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一切在不知不觉中变化了

    她每天只能摸上厚厚的米分底来遮盖这些雀斑。@( 【】)

    徐胥今天一来到侯府,没有第一时间去看望容雪儿,而是急冲冲的去了书房,他大步走到书案对面,从袖子中掏出一密函交到容衔的手里。

    容衔打开来一看,眉头金锁,睁大了瞳孔不敢相信密函上说的一切。

    他语气冰冷的问道:“消息属实吗?”

    徐胥点了点头,消息确实可靠。我的下属千真万确的密探到凌大人的家眷中的侍卫的确是密函中的人。

    我也派人去询问过,只是听说那个侍卫就在不久前消失了。

    容衔听到这种情况后有些疲惫地将自己扔进椅中,他闭着眼道:“既然是凌家的侍卫为什么要刺杀姬氏了?”

    徐胥大胆测猜测到既然不是为了刺杀侯爷来的,那肯定就是男女之间的事了。

    容衔睁开了眼睛质问道:“徐大人你说这男女之间什么事?”

    徐胥说道:“侯爷,以小人之见那个刺客既然要刺杀姬姨娘,肯定是受人指使,这里面唯一让小人怀疑的是你的夫人。”

    容衔他勃然大怒,眼珠瞪得拳头大.“大胆。”

    徐胥一点都不怕容衔,他继续神采奕奕的说道:“就算侯爷要杀小人,小人还是的把话说完,信与不信那都是侯爷的事情。”

    容衔勃然大怒的说道:“你那不成你是为了那个女人?”

    徐胥赶紧跪下来说道:“侯爷,你的女人我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就是不想以后等到侯爷后悔莫及的时候。”

    徐胥说道:“那天夫人发生的现场,小人仔细观察过,夫人坐的位置地板上有水泽,是有人故意为之还是怎么回事,现在已无从说起,但是小人可以肯定姬姨娘肯定不是故意去推夫人的。”

    容衔听完这些话之后,脸色阴沉沉思片刻,其实他有些舍不得姬茶茶死,以前那么温柔的女子怎么可能一时间变成了心狠手辣的人?

    他对徐胥的说词还是有些相信的,但是唯一不相信的就是凌元尔那么温柔大度的女子怎么可能派人去刺杀姬茶茶。

    从各方面来说都不可能。

    凌元尔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孩子办满月宴的头一天姬茶茶被容衔释放出来了。

    容衔坐在书房里想了半天也想不通凌家的刺客是怎么一回事,想的头都痛了。还不如改天亲自问一下,他是怎么都不会她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凌大人也不像能做出那样的事情的人,何况姬茶茶跟他也没有丝毫的关系。

    可是他唯独遗漏了一点女人的妒忌心,可以毁灭一个人。

    容衔冰冷的说道:“徐大人你先下去,容我一个人在思考一会儿。”

    容衔是一个很精明的人,可是在感情上却那样的糊涂,也可以说他爱凌元尔超过了一切。

    都说男人是好色的,可能他也犯了哪一点错误,可是唯一不变的就是对凌元尔的那颗真心。

    他只是想让姬茶茶好好的在牢里反省反省,不管怎么样都没有杀她的意思。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容衔想亲自去询问一下姬茶茶,究竟有没有推过凌元尔。

    自己是否太武断了应该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

    地牢里还是那么阴冷,容衔走在幽寂的过道里,面容阴冷,可是再冰冷,也依然难掩那浮躁颤乱的心思。

    自己快一个月没见到她了,这会儿却不知道见到了能说点什么。

    自己做了那等事情也应该好好的反省才对,想到这里他大步的朝地牢里走去。

    走到门口,身子已经绷紧一鼓作气开锁,推门。

    咣当一下,铁门撞到墙壁发出声响,而同一时刻,容衔的心弦也不知不觉绷了起来。他的拳头捏紧,是难以克制的紧张。

    牢内姬茶茶听到门打开的声音,抬起头目光涣散的看了一下继续低下了头。

    容衔看到的是两个身材柔弱的女子,他简直怀疑是不是自己走错了,可是他敢肯定的自己没有走错,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没有一点人气的姬茶茶,他没有那天在北苑时的愤怒,也想不起要来听她解释给自己听,唯一的就是心痛,他紧握双拳,眼里的怒火乱冒,紧紧的一个月时间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甚至比他那时候在牢房里还要糟糕。头上的钗子被收走了,所以满头青丝散落着,乱糟糟的披在头上,衣服脏兮兮的,整个牢房里发出了一股恶心臭气熏天的味道。

