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茶茶坐牢

    西苑一品轩太医与接生嬷嬷全忙活开了丫鬟和小厮忙着烧水,房里面姬茶茶的惨呼声一声高过一声容衔在外面心急如焚的走来走去的。

    产房之地自然是不准男子进去的。

    容衔在外面听见凌元尔撕心裂肺的喊叫,感觉就是在他心口插了一刀,他正准备一教踢开产房的房门,却被两个侍卫拦了下来,他还记得以前姬茶茶生容雪儿的时候,以前也是陪她生产的,如今自己最爱的女人正在生死边缘徘徊,他何必计较那些习俗。

    容衔阴很的说道:“让开。”

    那两个侍卫跪在容衔的脚下,“侯爷就算是死我们也不会让你踏进一步产房,我们不想侯爷沾上那些不好的东西。”

    容衔狠狠的推开了那两个侍卫,只见那两个侍卫,紧紧的把腿抱住,就是不让他进去。

    容衔用力用胳膊抽打两个侍卫的后背,那两个侍卫被容衔打的口里都吐血了,但是还是没有松手的痕迹。

    而就在两个侍卫奄奄一息的时候,房里传来了孩子哇哇的哭声。

    两个侍卫听见孩子的平安的降临,松开了容衔,容衔心急如焚的跑了进去,见凌元尔整个人满脸的汗水,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

    容衔握着凌元尔的手微微一笑的说道:“元尔辛苦了”。

    凌元尔无力的一笑,“侯爷你看了孩子没有。”

    容衔摇了摇头,我一进来担心就是你,还没有看孩子。

    凌元尔听到容衔这样一说心里就像吃了蜜一般,“夫君,我为你剩下了一个男孩子。”

    产婆把孩子抱给了容衔,容衔看着这怀里的孩子,感觉就像第一次做爹一样,虽然已经有了容雪儿,可是那时候脑子还不清晰,如今是自己最爱的女人为自己生下的孩子抱在怀里跟到抱容雪儿是完全不一样,想起那个孩子自己已经有很久没有抱过她了,从回到侯府之后自己的心一直都在凌元尔的肚子里面,如今有了嫡子自己再也不用那么愁了。

    他抱起怀里的孩子,拿起粗糙的手指在孩子的脸上摸了又摸,孩子可能不习惯打了哈欠就睡着了。

    他高高的举起自己的孩子说道:“我容衔一定要给这个孩子最好的,哪怕就算牺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凌元尔看到容衔这么重视这个孩子心里也着实高兴了一翻,母凭子贵一点都不错,以后还有傍身的人。

    而就在这时候,天空突然间乌黑一片,电闪雷鸣,屋里暗的漆黑一片,屋外的暴风雨疯狂的下着,明亮的闪电就像银蛇一样穿梭着,一次又一次照亮了产房,轰隆隆的雷声震耳欲聋,好像可以把任何东西都震碎一样,狂风咆哮着,一下子把产房的门震开了用力的摔倒在墙上,只听见砰的一声。

    凌元尔被这雷声吓的一阵哆嗦,管事麽麽给丫鬟门使了一个眼色,眼快的丫鬟立刻去把房门关上了。

    容衔看着外面的狂风暴雨眼里闪过意思凌厉,他看着天空阴狠的说道:“既然没有得到上天的祝福,那么我偏不信这个邪,我偏要逆天而行,看你能耐我何?”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偏要做给你看。

    姬茶茶突然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原来一切都是那样的讽刺与可笑,而最最可笑的是她现在真的体会到容衔不相信自己,可能在他问自己选折是留下还是跟他北上的那一刻他从来都没有相信过自己,在他心中或许就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子,爱慕荣华富贵的生活吧!

    难道还一个有错吗?追求自己喜欢的人也有错?

    她可以忍受给他做妾,是因为自己喜欢他,难道从一开始自己就错了吗?

    最错的就是没有听信碧荷的好言相劝,现在害她同自己一同受苦,她此时脸色苍白,两行清泪直流。

    拉住碧荷的手说道:“碧荷都是我不好,害你受苦了。”

    她抬起头看像徐胥给他重重的磕了一个,“谢谢徐大人的救命之恩。”

    碧荷抱着一种必死的心态,可是就是没有救出姨娘。

    她说道:“姨娘,这没什么,能跟到关押在一起是碧荷的荣辛。”

    徐胥摸了摸自己的络腮胡子说道:“你们不要高兴的太早,最后的结果还不一定,不过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就你们。”

    姬茶茶来到北上之后听说的全都是这个人多的坏话,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他救了自己的性命。

    徐胥被姬茶茶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他把头偏向一片,语气不自然的说道:“先不要感谢我,要感谢就感谢容衔,我这样做只是不想他最后遗憾终身罢了。”

