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茶茶的牢狱之灾

    小姑娘一点,赶紧点了点头。

    她知道眼前这个不是坏人,而且在哪里见过,毕竟年纪小记不清楚也很正常。

    她问道:“那大胡子叔叔,你见过我娘吗?”

    徐胥说道:“只要你乖乖的你娘过几天就回来了。”

    小丫头点了点头,知道只要自己乖乖的就学上次一样回来会给自己带吃的。

    她高兴的点了点头。

    这个孩子毕竟是容衔的,具体的怎么做还是的他来决定。

    让小厮禀报给容衔的时候,容衔正在凌元尔的产房里逗弄娇子,看见的小厮的打扰很是不高兴。

    但是那蓝衣小厮硬着头皮来到容衔面前,真是赶鸭子上架,这样的差事落在了自己的头上,一面不能得罪徐大人,一边还要在侯爷面前包住小命。

    “侯爷,徐大人让我来通传一声,姬姨娘已经被灌入了大牢,就等查明的一切真相,等候发落。”

    再有就是小郡主如今没了姨娘,一个人在南苑哭泣,看侯爷有何打算?

    容衔听到来人的禀报,眉头紧锁,虽说姬茶茶恶毒,可是孩子是无辜的,何况还是自己的女儿。

    凌元尔见容衔有些为难,虚弱的主动说道:“侯爷,如今小郡主没了姨娘,也怪可怜的,不如就让她来我这里吧!”

    容衔心疼的说道:“元尔没想到你这么善良,那个恶毒的女人想要加害于你,你竟然还给她带孩子。”

    凌元尔虚弱的一笑,“侯爷,你的还是就是臣妾的孩子,而来别人的孩子一说,如今那孩子没了娘亲,怪可怜的。”

    容衔轻轻的在凌元尔额头上一吻,辛苦元尔了。

    容衔看见这样的凌元尔心里更加越发的疼爱了。

    他捏了捏凌元尔的手,把孩子交给了管事麽麽,管事麽麽把那孩子抱出去交给了奶娘去了南苑。

    看到那小丫头孤零零的一个坐在台阶上在等人,管事麽麽心里得意地笑道,看你这个小兔子落在我的手里这下有你好受的。

    管事麽麽站在容雪儿的面前居高临下的蔑视的说道:“死丫头,快跟我走。”

    容雪儿一看见管事麽麽就有点怕怕的的,她摇了摇头,睁着亮晶晶的眼睛,说道:“我要等姨娘回来。”

    管事麽麽讥讽的一笑,“你还不知道,你姨娘已经被侯爷打入地牢了,以后是死是活就不知道了。”

    我们夫人好心收留下,你这个死丫头别不比好歹。

    容雪儿一听到死,就是像上次娘说的蝴蝶死了一动也不动。她害怕了。

    哭着喊道:“我要我姨娘,我要我姨娘,我不要姨娘死。”

    管事麽麽轻蔑的说道:“你要你姨娘,那也得看我们侯爷的心情。”

    容雪儿知道侯爷是爹,她哭的一抽一抽的,“麽麽我想见爹爹,我爹爹一定会救我娘的。”

    管事麽麽哈哈大笑,“你现在相见侯爷,侯爷哪有时间理你,这会儿他正在兴头上了,夫人给侯爷生了一个嫡子,侯爷现在哪里还记得到你。”

    “更何况你的姨娘,被关入地牢也是侯爷下的命令,不然你以为谁有那个权利。”

    给你说了你也不懂。

    你还是乖乖的跟我走吧!

    容雪儿哭的撕心裂肺的,人小哪里比得过大人的力气,一边的丫鬟听到管事麽麽的吩咐,立刻抱起小丫头就迅速的离开了。

    地牢里的姬茶茶衣衫尽湿,发髻凌乱,但那张惨白的脸上却透出从未有过的坚毅之色,且身子没有一丝的抖动与哆嗦,只是紧紧的抱住双膝。

    外面依旧电闪雷鸣,正好给这黑漆漆的地牢里添了一丝丝亮光。

    碧荷还是怕地牢的老鼠的,她从小就怕,看见一只老鼠从她脚边经过的时候吓的哇哇大叫。

    姬茶茶面无表情的说道:“碧荷靠进我一点,这样你就不怕了。”

    碧荷心里想要一个是奴,一个是主,哪里敢越界。

    姬茶茶向碧荷招招手,“过来”,如今你我在地牢之中相依为命,还担心那些死规矩吗?

