个人吧!与碧荷无关。“

    只听见地板被姬茶茶磕的框框作响的声音,额头瞬间就起了大包血珠都渗了出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鸦雀无声只有在一旁的徐胥实在看不下了去了,他也不忍心容衔以后酿成大祸到了无可免回的地步,他在容衔的身侧说道:“侯爷,我看暂时先把这两主仆收押吧!等事情查清楚了再说。”

    管事麽麽在一旁添油加醋哭着说道:“侯爷,你真的要放过这两个恶毒的主仆吗?你可要为我们夫人做主呀!”

    容衔被吵的头大,徐胥眼神一瞪一脚踢向了跪在一旁的麽麽,满不在乎的说道:“主子说话,你作为一个奴才的,怎敢插嘴。”

    管事麽麽的心口被徐胥一脚踢的隐隐作痛,可是谁让人家只主子了,这样的罪只有自己受着。

    徐胥说道:“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请太医过来看看。”

    容衔六神无主的也只好说道:“就照徐大人说的这样做,先把这两毒妇暂且收押,要是夫人有个三长两短我定要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管事麽麽真是心有不甘,都怪这个徐胥多管闲事,要不然我看贱蹄子一定会被小姐这一计给弄死掉。

    西苑一品轩太医与接生嬷嬷全忙活开了丫鬟和小厮忙着烧水,房里面姬茶茶的惨呼声一声高过一声容衔在外面心急如焚的走来走去的。

    产房之地自然是不准男子进去的。

    本书由,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