    姬茶茶听的云里雾里的,这会儿哪有心思猜测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既然是关押,不到最后一刻那还是有希望,要不是他碧荷或许在刚才就死了。

    姬茶茶说道:“徐大人,贱妇有一事相求,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雪儿麻烦徐大格外照顾一下。”

    我知道徐大人有这个本事。

    徐胥有些不耐烦的,早知道这么多事情,这烫手的魔芋就不要拦上了,既然拦都拦上了只能进行到底。

    徐胥说道:“姬娘子,你不用担心,小郡主毕竟是侯爷的女儿,就算有人想欺负那也是看看她有没有那个命。”

    姬茶茶听见徐胥这么一说心里也踏实了不少。

    徐胥一声令下带走,姬茶茶和碧荷就被侍卫请着走出了北苑,毕竟是侯爷的女人,这些侍卫多多少少还是顾忌的,而且看到徐大人还可以的维护也不想失了徐大人的面子。

    姬茶茶和碧荷静静的走在滂沱的大雨中,这样子雨哪里像秋天的雨,雷声一声比一大,姬茶茶哪里有害怕的想法,此刻她心凉的哪里比得上雷声。

    还没有走到进步衣服,头发被雨水紧贴在身上,那样的冷,却无法憾动她一分,雨水渡过眼睛顺着脸流到嘴里,她心凉的是那样的悔恨。

    在这白茫茫的一片雨水中,她的身影是如此渺小,然风雨却怎么也吹不倒,更洗不去她心中无尽的悲切!

    姬茶茶被关进了地牢,那阴寒潮湿的地方,里面的老鼠爬过来爬过去的吱吱的叫唤,姬茶茶一点都不怕蚊虫蛇鼠,在乡下那样没有见过,连蛇肉都吃过,这点苦算什么,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早一点出去,心里总是担心雪儿。

    最近几个月她都是和自己一起睡的,这会儿找不到自己了怕是又在哪苦鼻子吧!

    在容衔罚自己的时候,他就早早让人把容雪儿带走了,怕的就是被她看见了也跟她这个不争气的娘学坏了吧!

    容雪儿在凌原阁找不到了娘和碧荷姨姨了扯着嗓子大声的哭泣。

    徐胥答应过姬茶茶帮她照看孩子,刚走进南苑的的时候,就听见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定是那个偷偷摸摸躲在她娘身后偷看自己的孩子吧!

    徐胥走到容雪儿的身边正看见小姑娘,眯着眼睛站在院子里孤零零的哭着。

    徐胥蹲下身子,轻轻的说道:“你叫雪儿吗?”那样的语气从来都没有用在自己孩子的身上过。

    容雪儿停止了哭泣,睁开了湿漉漉的大眼睛,哭过的眼睛就像被雨水洗刷过了一样,格外的诱人。

    徐胥也不懂放着这么可爱的女儿不管,偏偏一门心思的扑在凌元尔的肚子上。

    看到小姑娘哭的格外的伤心,他从衣服口袋里掏了两颗糖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那个女人的请求,猜想这孩子一定会喜欢吃甜食,顺便让身边的小厮准备了糖果。或许是因为南下的时候吃过那个女人的饭吧!感觉是独一无二的。

    自己除了自己娘外从来都没有过女人给自己亲手做过饭吃。

    徐胥生怕吓坏了小姑娘,轻轻的哄到:“雪儿你别哭了。”

    容雪儿睁着大大的眼睛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叫雪儿?”

    徐胥温和的说道:“因为我和你娘是朋友。”

    容雪儿裂开了嘴巴一笑,我知道了就是耍的好的意思,就像以前我和小兔的关系一样。

    雪儿从来都没有朋友,唯一的朋友就是小兔了,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到小兔。

    徐胥自然之道小兔是谁,在南下的时候那只天天被她抱在怀里的全身雪白的兔子。

    徐胥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吧!”

    容雪儿睁着大大的眼睛问道:“我找不到我娘了和壁姨姨了。”

    徐胥一听眼色严肃的说道:“难道姬姨娘没有教过你怎么称呼吗?”

    容雪儿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嘴巴张的大大的,没有忘记娘对自己说过什么,她眼里闪过一丝害怕。

    徐胥不愿意看见小姑娘害怕自己,他轻轻的说道:“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但是你要记住除了我之外不能在把你娘喊娘了,不然会给她带来危险的。”

    小姑娘一点,赶紧点了点头。

    她知道眼前这个不是坏人,而且在哪里见过,毕竟年纪小记不清楚也很正常。

    她问道:“那大胡子叔叔,你见过我娘吗?”

    徐胥说道:“只要你乖乖的你娘过几天就回来了。”

    小丫头点了点头,知道只要自己乖乖的就学上次一样回来会给自己带吃的。

    她高兴的点了点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