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不要惦记不属于你的

    姬茶茶也感觉到了凌元尔凌厉的目光,她昂起头,整个人消瘦却挺拔,透着一股决绝与坚韧,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更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做下了什么决定。

    她握紧了拳头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的!

    姬茶茶知道如果在待在这里雪儿也会受到危险,那个女人不会放过自己,不管自己说什么容衔也不会相信的,在他心中最好的女人就是凌元尔了,他是怎么都不会相信那个女人能够狠毒的伤害自己的女儿。

    这时候一个侍女端着一盒精致的礼盒过来,只见不管是达官夫人,还是管家女子都把准备好的礼物放进了礼盒里。

    容衔怀抱满月的孩子在抓阄,那么小的孩子能知道什么,只能依孩子的眼光而选这,只见那小娃儿紧紧的盯着桌子上的宝剑。

    容衔见自家儿子看上了宝剑,高兴的把宝剑拿了起来,开怀大笑,“我儿子就是于众不同。”

    凌元尔和容衔微微对视一笑。

    只见隔壁的有人说道:“恭喜侯爷,贺喜侯爷,喜得贵子,将来侯爷的孩子必定是人中龙凤。”

    其余的人的也一起符合道:“恭喜侯爷,贺喜侯爷,侯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容衔第一次没有在众人面前给人黑脸,全场都满带笑容。

    这是姬茶茶从来没有见过的。

    她眼里起了水雾,好像看不清前方站在高处的两个人了。

    “姨娘,姨娘。”

    姬茶茶在碧荷的喊声中回了神,她拿出荷花手绢擦掉了脸上的泪水。

    这次大王夏赢兆没有亲自来,但是派了太监送来最好的礼物。

    可见这容衔的面子有多大。

    等抓阄结束后,全场的人都大吃大喝起来。

    姬茶茶带着碧荷默默的离开了现场。

    容衔怀里抱着孩子正在寻找姬茶茶的身影,这会儿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这个女人也真是的,刚才不是好好的坐在这儿嘛?怎么转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片刻功夫他也猜到了姬茶茶去了哪里。

    容衔把孩子交给了凌元尔。

    凌元尔抱着孩子走到了女眷这边,一群女眷围着凌元尔都称赞到孩子长得好看。

    裴昭昭看了一眼怀里的襁褓里的孩子,感觉就像一只猴子,心里暗想道,要是我能给侯爷生一个孩子指不定比这个孩子还要好看。

    她夹心假意的笑着说道:“堂姐,孩子好可爱。”

    “堂姐就是好命,竟然能嫁给京城最好的男子,裴昭昭知道外人都说侯爷心狠手辣,可是她知道那个高高在上的男子却唯独独宠堂姐一个人,这样的爱情让她羡慕嫉妒。”

    凌元尔莞尔一笑说道:‘昭昭是不是也喜欢的人了。”

    你以后也会为他生儿育女,昭昭能的孩子肯定也可爱无比。

    裴昭昭听见凌元尔的话语,脸色一下都红了。

    凌元尔把孩子交给了奶娘,握住了裴昭昭的手,“既然有喜欢的人了,为什么不给姨夫说。”

    “姨夫这么疼你一定会为你办好的。”

    容衔把孩子交给了凌元尔之后并没有去和官员们一起喝酒,这样的场面他不是太喜欢,他只喜欢跟到比较信任的人一起喝酒。

    谁也不知道中间有没有人对他不利。

    他转身就来了西苑的后院,今天人多他怕雪儿出什么差错并没有让她去宴会。

    姬茶茶来到了后院,还没有走进屋里就雪儿在哭。

    姬茶茶推开门,赶忙把把容雪儿抱在了怀里,温柔的喊道:“雪儿。”

    容雪儿好像听见了娘的喊声,“雪儿,雪儿。”

    姬茶茶连续喊了三声之后,容雪儿睁开了眼睛。

    真的是娘,她高兴坏了急忙扑倒姬茶茶的怀里,她没有忘记以前娘叮嘱过不能再姨姨和娘的面前喊娘,“姨娘。”

    “雪儿好想你。”

    姬茶茶也被容雪儿的这句话感动了。

    这一个月她每一天都在思念雪儿,雪儿这个小家伙也没有忘记她。

    她紧紧的抱紧容雪儿,哭的就像泪人一样。

    碧荷看着这一幕也不忍心,把头偏向一边。

    “侯爷,碧荷惊呼一声。”

    碧荷对说姬茶茶说道:“姨娘,姨娘,侯爷。”

    姬茶茶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侯爷?”