    碧荷朝着姬茶茶移动了一下。

    两个人相依为命的紧紧挨在一起。

    碧荷也没有感觉到有那么害怕了。

    姬茶茶闽闽道:“也不知道夫人怎么样了,孩子生下来了没有。”

    只见新人笑,那见旧人哭。

    到了晚上只见送饭的人来到地牢动作粗鲁的把饭碗往地上一扔,就像喂狗一样。

    碧荷愤怒的说道:“好你个奴才,怎么说姨娘也是主子,你竟然这样对待一样,在看了一下碗里的饭哪里吃给人吃的,残汤剩水,碗里的米粒都没有多少。”

    她叫骂道:“好你个狗眼看人的低的奴才,怎么给姨娘是这种饭菜。”

    那奴才轻蔑的笑道:“什么姨娘,现在也不过是等死之人,哪里还谈得上姨娘。”

    竟然敢谋害侯府的女主子,不死就不错了,还想吃美味佳肴。

    姬茶茶拉了拉碧荷得手,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好女不跟狗斗。

    只见那奴才又说道:“你们还不知道,原本想让夫人死,现在夫人好人好端端的活了下来,而且还生了侯府的唯一嫡子,身份提高了不少。”

    姬茶茶听到那奴才那么说,也是她预料之中的事情。

    她只是是惘然一笑,双唇抿成一条优美的弧形。

    为了活下去,为了见到女儿,姬茶茶毫不犹豫的端起地上的残汤剩饭,拿手拽着吃进了嘴里。

    碧荷一吃这饭,感觉到一股馊了的味道,感觉卡在了喉咙,但是见姨娘眼神坚定的吞了下去,她也硬着头皮吃了下去。

    十天半个月了,因为一点没有尝到油抹的味儿,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此时她和碧荷原本应该处在花样年华的孩子:现在脸上满是脏兮兮的就像叫花子一样,,已经看不清真正的面貌,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脸上丝毫惊恐,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嘴唇上也没有血色,头发似乎打了千万个结。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手臂上和脚上仿佛没有肉,身体薄的好像一张纸,一阵风就能把她刮跑。

    姬茶茶两眼无神,呆泄的看着漆黑的屋顶,她曾经想过就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是每每看见碧荷想起雪儿那种自杀的勇气消失殆尽。

    她一天天的等着,她坚信徐胥不会骗她的。

    西苑一品轩,凌元尔正在让丫鬟给她染得如花红般的指甲,斜簪茉莉作幡胜,鬓影过处绕香风。

    等一切做完之后,她轻轻的吹了吹还没有太干的指甲,打发了近身的丫鬟,只留下了管事麽麽。

    她漫不经心的问道:“麽麽,地牢里的两个主仆怎么样了。”

    管事麽麽呵呵的笑着,“夫人请放心,奴婢每天残羹盛汤的伺候着。”

    如今听下人们来禀报,说两主仆已经脱离原来的形态,现在瘦的就像纸片人一样,只要风轻轻一吹就能跑了。

    就算侯爷见到了也认不出来了。

    凌元尔摸了摸干掉的红色的指甲,淡漠的小着,“麽麽做的好。”

    她取下了手上的镯子,递给了管事麽麽,“给这是我赏赐给你的。”

    管事麽麽推辞到:“夫人已经赏赐了奴婢很多东西了。”

    凌元尔拉着管事麽麽的手,亲自给她掏了上去。

    管事麽麽感激涕零的说道:“谢谢。”

    凌元尔微微一笑,“麽麽,我们是一家人那离还需要说谢谢的。”

    管事麽麽见凌元尔把自己的当亲人,感激的不知道说什么。

    凌元尔最近是越来越喜欢红色指甲了,就像血一样红,是那样的耀眼。

    如果那个践人能在牢里在呆上一个月。迟早会活生生的饿死的。

    管事麽麽说道:“夫人,那贱蹄子的女儿难道就留在夫人的身边吗?”

    凌元尔点了点头,反正是个闺女也对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要害之处。

    你就不要动她了,最近看得出来侯爷因为得了一子一女开心坏了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节外生枝。而且徐胥经常来看望小郡主,暂时你们就不要动了。

    管事麽麽说道:“就算侯爷要女儿,我觉得还是夫人生得好。”

    那个贱蹄子生的也上不了台面。

    凌元尔也不想要在生孩子了,为了生个孩子身材走样,脸长长斑变成了黄脸婆,有时候连她自己都不敢再看自己。

    如今生了孩子之后,脸色是变了过来,但是脸上的雀斑还没有消失。

    她每天只能摸上厚厚的粉底来遮盖这些雀斑。

    徐胥今天一来到侯府,没有第一时间去看望容雪儿,而是急冲冲的去了书房,他大步走到书案对面,从袖子中掏出一密函交到容衔的手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