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暗自伤神

    “下个月初十,我们可以跟到夫人去寺庙祈福,到时候我们就可以离开了。”

    碧荷把手从姬茶茶的手里抽了出来,神色严肃的对着姬茶茶说道:“姨娘,可靠吗?”

    “夫人一向没有安好心,怎么可能这次会那么容易的帮助我们?”

    姬茶茶疑惑的说道:“碧荷,夫人早就不想我待在这侯府了,这是唯一的机会,她怎么可能害我?”

    碧荷半信半疑的,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夫人一向就是很有手段的一个人,这几次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姨娘陷害了进去。

    如今姨娘提出的要求,都一一答应,就怕其中有炸。

    她叹了叹气,摇了摇头。

    姬茶茶苦笑苦笑,她又怎么不知道碧荷的意思,可是哪个女人不想过和自己的丈夫琴瑟和鸣,可是为什么偏偏夫人会针对她一个,如今自己离开了正好合了她的意,想必她是一致共鸣的。

    姬茶茶对着碧荷浅浅微笑,“小丫头你就别再想了。”

    我们现在能离开你不高兴吗?

    碧荷摇了摇头,底气不足的说道:“姨娘能离开,我当然高兴,可是我就是总觉得不安。”

    姬茶茶看了看容雪儿,带着她在府里逛了个遍,看着这花园里盛开的鲜花,想必以后没有机会在来看了。

    何不如曾着这些日子,该吃的吃该喝的喝。

    姬茶茶带着容雪儿逛了一天在外面逛了一天,如今这样的天气最适合在外面游玩了,不冷不热,只可惜自己不能出这所大门。

    姬茶茶把容雪儿送回了西苑,回到南苑的时候都感觉自己累瘫了,这孩子就是顽皮自己的精力确实不如小姑娘了。

    绿儿见姨娘有些累了打了热水进来伺候姬茶茶梳洗。

    梳洗完毕,绿儿给桃花梳了一个马髻,插了一蝴蝶蝶形簪子,身穿一袭玫瑰红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外罩品月缎绣玉兰飞蝶氅衣,内衬淡粉色锦缎裹胸,袖口绣着精致的金纹蝴蝶,胸前衣襟上钩出几丝蕾丝花边,裙摆一层淡薄如清雾笼泻绢纱,腰系一条金腰带,贵气而显得身段窈窕,气若幽兰,颈前静静躺着一只金丝通灵宝玉,平添了一份淡雅之气,耳旁坠着一对银蝴蝶耳坠,用一支银簪挽住乌黑的秀发,盘成精致的柳叶簪,再掐一朵玉兰别上,显得清新美丽典雅至极。黛眉轻点,樱桃唇瓣不染而赤,梳洗过后浑身散发着股兰草幽甜的香气,姬茶茶比较偏爱于靓丽一点的衣服。

    绿儿知道姬茶一上午都没有进食了,早早的把膳食端了进来,放在暖炉上热着,如今还没有进去秋天,这屋里早早的都拱上暖炉了,这样吃起饭来也轻松了很多,从厨房端过来的饭菜如果凉了,只需要在上面热一热就可以使用了,总比以前饭菜凉了害的去厨房在跑一趟。

    姬茶茶不挑食,只要好吃就行,不过她最爱的还是吃肉,这样的习惯还是没有改掉,前段时间吃多了清淡的东西,这会儿见到绿儿端上来的红烧排骨,辣子鸡,……四个肉,一个凉菜,一盆汤。

    她吃下去了一大半,前段时间,连肉沫的气息都不敢闻,最近几天比以前好多了。她也不扭扭捏捏的吃。

    只要自己喜欢的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这绿儿看见姨娘吃饭的样子,一开始还目瞪口呆的,不过经过相处下来,倒是觉得姨娘不做作,要比其他的主子好伺候多了。

    正在姬茶茶吃的正尽兴的时候,突然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姬茶茶原本以为最近一直没有给容衔好脸色看,他应该不会来了,不知道今天那股风把她给吹来了。

    虽然姬茶茶吃的浑然我,但是还没有忘记如今生活在人家的家里,该有的礼仪规矩,她一点也不敢怠慢,何况她即将要离开了,不能让容衔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她缓缓起身,给容衔行了一个礼,容衔看见姬茶茶满嘴油腻腻的小嘴看起来格外的诱人,恨不得品尝一番。

    不过他也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那样对她做出过分的要求。

    他也知道自己做出的事情伤她的心了,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努力的克制自己不去想她,这也是为了她和自己好。