    姬茶茶转过头一看,竟然是容衔,她也觉得不可思议,容衔怎么会来了这里,他来这里做什么?

    姬茶茶把容雪儿护在了身后。

    容衔看到姬茶茶的举动,有些恼羞成怒。

    他轻蔑的说道:“怎么姬姨娘怕我伤害她?她也是我的孩子我虽然手段狠辣但是不会伤害自己的亲人。”

    姬茶茶这才放心了。

    她平心静气的问道:“侯爷不知道来这里做什么?”

    容衔语气生硬的说道:“你能来看我女儿我就不能来看我女儿了?”

    姬茶茶很是好奇,以前从来都不曾见过容衔变了之后再也没有对雪儿伤过心,如今不知道那根茎不对了竟然对雪儿这么关心。

    姬茶茶精神紧绷丝毫不敢放松。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姬茶茶沉声说道.:‘侯爷不知道奴婢可不可以跟你商量件事情。”

    容衔有一丝丝的不耐烦,他不喜欢扭扭捏捏的。

    姬茶茶看出了容衔的不耐烦她低声曼语的说道:“侯爷既然我回来了,可以不可以还是让我抚养。”

    说完这句话之后姬茶茶仔细的观看了容衔的脸色,脸上也没有表现出不喜和不耐烦的表情。

    容衔沉思了一会儿疾言厉色的说道:“还是把孩子寄养在夫人哪里吧!”

    姬茶茶有些惊喜的表情在被容衔拒绝了之后瞬间变得奄奄一息,感觉做什么都无精打采的。

    容衔见姬茶茶不高兴了,把头偏向一边又说道:“你可以每天来看她。”

    容雪儿听见了爹爹说不能跟娘住在一起,顿时大哭了起来。

    姬茶茶赶紧哄到,“虽然不能和姨娘住一起,可是姨娘可以每天都来看你。”

    “真的吗?姨娘不会在消失了吧!”

    “不会,不会”,姬茶茶点了点头。

    姬茶茶哄好了容雪儿,“侯爷能不能让碧荷亲自照顾雪儿?”

    还有侯爷送来的丫鬟我只留绿儿有个就好了。

    容衔只是冰冷的说了一句,“随你。说完就离开了”

    姬茶茶见容衔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心里才舒服了。

    碧荷其实是舍不得姨娘的,可是姨娘既然要让她照顾小郡主,必定是要她保护好小郡主。

    既然是为了姨娘她做什么都可以。

    而且小郡主她带比别人带好多了。

    凌元尔把裴昭昭带进了一品轩,裴昭昭左等右等也不见容衔的身影。

    她在凌元尔的面前故意说道:“堂姐,今天这么好的日子也不见姑父去了哪里。”

    刚才从宴会下来就没见到姑父。

    官事麽麽在一旁说道:“裴小姐怎么比夫人还关心侯爷呀!”

    凌元尔说道:“侯爷可能去了书房。”

    裴昭昭明显的看到容先朝姬茶茶离开的方向去了。

    可能堂姐还不知道,她故作心有怜惜的说道:“堂姐,这做女人的也可怜,一个不注意就被被人给偷走了。”

    凌元尔一听脸色涨的通红。

    官事麽麽却不以为然,说:“奴婢看来,夫人却是个聪明人。夫人本就有手段,如今又生下嫡子,后半辈子就有指望了!而且侯爷对我们夫人宠爱有加。裴姑娘,老奴说句不该说的话,男人的爱很重要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是只有儿子那才是正真的依靠!”

