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冷淡她

    姬茶茶走过去一把抱起奄奄一息的绿儿,伤心难过的说道:“都是我不好,没能保护好你,你这才跟我几天就让你受这莫大的委屈。”

    绿儿扯开艰难的笑容虚弱的说道:“不怪姨娘,只要姨娘没有嫌弃我笨手笨脚给姨娘惹祸上身就好。”

    姬茶茶笑中带哭,连忙摇了摇头,“不会不会,你要你平安无事就好。”

    姬茶茶带着绿儿一步一个脚印的离开了这个恐怖的柴房,走过的地方只留下一片血迹。

    回到南苑姬茶茶和厨房的姑姑一起把绿儿扶尚了床,脱衣服都很是困难,血肉紧紧的和衣服连在一起了。

    一场脱衣服大战,姬茶茶是汗水直流,而绿儿是直接痛晕了过去。

    姬茶茶被眼前的这一幕吓的倒退了好几步,脸色惨白没想到这这些奴才活生生的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折磨成了这个样子。

    身上的皮肤没有一处是完好无损的,血和肉交加在一起。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管麽麽竟然这样的心狠手辣竟然派人把绿儿打成了这样子。

    姬茶茶气愤的无比,正想往门外走去,被姑姑拦了下来。

    那姑姑说道:“姨娘,你先别急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先去找侯爷情歌大夫来,不然这丫头就活不下去了。”

    姬茶茶这会儿也是被刺激的心魂颠倒,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想起姑姑说的话连忙说道:“对对,先去找侯爷。”

    姬茶茶去了书房没有找到容衔听说是去了西苑,她一路直奔也不顾下人们的阻拦直接冲进了西苑。

    刚到门口的时候就碰见了容衔正往外走去。

    她也觉得奇怪这么晚了容衔不在凌元尔的屋里待着怎么却是一副要出去的样子。

    容衔神色的凌厉的看着姬茶茶冰冷的问道:“姬姨娘这么晚了找夫人有何事情。”

    姬茶茶急冲冲的说道:“侯爷我不是来找夫人的,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有何事情?”

    姬茶茶说道:“侯爷求你了,求你给绿儿找个大夫。”

    容衔把跪在地上的姬茶茶扶了起来问道:“你的丫鬟出了什么事情,值得让你这么晚了觉也不睡,也要过来找我。”

    姬茶茶泪流满脸的说道:“绿儿不知道烦了什么错被管事麽麽押下去让人打了个半死。”

    要是在不找个大夫来看,绿儿就快没命了。

    在容衔的心中死了一个丫鬟而已,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只是见不得姬茶茶哭。

    就那天自己自己说要把她押入大牢也不见的她哭的这么伤心。

    如今倒是为了一个下人哭的就像泪人儿一样。

    容衔问道:“为了救她你值得吗?”

    姬茶茶说道:“就算绿儿是一个下人可是她好歹也是一条人命,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在哦我面前消失。”

    容衔阴险的笑道:“既然你这样说,也可以不过你的答应我一个条件。”

    姬茶茶犹豫了半分但是和绿儿的命比起来不算什么,她点了点头。

    “真的?容衔凑近了问道。”

    姬茶茶被容衔突如其来的动作下了一跳。

    她对上她的眼神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容衔转过身看见凌元尔和管事麽麽站在自己的身后,管事麽麽对上了容衔的眼神,被她眼里的阴狠的眼神吓的直发抖。

    凌元尔也是第一呲被容衔这样的眼神吓的不知所措。

    容衔看着管事麽麽说道:“麽麽你竟然私自处理府里的佣人该当何罪,欺上瞒下。”

    管事麽麽赶紧跪了下来,“侯爷饶命,老奴该死。”

    凌元尔在跪在地上替管事麽麽求着情。

    可是这次不管在怎么样容衔好像都无动于衷就要处罚管事麽麽一样。

    只见他一声令下,“来人,把这个不知死活的麽麽拉下去给我打二十大板。”

    管事麽麽一听晕倒在了地上,她这一把年纪要是打个二十大板,不知道这条命还有没有了。

    凌元尔跪在容衔的脚下不管她怎么哭喊求饶容衔就是不动一分。

    凌元尔见容衔无动于衷知道不管自己怎么求他不都会绕过麽麽了。

    她狠狠的对上了姬茶茶的眼神,都是这个女人,要不是她宏康不会死,麽麽不会受牵连。

    倘若在这会儿姬茶茶要是替麽麽说上几句话,或许凌元尔在以后还会对她留下几分情面。

    只可惜姬茶茶心里也早就看管麽麽不爽了。

    容衔对着凌元尔说道:“元尔麽麽,她罪有应得,这是她应该受的。”