    他能给他锦衣玉食,安稳的生活唯独给不了她眼里的爱意,其实他自己一直都清楚姬茶茶那眼里明晃晃的爱意,总是让她心慌慌的。

    所以每次见到她的眼睛自己都在逃避。

    容衔今天说话不像以前那样对姬茶茶有些冰冷,他温和的说道:“这是我给你的补偿,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但是也是我的一份心意,那段日子的确是委屈你了。”他用了从来没有对她那么温和的语气。

    姬茶茶见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了自己。

    容衔说道:“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看见盒子趟着晶莹剔透的珊瑚珠链。

    她自己也说不上喜欢还是不喜欢,不过相比起来,她还是喜欢第一次容衔送给自己的那份礼物,虽然是一把不大不小的刀,可是姬茶茶却无比的珍爱,几乎每天都要拿出来擦拭一遍,跟在她身边习惯了。

    就好像把这把刀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

    容衔见姬茶茶愣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他有些不耐烦的主动拉起姬茶茶的手,把珊瑚手链给姬茶茶带在手腕上。

    这晶莹剔透的珊瑚珠链刚好跟到姬茶茶的肤色很搭。

    容衔嘴角微微的一笑。

    “还不错,很适合你。”

    手上珊瑚珠链被容县地转动着,姬茶茶的心亦随着这珠子起伏转动不定,突然一阵蕴人的冰凉染上繁星微点的眼眸,远山黛眉亦高高挑起,她闭上眼睛,努力的告诉自己,他不在是以前的那个他了,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他都不会相信自己。

    自己不要轻易的被他的示好所感动。

    容衔见她的神色不对劲,他第一次在姬茶茶面前有些彷徨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不喜欢,如果不喜欢我在从新送你一件礼物。”

    姬茶茶地着头努力的把眼里起的水雾逼了回去。

    她抬起头微微一笑,“侯爷送的东西,妾身怎么不喜欢了。”

    带在手上也好看的紧呢!

    说着他得手摸上了姬茶茶的脸庞,“喜欢就好,他深吸了一口气,就好像刚才生怕别拒绝似的,他动作轻柔神情专注,似在做一件大事似的,这样的他不禁让姬茶茶瞧痴了眼,为什么同一个人可以就这么多不同的面貌,暴戾、温柔、冷酷、、决绝……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以前温柔的他全都用在了凌元尔身上,而对自己只有决绝,冷酷,不屑的表情。

    而今这样温柔的他竟然用在的自己的身上。

    她瞬间一颗冰冷的心快要融化了感觉。

    容衔伸手将她拉了起来,然后拥入怀中,温和而又掺杂着疲惫地道:“让本候抱一会儿!”姬茶茶点了点头,倚在他怀中不说话,怀抱是那样的舒适,四年的相遇相识相许,就让她在贪恋一会吧!过不了多久这个怀抱再也不属于自己了,原本这就不属于自己的,这样短暂的时刻的怀抱是她偷来的,就好像这么多年,只有这个拥抱才那么真实。姬茶茶爬在容衔的肩膀上默默的溜着泪水,她是该把容衔还给凌元尔了。

    两人静静地拥在一起,金色的阳光从窗户外洒进来,笼在他们身上,投在地上,影子连在了一起,恍若一人。

    外面阳光正好,花亦正开,人生若只如初见,相见不如不见。不相见,就不会伤心;不相见,就不会流泪;不相见,就不会爱你,可是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姨娘”。

    短暂的宁静被打破了。

    姬茶茶赶紧抹掉了脸上的泪水,从容衔的怀抱中退了出来。

    绿儿看见了这一幕,脸被羞的通红,赶紧把门关上,脸色冲忙的离开了。

    姬茶茶支支吾吾的问道:“侯爷用过餐了吗?”

    容衔惬意的看向姬茶茶的脸庞,“我还没有用过。”

    如果姨娘不介意,那我就留下来吃饭了。

    说着他谁手拿起姬茶茶用过的筷子,丝毫没有嫌弃的吃了起来。

    姬茶茶呆若木鸡的看着容衔在用自己吃过的筷子,惊慌的说道:“侯爷,这是我用过的,要不要我在让绿儿从厨房那一双过来,这些菜大约凉了。我再让她去给厨房吩咐一声做些膳食。”

    容衔夹起一块肥肉,喂到嘴巴里,微微一笑,“不用了,这样挺好的,我以前又不是没吃过。”

    姬茶茶以为说的是他和凌元尔一起吃饭不分你我。

    而容衔却是另一种意思。

    两人之间气氛看似很是温馨,其实其中一个人却暗自伤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