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阴谋(1)

    姬茶茶以为说的是他和凌元尔一起吃饭不分你我。

    而容衔却是另一种意思。

    两人之间气氛看似很是温馨,其实其中一个人却暗自伤神。

    容衔吃完了饭,接过姬茶茶的手帕擦了擦嘴。

    看了姬茶茶几眼。见她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容衔眼神温和的说道:“姬姨娘要是没什么事情,早些休息吧!”

    说完就见容衔起身离开。

    姬茶茶暗自想到离开也好,免得自己做过多的留恋。

    其实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从那天起一直到她离开的那天容衔也会到她哪里来坐坐。

    就算两个人不说话,容衔也会依旧如此。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弥补那些天的过失还是因为别的。

    这边的管事麽麽正来到厨房准备给夫人做些吃的。

    刚走进厨房就看见姬姨娘身边的丫鬟刚与厨房里的几个丫头丫头正凑在一起低声说着话,管事麽麽刚想过来训斥几句,便听到了南苑姬姨娘的的消息,而后火冒三丈。

    她怎么也想不到夫人含辛茹苦的等待却换来侯爷在那个贱蹄子哪里用过餐了。

    她几声怒吼,“不做事在这嘀嘀咕咕些什么?是不是平日里打量着夫人心善,你们倒是猖狂了起来!”管事麽麽面色一板,样子看起来十分的严肃,而且她待下人面前本就严苛,平日院子里的丫头看着她也是怕得紧。

    这真是一条忠心不二的好狗,平日里道貌岸然,私下里确实确实对待下人严加苛刻,要是出个什么事情就跟到审犯人一样。

    这会儿的丫鬟婆子们见管事麽麽正在气头上都把头迈的低低的深怕引火上身。

    管事麽麽一怒,“这会儿问你门话,你们都成哑巴了?平日里趁我不在偷懒。咋咋呼呼的这会儿就像夹尾巴狗一样。”

    管事麽麽见到姬姨娘身边的丫鬟一副脸色惨白的样子,心里暗想道刚才还得意忘形的夸奖自己的姨娘,这会儿怎么都一声不吭了。

    她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她阴险的笑着走到了绿儿的身边,神色严厉冷哼了一声,道:“这不是姬姨娘身边的丫鬟吗?这会儿怎么这么有空在这里聊家常,既然这么不懂规矩何不如让我代替你们姬姨娘好好的教训你这不知深浅的丫鬟。”

    绿儿一听吓的不知所措,面色苍白,怕极了,不知如何是好。

    只是连忙跪下来,“麽麽饶命,奴婢知道错了。”

    管事麽麽看都不看她一眼,蔑视的说道:“下去领几板子,记住教训,别只知道嚼舌根子!不知道干活。”

    顿时只见门外几个粗壮的汉子把绿儿拖了出去。

    其余的人站在房内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深怕这顿板子挨到了自己的身上。

    管事麽麽在房里吐了一口唾沫,眼神凌厉的说道:“别把自己轻贱的像没有见过男人一样,只要听见侯爷的事情大家都聚集在一块连活都不干了,这就是她的下场,谁以后要是再犯了刚才那个不知好歹的奴才的错,我定不能轻饶了她。”

    厨房里的丫头姑子们都面面相呲,“麽麽教训得对,以后我们最奴婢的定然谨记在心。”

    你们给我记住了,“我们夫人才是这王府的夫人,是当家的女主人,一个贱妾我们夫人给了点颜色刚消停了几天这几天又猖狂起来了。

    谁要是在感以下犯上,别怪老奴不客气。

    “你们还处在这儿干什么?还不去为夫人准备晚膳。”

    管事麽麽气冲冲的走了。

    刚走进愤怒的情绪缓才和下来,这才进了屋,看见夫人正在那个腰鼓逗孩子了。

    凌元尔见管事麽麽一副心事冲冲的样子,便问道:“麽麽这不是才让你去了厨房,怎么气冲冲的回来了,难不成是厨房的丫鬟冲撞了麽麽。”

    管事麽麽哀声叹气的说道:“要真是厨房里的丫鬟婆子们冲撞了,我也不会被气成这样。”

    凌元尔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管事麽麽说道:“还是不是那贱蹄子在厨房炫耀今天侯爷去了姨娘哪儿送了什么东西。她在哪儿到处显摆,老奴看着不爽。”

    让人把那贱蹄子的丫鬟拖下去打了板子。

    凌元尔笑道:‘麽麽这也算解气了了,怎么还是这么过意不去。”

    管事麽麽哼了一声,“夫人,我这哪是为了奴婢,我这是为了夫人打抱不平。”

    “你看那贱蹄子了才省事了几天,这几天都在哪儿风骚了。”