    凌元尔只是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连容衔在说什么她也没听见。

    等待容衔和姬茶茶离开之后,她一个摇摇欲坠走进了屋里。

    容衔和姬茶茶一起来到了南苑因为容衔是男的也不好进去。

    只是听大夫说道:“姑娘没什么大问题了。”

    姬茶茶走到容衔的身边,轻轻的说道:“谢谢你。”

    容衔听到姬茶茶的这声谢谢,他表面上没什么心里却是有些暖。

    他只是低头说道:“别忘了答应我的要求就行。”

    说完就离开。

    姬茶茶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容衔在打什么注意。

    他来到了南苑只见凌元尔眼神涣散连容衔来了都没有理会。

    容衔坐在一旁对说凌元尔说道:“元尔不管你听到没听到,希望你好自为之,你身边的麽麽不是什么好东西。”

    要是麽麽能活着我依然让她伺候你,要是要死了也是她的命。

    说完他就离开了,她也相信以凌元尔的聪明才智定然能想通。

    可是他把事情想的太完美了,小看了凌元尔。

    容衔最近也因为有太多的事情而烦恼朝堂上的杂事让他在后院分了心。

    如今这个时候他哪位姨娘哪里有没有去。

    等到听见小厮上来禀报麽麽的行刑完毕,问她是否要去看看麽麽。

    这时候凌元尔的眼神才发出了一点亮光。

    她走起路来身形有些不稳,可能是因为受的打击太大了吧!

    嫁给容衔这么多年,容衔还是第一次在凌元尔面前用那种严厉的口气同自己说话。

    她好恨,如果不是因为姬茶茶麽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受到这样的惩罚。

    走到后院的时候看见麽麽满身的鲜血正被人脱着走,她跑了过去神情那样哀伤,呼唤道:“麽麽,你怎么样?”

    管事麽麽虚弱的笑笑,“多谢夫人惦记,这顿板子还要不了老奴的性命。”

    要是老奴不死依然伺候在夫人的身边。

    凌元尔哭泣的扶上了管事麽麽的脸庞说道:“麽麽你别这么说,一直以来我都把麽麽当成了最亲的人,我是麽麽一手带大的,如论如何我都不会让大夫把麽麽看好的。”

    管事麽麽对与凌元尔来说又是另一个亲人,她身为夫人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管事麽麽的性命就这样流逝掉了?

    经过太医的一番诊治,一个月之后绿儿和管事麽麽的伤好的七七八八了。

    今年的冬天来得格外的早,而且比以往的冬天都还要冷,那股冷气似乎在拼了命的往你骨头缝里钻,冷入骨髓。这都才11月份天气就冷的不得了了。

    姬茶茶平时也不怎么出门在这种天气里也更是不愿意出门,她的凌元阁每日的地龙火盆,一天到晚都是没有熄灭过,屋里烧得暖暖和和的,穿着袄裙也不怎么觉得冷。不过她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晚上睡觉睡在暖暖的炕上暖和极了。

    最近容衔好像没有怎么去过凌元尔房里,但是在生计上面每一样都比两个姨娘开的好,容衔也只是拉不下面子主动去向凌元尔赔礼道歉。

    包括看孩子两个人都不会遇在一起,可能还在因为管事麽麽的事情心里面有隔阂。

    大家都需要缓冲的时间。

    快到年关了府里面买了好多零嘴儿,这时候最高兴的就属容雪儿了吧!

    最近每一天姬茶茶都会吧,容雪儿领进凌元阁而容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着没这回事情,也或许是因为他感觉对自己有些愧疚就连孩子歇在房里他都没有说什么。

    西苑的凌元尔最近也是没有心情,也能懒得理会这些事情。

    今早姬茶茶一起床外面都是昏昏沉沉的天,细雨飘洒,眼前的风景都蒙上了一层帘幕,叫人看得不真切。

    冬天的雨天天气格外的冷,屋里添加了火炉,火盆都增加上来了,姬茶茶把容雪儿抱在自己的怀里屋里的桌子上摆的都是什么茶水糕点瓜子,碧荷端上上来的盒子里装了各种味道的糖。

    小姑娘翻了年就满四岁了,依然还是这么喜欢吃糖果。

    姬茶茶薄了一个糖果喂进她的嘴巴里,小姑娘吃得开心极了。

    姬茶茶倒是挺喜欢吃瓜子,躺在哪里悠然自得的磕瓜子,不一会儿地上就落满了许多瓜子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