    在看了一眼地上的饭碗,气得紫涨了面颊,咬牙露嘴,半晌说不出话。

    他眼内的怒火,烧的更旺。

    四周阴森,面前烛火摇曳,所有的一切都在昭显着她是阶下之囚,可是她只静静坐着,表情无悲无喜,眼神带泄,

    只是碧荷反应了过来,看了一声“侯爷。”

    姬茶茶只是淡然的看了他一眼,好像在她的眼里他再也不是以前他那个心心念念的容衔了。

    想到这种认知,容衔心里堵得慌。

    他大步的走过去,面无表情的把姬茶茶从地上拉了起来。

    容衔愤怒的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姬茶茶哑然失笑:‘这不是侯爷正想看到的吗?”

    容衔见姬茶茶这样说话,心里的愤怒被克制下来了。

    他只是讥讽的说道:“活该。”

    姬茶茶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容衔。

    碧荷看到侯爷用力的把姨娘的手臂捏疼了,可是姨娘连吭都没有吭一声。

    她赶紧跪下来说道:“侯爷,这快一个月以来,牢房的人每天都给我门吃嗖饭,残羹剩水的。”

    容衔一听勃然大怒,他放开的姬茶茶,“来人呀!”

    牢房的那个侍卫听见侯爷的喊声,以为是有好事情找他,他屁颠屁颠兴高采烈的跑了过去。

    “侯爷。”

    容衔厉声的质问道:“是不是你每天给姨娘吃这些的?”

    那侍卫说道:“正是小人。”

    容衔一听气氛的给了那是侍卫一脚。

    那侍卫还搞不清楚状况,以为是哪里会答错了,赶忙说道:“我都是按照侯爷的吩咐办事的?”

    容衔一听,气的两眼冒火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好你个不知死活的,竟然感污蔑本候。”

    本候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来人呀!给我把这个小人给我拖出去。”

    瞬间就来了几个侍卫,把那牢房的小厮给拖了出去。

    只见那小厮只是不停的喊道:“侯爷饶命。”

    渐行渐远的声音慢慢的消失在这黑夜中。

    姬茶茶这会儿哪里顾得上别人怎么样,只是猜想是不是自己在下一刻也要在这个世界消失了。

    容衔做完这些之后,前脚先走,见姬茶茶迟迟不动,不耐烦的说道:“怎么还不走,是不是牢里还没有待够?”

    姬茶茶楞了一会儿,才想到容衔的意思是要放自己出去。

    来两个人相互扶持着一路上走的很慢,脚上没有什么力气,长长的夹道,每隔几步就在墙边设着一盏路灯,上覆以铜盖,周罩以铜丝,风雨不浸,长夜不熄。

    然虽有路灯,那光却照不远,整条道还是显得黑黑的,容衔亲自提着一盏灯走在前面,借着这照路的光,容衔刻意的走的缓慢,就是想让两个女人跟上自己。

    一阵风吹过来,姬茶茶不自觉的拉拢了自己单薄的衣服。

    在容衔眼里就感觉要是风再大一点,这个女人可能就被风吹跑了。

    他解开了自己黑色的披风,递给姬茶茶,但是姬茶茶看了他一眼,没有没接。

    容衔见姬茶茶没有接,有些气氛的说了句“不知好歹。”

    一个人郁闷的走在前面。

    心里越想越是生气。

    脚步迈的更大,也不等姬茶茶跟不跟的上。

    回到凌元阁之后,容衔第一件事情就是安排厨房的姑姑们做了丰盛菜肴。

    不到两个时辰桌子上放满了姬茶茶平时最爱吃的。

    容衔特意的往姬茶茶碗里放了两块五花肉,姬茶茶吃了一口,都感觉有种想吐的感觉。

    旁边的丫鬟们赶紧拿来的漱口的盆子。

    容衔也不嫌弃姬茶茶身上有多难闻,只是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谁也没有提那天发生的事。

    但是两个人的感觉是完全不同了,容衔见在姬茶茶的这一刻他内心平静的敢肯定那天不是她故意推凌元尔了。

    他很想给她说句对不起,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他只是温和的说道:“吃不下就别吃了,喝点粥好受一些。”

    可能是很久没有吃到油腻的东西,突然间吃起来胃里受不了。

    姬茶茶转过头对上容衔的眼睛说道:“奴婢太脏了,免的脏了侯爷的手。”

    容衔知道姬茶茶是变向的敢自己离开。

    看着姬茶茶的眼睛,他竟有一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他只是说道:“那你吃完了饭,早些洗漱休息,我们再来看你。”

    姬茶茶也没有答复,只是目送容衔离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