    凌元尔抱起了睡得正想的孩儿,在他的脸上重上往下轻轻的划着:“麽麽你看这新出生的孩子真是越长越漂亮了。”

    管事麽麽实在无奈,都不知道怎么回到了。

    只见凌元尔不缓不满的说道:“麽麽急什么,在让她蹦跶十几二十天,这也就该结束了。”

    凌元尔轻蔑的笑道:“麽麽我还没有告诉你吧!这姬茶茶下个月跟我一起上香,曾着那个时候她就要离开了。”

    管事麽麽一惊,神色紧张彷徨的说道:“夫人,这做妾氏的私自逃离可是死罪呀,夫人帮助了她可是要受牵连的。”

    凌元尔噗呲的笑一声,“麽麽你这么紧张做什么,虽说我要帮她了,没有的我指令怎能牵连到我,就算被抓回了最多只能算私逃,跟我有何关系。”

    管事麽麽笑着说道:“夫人,真是聪明,这样的是连老奴都没有想到,真是一箭双雕。”

    麽麽这下你不气了吧?“几个丫头,规矩以后慢慢教便是,嬷嬷又何必与她们置气?”

    要是气坏了麽麽的身子以后谁来帮我。

    管事麽麽连连应道,“老奴不气了。”

    管事麽麽忙过去伸手接过手里的孩子,笑道:“夫人您就是心善,宽待她们,可是那些蹄子竟然看夫人的笑话,这吃让她身边的丫鬟吃了大亏,肯定会好好的长记性的。”

    管事麽麽把孩子交给了奶娘,让她下去喂奶,扶着凌元尔躺在了软榻上,跪下来给凌元尔做全身的按摩。

    管事麽麽说道:”也不知道今天侯爷给那娇媚子送饿了什么东西。”

    “凌元尔漫不经心正在修身休息的闷哼着,管他送了什么东西,不管在那么样她就要离开了,这段日子还是消停一下,我也该好好的休息了。”

    “恩。”

    “侯爷……。

    凌元尔说道:“侯爷来不来我现在也不在乎,如今我有了嫡子傍身,哪有那个闲工夫在去讨好他。”

    管事麽麽摇了摇头,叹息道:“夫人,这你就说错了,孩子也很重要,侯爷的宠也重要,这就是子凭妻贵,侯爷要是爱屋及乌,什么好东西都会往你屋里赛的。”

    说道这儿凌元尔睁开了眼睛,翻身爬起来,麽麽就昨天侯爷问起我宏康的事情了。”

    管事麽麽一惊,害怕的问道:“那夫人是怎么回答的?”

    “我当然说的是不认识这个人了。”

    管事麽麽听了这话才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凌元尔问道:“你说麽麽,这侯爷是不是在怀疑我们?”

    管事麽麽又点头又摇头的说道,“是也不是,侯爷现在还没有证据奴婢猜测怀疑不到我们。”

    凌元尔有些不安的说道:“是怀疑不到我们,如果怀疑了就不会亲自过来问了。”

    只是我担心的是会不会连累自己的家人?

    管事麽麽安慰道:“夫人多心了不会的。”

    “大人一向做事谨慎,不会被侯爷抓住把柄的,侯爷如今还只是怀疑罢了。”

    凌元尔点了点头。

    正在这时候厨房的人已经给凌元尔端上来了晚膳。

    几面芝麻饼,配上枸杞红枣粥,一个茶叶蛋。

    这是凌元尔最喜欢的。

    这枸杞和红枣搭配既能养颜美容,也可活血化瘀。

    南苑姬茶茶正被准备往床上一趟,就听见门外迫切拍门的声音。

    姬茶茶翻身从床上爬起,迅速的穿上了鞋子打开房门一看,只见是厨房的姑姑。

    姬茶茶连忙问道:“麽麽这是怎么了,看你急成这样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姑姑把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个遍。

    姬茶茶一听神色大惊。

    赶忙跟着她去了拆房的后院。步子迈的是那样的大。

    刚走进院子就听见绿儿的喊叫声。

    姬茶茶打开了房门被这一幕惊呆了,只见绿儿浑身是血,脸色苍白奄奄一息的样子。

    姬茶茶大怒的吼道:“住手。”

    那些奴才一看见姨娘来了,赶紧停了下来,毕竟姨娘也是主子,他们也不敢得罪。

    姬茶茶走过去一把抱起奄奄一息的绿儿,伤心难过的说道:“都是我不好,没能保护好你,你这才跟我几天就让你受这莫大的委屈。”

    绿儿扯开艰难的笑容虚弱的说道:“不怪姨娘,只要姨娘没有嫌弃我笨手笨脚给姨娘惹祸上身就好。”

    姬茶茶笑中带哭,连忙摇了摇头,“不会不会,你要你平安无事就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