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满月宴

    容衔知道姬茶茶是变向的敢自己离开。乐文小说

    看着姬茶茶的眼睛,他竟有一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他只是说道:“那你吃完了饭,早些洗漱休息,我们再来看你。”

    姬茶茶也没有答复,只是目送容衔离开。

    等一切收拾好之后,碧荷已经洗漱好了从外面走了进来,只是头发还是乱糟糟的感觉满头的死结怎么也打不开。

    姬茶茶说道:“碧荷怎么不把头发梳好这么急都来伺候了。”

    碧荷说道:“姨娘,不要紧的,就让奴婢来伺候你吧!”

    碧荷遇见了这么好的姨娘,自然不想别人顶替她的位置。

    姬茶茶摇了摇头,“我们刚从牢狱里出来,怎么说你都得好好的休息。”

    碧荷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姨娘是不是嫌弃我了,我身体好得很,这点风吹雨打的。我没事。”

    姬茶茶见碧荷执意要为她伺候她梳洗也就没有在赶她走了。

    这达官贵人一般都用猪苓洗头发,洗了头发之后,头发会散发一种香香的气息。

    都说女人的第一美头发,有一头漂亮的美发自然是每个人都想要的。

    姬茶茶洗完头发后,碧荷又在她的头发上又在头发上涂抹了一种香膏,类似于护理头发的用的,淡淡的清香气息从发顶蔓延至鼻间,幽幽的笑意亦从眉间蔓延至唇间。

    等一切做完之后,姬茶茶感觉自己整个人神清气爽,香喷喷的。

    姬茶茶一头乌黑靓丽的头发梳开,披在肩上整个人看起来柔美丽,以前略微微圆圆的脸蛋,如今露出了尖尖的下巴,但是看起来整个人有一种骨感美。

    碧荷说道:“姨娘刚才我在外面院子里面的时候,听说明天就是小公子的满月宴了?”

    姬茶茶大约也也猜到了在关押自己的那一天就听见牢里的侍卫说夫人没事情,平安的把孩子生了下来。

    明天满了三十天,作为侯爷的嫡子自然要大办满月酒的。

    她一点都不惊奇。

    姬茶茶问道:“你有没有打听到雪儿在哪里?”

    碧荷说道:“我刚才听下人们说,就在我们关进牢狱的那天,侯爷下令把小郡主养在了夫人的名下。”

    姬茶茶一听,两眼无神的看着另一边。

    “姨娘,姨娘。”

    姬茶茶眼睛坚定无比的问道:“碧荷要是我带着雪儿离开,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

    碧荷顿时比较惊讶,说道:“姨娘你想好了?姨娘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可是想离开侯府谈何容易。”

    姬茶茶说道:“我有这个想法,但是还没有想好,只是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碧荷点了点头。

    姬茶茶对碧荷说道;“明天的满月酒我怎么也要备上一份礼,不过那孩子是嫡子,自是千娇万宠的,哪还能缺什么?”

    上次缝的小衣服不敢再送去了,我怕又出什么幺蛾子。

    碧荷也点了点头,觉得经过这次之后姨娘有所不一样了。凡事都会再三考虑再做决定。

    姬茶茶一时间还真琢磨不出什么适当的礼物出来,只好拿出了自己压在箱子里的小金银库。

    姬茶茶从一个小盒子里拿出了一个银镯子,这是容衔上次送给她的,刚好现在能派上用常。

    碧荷一看,也符合到,”姨娘这个好就送这个。“

    小孩子都流行带这个,说是银子带了对身体好。

    晚上的时间也不早了,姬茶茶让碧荷先去休息。

    自己把存的钱数了数,好为以后做打算,既然要离开自然得有足够的银子,这一年存下来就有几千俩银子了。

    看着这些可爱的金元宝,心里想着这侯府的日子根本就不是她能生活下去的,或许自己迟早要走这一步。

    她怀揣着美好的梦安然入睡。

    等到第二天一早,碧荷就把她从床上喊了起来,想到今天可以见到女儿,她的精神比昨天好了很多。

    刚从床上起来,就看见屋里比原来多了好几个丫鬟。

    姬茶茶有些不高兴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碧荷说道:“姨娘,侯爷吩咐说是屋里人手不够,怕我伺候不周夫人,就加派了人手过来。”

    姬茶茶冷笑一声,名义上是多派人手照顾自己,暗地里怕是还不知道打的什么注意,看到屋里三四个丫鬟她却没有半分的喜悦满足,她感觉到了窒息般的压抑。

    那两个丫鬟看到主子不高兴了,赶紧跪下来说道:“姨娘,我叫绿儿,她叫伏儿,我们是被侯爷从外面买来的专门伺候姨娘的。”