    说到最后,却是劝起了裴昭昭,这做女人呀,不想想到惦记别人的男人,那都是别人的。

    只有自己的才是最终要。

    裴昭昭被官事麽麽的话语说的脸色苍白却无力还击。

    只能红着脸灰溜溜的走了。

    裴昭昭微微一笑:“堂姐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凌元尔说道:“昭昭,表哥可能已经离开了,你一个女人我不放心,我找侍卫送你回府。”

    等裴昭昭走了之后,官事麽麽喊道:“夫人。”

    凌元尔摇了摇头,我没事。

    我也看出了裴昭昭今天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可能惦记上了侯爷。

    这个不打紧,最主要的姬茶茶那边。

    这才刚回来,侯爷的眼睛就跟着她转了。

    凌元尔回到了南苑绿儿见到姬茶茶回来了,赶紧迎了过来,说道:“姨娘,怎么不见碧荷。”

    姬茶茶见这丫头没有伏儿那么多的心机,也是微微一笑:“我把碧荷留在了西苑的后院照顾雪儿了。”

    绿儿知道这侯府里面有个小郡主,只是不太受宠。

    姬茶茶说道:“绿儿我把你留下来侍候我你愿意吗?”

    绿儿赶紧点了点头。

    绿儿问道:“伏儿了?”

    姬茶茶说道:“伏儿可以去她想要去的地方。”

    伏儿刚走出来就听到了这话,那个死丫头竟然被留了下来,姨娘的意思是要赶自己走吗?

    伏儿赶紧跪下来挤了两滴泪水真个人看起来梨花带雨的,“姨娘,你不要赶走伏儿,伏儿没地方去。”

    姬茶茶知道这个丫头拥有这样的脸庞这样的身段,自然是不甘心给别人做奴才的。

    姬茶茶狠下心来说道:“我养不起那么的丫鬟,每个月的月利没有多少。”

    伏儿连忙说道:“姨娘我不要月利,只要能伺候你就行了。”

    姬茶茶把头看向一边,不管伏儿怎么说她都心意已决。

    绿儿看到伏儿可怜兮兮的,也对姬茶茶说道:“姨娘把伏儿留下来吧!”

    姬茶茶冰冷的说道:“你们两个只能留一个。”

    伏儿见没戏了,从地上站起来,恶狠狠的瞪着姬茶茶说道:“姬姨娘,我不会让你小瞧了我,我是不甘心为人奴才的,总有一天我也会站到你这个位置。”

    说完伏儿就离开了。

    伏儿的是自由的,容衔说了这两个丫头由她支配,未来怎么走是她的事情,跟自己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夕阳沉落,夜晚降至。

    姬茶茶洗漱一番就准备睡觉了,因为子啊牢里的时候自己每天都是精神紧绷从来都没有休息好过。

    如今这会儿没有人陪着自己自己反而不习惯了。

    她让绿儿点燃了火烛,香炉里添了一些熏香,这熏香有着让人宁静的效果。

    姬茶茶没有那么沉浮了,闻着淡淡的香味,进入了睡眠。

    突然间听见了异常的响动,“谁?”她睁开了眼睛看见一个黑影在面前。

    姬茶茶吓了一大跳,正准备出声喊救命,就被人捂住了嘴巴。

    “别叫。”

    浑浊的声音,这么像容衔。

    姬茶茶拿起了灯盏上的火烛,面前的影子越放越大,真的是容衔。

    姬茶茶冷漠的说道:“不知道侯爷三更半夜的来我房里干什么?”

    娇儿美妻再怀,侯爷应该陪在他们身边才是。

    这会儿侯爷到时候跑我这里来了。

    姬茶茶讥讽的一笑。

    容衔见姬茶茶嘲笑自己,肚子那股火气到处乱冒。

    他阴冷的说道:“不要以为本候不敢杀你,本候好心好意的来看望你,你竟然这么不知趣。”

    姬茶茶哧的笑了一声,我已经见识过了。

    还有什么比在牢狱饿着肚子的人更惨了。侯爷没有人饿死是不是很不甘心。

    “你,你……容衔这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姬茶茶了。”

    只要在这里呆一会儿就会忍不住的想要掐死她。

    容衔被姬茶茶气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