    姬茶茶眉头金锁的说道:“你们两个先起来吧!我作为一个姨娘哪里需要这么多的丫鬟,这不符合规矩。”

    绿儿一听姬茶茶要赶自己走神色紧张的说道:“姨娘,不要赶我走,我会像碧姐姐一样好好伺候你的。”

    在一旁的伏儿心高气傲的,不屑一顾的,暗想一个姨娘而已,竟然还挑三捡四的。

    她不想我伺候我还不想伺候了。

    说不定以后会伺候更好的主子。

    姬茶茶刻意的观察了两个人的一举一动,这绿儿稍微好好一点,可是看见她的心高气傲,怕是不愿意伺候她这样身份地位低下的主子吧!

    刚好她也觉得人手多了反而不好行动,只能暂时把两个丫鬟留在这里,等过几天找容衔跟她说清楚。

    今早的早膳食比以前丰富多了,几个茶叶蛋,一碗红豆粥,牛奶糕。

    姬茶茶并不知道这是容衔特意吩咐厨房做的,就是怕她吃不了别的东西,现在只能慢慢的吃一些清淡的东西。

    吃完了早膳之后,碧荷给她将一头青丝绾起,用一支烧蓝点翠牡丹簪固定,垂下少许流苏,缀着几颗铃铛,走起路来,发出清脆的声音,发间亦又横插着一支带坠樱花银簪。脖间戴着一条黛熏钰彤链,手上戴着碎花金湘镯。衬得肌肤如此之白。

    薄施米分黛,一张细长的小脸还是那么的美。眸子暗暗,却是那般的水灵,清澈的像一汪清水,却又那么的深邃,让人琢磨不透。

    身着一袭紫色流彩暗花织锦,袖口绣着几朵精致的紫莲,绣的栩栩若生,靠近一些仿佛可闻到那清新的莲香。裙摆上绣着精美而复杂的花纹,腰间用一根同色的玉带系脚上一双绣花鞋,鞋面上绣着大片大片的莲,莲步轻移,妖媚至极。

    碧荷看了看了镜子里的姨娘,笑呵呵的说道:“姨娘瘦了也好美,看起来比以前更苗条了。”

    姬茶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道:“我还是喜欢丰满一些。”

    碧荷偷瞄了几下姬茶茶的胸围,这样看下去胸大细腰,别有一番美感。

    姬茶茶从镜子里看到碧荷在看什么,脸色不自觉得红了,你这丫头在看什么呀?

    碧荷见自己被姨娘抓住把柄了尴尬的笑,“姨娘,你那儿那还是那么丰满。”

    “你这丫头,就知道打趣我。”

    宴会依然在北苑举行,对于这个地方姬茶茶自然不怎么有喜感,自然是想送了礼物之后,见了雪儿早点回去。

    那些下人一个个看到姬茶茶的时候都对她毕恭毕敬,可是,在毕恭毕敬的同时,她们每一个人也都在无时无刻不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无论她走到哪做什么,总能感觉到她们的目光,与之对上,又很快的低下头,却也没有被当场抓住的难堪。并且,只要转过头,就又能感受到她们抬起头再次袭来的目光。

    她也知道那些人在想什么,不过就是觉得她是一个毒妇而已。

    她也不在意,碧荷和她一起进了北苑。

    走到里面的时候,女眷和男人们自然是隔开的。

    前面搭建了一个很高的台柱子,容衔和凌元尔站在高高的台上,容衔把孩子抱在怀里。嘴角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姬茶茶在看他的时候,他也在看姬茶茶,不过是眨眼的功夫他就把目光转移到了凌元尔的身上。

    就刚才的那瞬间的目光,凌元尔还是看到了容衔瞅像姬茶茶的位置。

    她双手紧握,目光狠毒,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一切计划的好的全都被那个乡巴佬给搅黄了,她在听到官事麽麽说姬茶茶已经被侯爷放出来的时候她心里就火冒三丈。

    但是想到孩子要办满月酒了,一切都得自己打点,所有的一切只能忍下来。

    姬茶茶也感觉到了凌元尔凌厉的目光,她昂起头,整个人消瘦却挺拔,透着一股决绝与坚韧,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更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做下了什么决定。

    她握紧了拳头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的!

    姬茶茶知道如果在待在这里雪儿也会受到危险,那个女人不会放过自己,不管自己说什么容衔也不会相信的,在他心中最好的女人就是凌元尔了,他是怎么都不会相信那个女人能够狠毒的伤害自己的女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